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事情不完全由他控制,现在他必须打扰季子强那连绵驰骋的思考。 因为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方菲打来的,她问季子强在什么地方,她说他想见见季子强。

    季子强就点了下头,他知道方菲如果不是有什么大事情,是绝不会这样急急忙忙的找自己,他示意小张回话,自己马上回县委办公室。

    季子强回去以后,方菲已经坐在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季子强就问:“方县长,你一定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方菲点点头,她的脸上有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她说:“在洋河的这段时间,因为有你,我的工作和生活才显得有了一点意义。”

    季子强有点疑惑的说:“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是不是。”

    季子强没有说完,他就已经明白了,方菲要离开洋河了。

    季子强说不清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也许有点留恋,也许是一种解脱,他望着方菲说:“方县长,为什么要走的这样匆匆忙忙,为什么提前都没有给我说一声,本来我还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好好的工作几年。”

    方菲也是有些恋恋不舍,这个洋河县有她太多的回忆,有喜悦,有伤感,也有幸福和激情,而自己面前坐的这个男子,对自己来说更有理不清,剪不断的情愫,自己对他的感情是复杂的,也是永远难以忘怀的,他带给自己了太多的渴望和热情,也带给自己了惭愧和嫉恨,而现在,一直到永远,都会带给自己无尽的会议。

    方菲说:“看你最近工作很忙,就一直没有拿这个事情来打扰你,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季子强点点头,有点后悔的说:“是啊,我太忙,对你最近关心也不够,希望你能够理解我,在过去我们有过很多误会,也请你可以原谅我。”

    方菲看着季子强,摇摇头说:“其实应该获得原谅的是我。”

    季子强叹口气说:“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误解,但这没有关系,因为只要彼此的心是真诚的,什么误会都可以消融。”

    这个时候,季子强就想到华悦莲和叶眉对自己的误解,他是有感而发,他在感慨着自己,也感慨着别人,心里有有了很多惆怅和寂寞,所有和自己亲密过的女人都要离开自己,而自己还要孤单的面对这个烦扰的世界,他黯然神伤起来。

    方菲也有许多的伤感,但这是办公室,他们都想要表现的淡定一点,彼此笑笑,方菲说:“这样也好,以后你到省城去了,至少有个人请你吃饭。”

    季子强也笑笑说:“是啊,而且你还荣升了处长,这是不是以后洋河每年的费用只需要找找你就可以解决了。”

    方菲让季子强这个并不幽默的笑话给逗笑了,她呵呵呵的笑了一会说:“以后的红包什么的,直接送我那里去,事情吗我会着情办理的。”

    季子强问:“准备什么时候离开洋河,我好安排一下,给你办个告别宴。”

    方菲说:“那面催的比较急,我想就这三两天就离开了,告别宴就算了,我只希望你可以给我送一下行。”

    季子强点点头说:“告别宴还是要办一下,这事情我来安排。”

    方菲就没再推辞,说:“但我还想单独和你告别。”

    季子强凝重的说:“我也这样想。”

    过了两天,下班天已经黑了,季子强带上县委的几个领导,他们要参加方菲的离别宴,他们没有坐车,很快就走到了酒店,在包间门口就见到了等在这里的县委和政府办公室两位主任,这是季子强点名安排的宴会,政府和县委都不敢马虎。

    季子强进去一看,除了县政府的所有县长都在以外,方菲也坐在里面,两个人在那对视的一刹那间,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大家坐了下来,季子强自然要说几句对方菲的评价和表扬,冷县长也发了言,对方菲更是高度的做了评价,对所有人来说,方菲已经走上了一条快车道,一个省政府的处长,在那个地方或者不算什么,但对于下面的人来说,那已经遥不可及了,何况还是财政厅那样的地方。

    方菲也站起来说了一些感谢的话,酒宴救灾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开始了,但季子强不管怎么说,总是快乐不起来,不要看他也在笑,也在说着一些风趣的话,但他的心里是有是有点失落的。

    一会的时间满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来,89个凉盘,有荤有素,红绿搭配,色香味美。十多个热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服务小姐就打开了酒瓶盖,给他们所有的人杯中添满了酒,方菲端起杯子说:“今天难得书记和县长都来为我送行,我很高兴,感谢,感谢领导一贯的支持和帮助,来,我也没什么酒量,但第一杯我们就干了吧。”

    大家一起举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过了三巡,菜也过了五味,所有人都开始给方菲敬酒,碰酒了,方菲也是客气的说点感谢的话,喝的时候也很干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

    但季子强还是怕她喝多了,就对大家说:“方县长是女同志,和差不多就可以,不要在敬了。”

    季子强的话当然是管用的,所有人都收敛了许多,方菲很感激的看了一眼季子强,今天本来是想和季子强好好的喝几杯,可没想到一开始就被这些人给盯上了,不陪也不成,今天大家都是为自己而来,现在季子强帮她解了围,方菲就端着酒杯到了季子强的身边。

    方菲给季子强添满酒,碰了几下,在碰酒的时候,季子强看她暗送秋波,含情凝睇着自己,那如淡烟般的凤眉,一双秋水般明眸流盼妩媚,更是让季子强心中无线留恋和激荡。

    他看着她时候,有了一种很想现在就靠过去吻她的冲动,这样的目光让她也感觉到了曖昧,两个人都在相互欣赏,相互渴望但他们都知道这样的场合是不允许情绪过度的释放,两个人只能柔情的望望,笑一笑还是分开了。

    以后是怎么喝的季子强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了,他一直在回忆这自己和方菲从相识到现在的每一个场景。

    当酒宴结束以后,两个人还是相会了,方菲已经没有在那个小区住了,他让季子强陪伴她到了酒店,这是她今天刚登记的,明天他就要永远的离开洋河县了,在酒店的房间里,两个人互相凝视着对方,良久方菲才凄伤的说:“感谢你对我一直的关怀和宽容,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以后你还会想起我。”

    季子强默默的点点头说:“怎么可能忘掉你,我们有过美丽和浪漫。”

    多情又纏绵的凝睇中,季子强轻轻的拥抱住了她,怀抱着这美丽又哀伤的女人,季子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这就是一个无言的结局,他低下了头,用自己的吻盖住了方菲朱唇榴齿,方菲的脸顿时随着羞涩之意而掀起了红晕,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脏狂烈的跳动起来。

    没有过多的语言,没有分别的泪水,有的只是两颗荡漾的心。

    他们是这样的纏绵,这样的柔情,这样长久的吻在了一起。或许他们都知道今晚要发生些什么,这或许就是一次两颗星交轨后的永远分离,季子强就想起了柳永的那首雨霖霖: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季子强的吻由耳垂一直吻到脖子,又从她脖子吻到额头,在那漂亮的额头上有一种柔柔的光泽。看着这娇柔美丽情人,他一手握住方菲的手腕,一手缓慢的脱去方菲的武装。方菲的呼吸越来越混浊,季子强也是大口的喘着粗气,脱了衣服的方菲一下子疯狂起来,她拼命的亲吻他,咬着他的舌头,一只手抓着他的后背,季子强感到后背有点火辣辣的。

    他傻了,也晕了,只知道回吻着她的舌头。

    没有伤心,他们也不去想那些伤心,只有此刻的疯狂和激情。

    “小坏蛋,小坏蛋,你会忘记我吗来吧,来吧”她剧烈的扭动着,把心中的伤感都甩出了躯体。

    当一切都平息之后,季子强怜惜的紧紧拥抱着她,方菲也娇羞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互相诉说着,度过了一夜的缠绵,他们都不再伤感了,或者,这一刻短暂的美丽,就是他们两人永远的永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