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亮了,方菲没有叫醒季子强,她不愿意看到季子强那留恋的目光,在一种深沉悱恻的情绪里,方菲是那样悲伤委婉,看着季子强那熟悉和英俊的脸庞,她的眼里有了晶莹的泪光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在季子强醒过来的时候,方菲已经走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情绪一直是失落的,秘书小张或者看出了一点什么,也就尽量在工作议程上做出一些调整来,让季子强参加更多的公众活动,让工作来缓解他的心情,季子强也积极的配合着,因为他确实也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

    方菲的离开让洋河县又要面临一个新的问题,本来洋河县的副县长人数就不多,在配置上一直没有其它几个经济好一点的大县充沛,方菲的离开让她原来分管的那一摊子卫生,文教,农村工作立即就有了一些问题,季子强就及时的给市委组织部的周宇伟部长去了电话,希望市里可以尽快的考虑这个问题。

    周部长就在电话里问季子强:“子强同志,那你的意思呢”

    季子强谨慎的说:“我当然希望是在本县出一个副县长,这有利于本土干部的稳定。”

    周部长呵呵的笑笑说:“你真会说说话,谁不知道在本地提干部好啊,你这提一个副县长,下面就可以以此类推的安排一溜的干部,问题是你们县上我们也仔细的研究过了,按国家干部政策,你们这次要提升的第一必须是女同志,第二最好是少数民簇,你们县上有没有合适的。”

    这到把季子强给问住了,他虽说是书记,但到底也没有对全县干部都摸过底,上来才几个月时间,而且最近一直是为经济发展在忙,他就说:“周部长,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今天我就查一下,有合适的人选就给你报上去。”

    周部长说:“行吧,你们可以推荐一个,至于最后怎么定,现在还不好说,等最后我请示叶书记以后在说。”

    季子强连忙答应了,就对小张说:“小张,你联系一下档案局,让他们把科级以上的少数民族的女干部档案情况给我提供一下,主要就是学历,岁数那些基本资料。”

    小张就忙着去联系了。

    季子强想了想,又给县委组织部长马德森去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商量一下事情。

    马部长办公室离季子强的办公室也不远,要不了一会的功夫,马部长就到了季子强这里,两人客套两句就坐了下来,季子强问:“老马啊,你们组织部门对下面干部了解的比较全面,我刚才还说调档案局的资料呢,有你在这里,应该都知道了。”

    马部长不知道季子强想问点什么问题,就小心的说:“季书记是想了解一点什么”

    季子强就把自己和市委组织部周部长说的情况给马部长讲了一遍,然后问他:“县上科级以上的女干部,而且还是少数民族的女干部,有多少个”

    马部长在季子强说的时候就很认真的开始想这个问题了,现在季子强问他,他就说:“季书记,要说科级以上的女干部到是不少,但还是少数民族的,那就很难找了,在我的记忆里只怕洋河县还没有。”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就叹息了一声说:“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们却浪费了。”

    马部长见季子强如此表情,忙又说:“季书记,事情还是可以有点余地的,正科没有,我们可以在副科中选拔。”

    季子强看着马部长说:“副科只怕有点差距,不好操作吧”

    马部长说:“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七条的有关规定,特别优秀的年轻干部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提拔。现在我们这就刚好可以套用这个条列。”

    季子强对这些干部任用规定其实并不很熟悉,现在听马部长这样一说,也才明白了一点,他就对马部长说:“那行吧,就劳驾你去查一查,看有合适的可以挑选几个出来,我们研究后可以上会,通过了就给市组织部推荐上去。”

    马部长就答应了,他刚离开一会,小张又进来了,他对季子强说:“书记,刚才档案局回话了,正科级的少数民族女干部我县还没有。”

    季子强点下头说:“嗯,我刚才也听马部长说了,那就不用在了解了。”

    季子强之所以很想在洋河提升一个副县长,一个是本土的县长对洋河理解程度要多一些,便于上手开展工作,再一个是这自己提升起来了,以后也好控制一点,不比外来空降的干部,有的后台太硬,你根本就不好管理,就说方菲吧,在县上工作好坏都没人敢过于认真计较。

    当天下午,马部长就把几个适合条件的副科女干部名单和材料送了过来,季子强大概的看了看,却在那三,五个人中发现了高坝乡的女副乡长林逸的名字,季子强用笔点了点这个名字问马部长:“这个林副乡长怎么样,你对她有什么认识”

    马部长多灵光的一个人,见季子强问起这林逸,那自然就是对这人看重一点,他就说:“这个副乡长人挺不错的,工作能力也强,在乡上也是分管文化,教育,民族社团工作的,我感觉还行。”

    季子强沉思了一下,他和林逸也算比较熟悉的,两人一起吃过好几次饭,虽然没有太深的交往,但相对于那其他几个人的名字,季子强更熟悉林逸,他就把名单递给了马部长说:“那就这样吧,你们在研究研究,下次会上可以过一下。”

    马部长就不用在多问什么了,他可以完全理解季子强的意图,知道季子强已经倾向于这个林逸了,他就说:“好的,我们回去在好好了解一下,有什么特殊情况在来给书记你汇报。”

    这件事情在季子强的心里算是过了,但在其他很多人的心里这才刚刚开始,洋河县的各路人马都纷纷启动了,对这个副县长的位置窥视的人太多了。

    季子强在办公室不断的接到了很多电话,他的手机,当然不是普通人可以知道号码的,知道的一定都是县上的干部,所有的电话都是请他吃饭,或者想要和他见面,季子强明白这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电话的缩量急增,他最后只好把电话交给了秘书。

    常委们明显的又忙起来了,请客吃饭的,洗脚唱歌的,送礼给钱的,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后来在打听到了详细的情况,知道这次要一个少数民族的女干部,这才把很多人的希望破灭了。

    但还有几个没有破灭,其中林逸就紧张起来,她自己也算了一下,在洋河县符合这次提拔条件的正科干部基本没有,那就有可能到她们这个层次来选拔一个,当然,这对林逸来说只是一种可能性,也许人家从外地,或者市里直接选派。

    但对她来说,希望多少还是有一点,她也准备活动一下。

    她很明白自己的优势,也很明白自己的缺点,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女人的本钱,就像是向梅一样,大家不是传说因为她拉住了季子强所以就得到了提升吗那自己和向梅比,一点也不逊色多少,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照猫画虎的用这个方法呢

    除了这个方法,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优势了,自己钱也没有多少,靠山,更是上面不认识几个,而这次的机会就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遇,能不能把握这就看自己了。

    副科到正科对很多人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多少人穷其一生,也只能在副科的位子上老去,而自己却很有可能从副科直接到副处,这应该说是一种幸运了,那么常言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自己是一定要花些代价。

    一大早,林逸就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这到很有点出乎季子强的意料之外,季子强眉头一皱,难道是马部长给这个林乡长透了消息吗不然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季子强没有把自己的怀疑表现出来,他不能把这个人情让别人领了,这个情意要让林逸记在自己的头上,他很客气的说:“林乡长今天怎么有时间下来啊,最近乡上工作还顺畅吧”

    林逸展露住迷人的微笑说:“今天下来办点事情,顺便来看望一下季书记,没有打扰季书记的工作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