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没有完全发挥他那种独特的、蛊惑人心的语言魅力,他不想成为今天的焦点,因为有更强大的人在旁边,但他的简短发言,同样别具风味,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这位年轻官员的身上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一种是火,一种是冰,他的目光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如果继续加以磨练,这将会演变为一种令人倾倒的领袖人物的魅力,任何人看到他,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这个年轻人不可估量的未来,这是一位即将升起的政治新星,一位注定的要掌控权力的风云人物。品 书 网

    这就极大的刺疼了冷旭辉一直压抑的心灵,他也可以看出季子强的所有优点,他虽然年轻,但他既不幼稚,也不冲动,他足智多谋,看一个问题的时候,在大的方面远超自己,显得高瞻远瞩,同时,在细节方面也毫不逊色,能够很好体现年轻人既具有掌控全局的超强能力,又能够拿出具体行动,但从心里,他更讨厌季子强身上的这些优点,在他看来,那都是做作和虚伪的表现,他多么希望季子强是一个平庸的,黯然失色的人物啊。和这样的人搭班子,真是一种让人恐惧的痛苦。

    随即季子强宣布仪式开始,会场外是礼炮齐鸣,台下是掌声雷动,在欢快的音乐声中,主席台上的众人纷纷走到旁边道路的新址上,场面变得有点热火朝天的样子,电视台的摄影机镜头、记者照相机的镜头一齐先后对准了他们,镁光灯闪烁,记下了这历史的瞬间。

    整个奠基仪式很程式化,也很简单,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新奇之处,不过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可是它对季子强的意义就非常的深刻,季子强不完全是把它看成一个领导必备的政绩,他还把它看成是一个改变洋河县现状的契机,他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一定可以让这个在全市排名靠后的小县,成为一颗明珠。

    奠基仪式结束后,季子强就叶眉和韦市长一行到县委去,给他做简单的工作汇报,其实的目的也就是想混点时间,请书记和市长留下吃饭,办公室的人就开始在酒店准备了午餐,汇报工作也没用多长时间,大家就一起来到了酒店。

    刚把酒菜摆好,季子强就陪着书记,市长们走了进来,大家都请书记和市长上座,叶眉也不推辞,就径直坐在了面对门口的上座,众人在宽大的圆形饭桌前坐了下来,坐下以后叶眉用妩媚但有神的目光扫视了大家一圈,调侃的说道:“华书记,今天我们可是难得来一趟,你准备了什么好酒菜啊”

    季子强笑着说,“各位领导都是场面上的人,大酒店大饭店里的山珍海味,各色宴席想必都吃腻了,我们今天就来换个口味。我们今天的饭菜特色主要突出绿色和农家山野风味,虽然不入八大菜系的菜谱,但也是别有风味。”

    韦市长一听就连说了几个:好好好。

    大家说着话,酒店的服务员就把菜像流水般的端了上来,很快就摆了满满一大桌子,这些菜确实都是些农家风味的菜,连盛菜的容器也很别致,碟碗盆钵,形状各异,菜肴也是荤素搭配,五花八门。有叫化鸡,花椒狗肉,清蒸甲鱼,素炒豆角,韭菜炒鸡蛋,啤酒鸭,粉蒸肉说是农家风味,实际做的只怕比大菜还要精致,此时满桌子的菜热气蒸腾,香味四溢,早就勾起了一帮人的食欲来。

    市交通局的田局长就说,“季书记,你这菜都上齐了,可是酒呢你不会连酒都不舍得让我们喝吧”

    季子强笑眯眯的说,“各位领导,既然是吃农家饭,我们就喝农家酒吧,总是喝那些五粮液、茅台什么的也喝腻了,今天也换一下口味。”

    这时女服务员双手端来一个大瓦罐,里面盛满了米酒,女服务员用勺子为每个客个面前的小酒碗里都舀满了清甜爽口的米酒,米酒甜腻浓郁的香味四处飘散,更加勾得客人们食欲旺盛。市交通局的田局长不待别人相让,自已就忍不住先干了一大碗米酒,喝完后大声说,“好啊,爽快跟着书记,市长出来就是好。”

    叶眉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说话。

    季子强笑这提醒他说,“田局长,悠着点,可别喝醉了”

    田局长微笑着说,“没事,这种酒的度数很低,比啤酒还爽口,而且不伤身体,营养价值很高。”

    韦市长喝了一口酒,就说道:“小季啊,今天既然是开工了,你就要督促他们抓紧点,对你们洋河县,我是很看好的。”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季子强还是忙站起来,为韦市长添了一杯酒,斟酌着词语说,“韦市长,感谢市里给洋河县的支持啊。”

    韦市长听了季子强的话,打个哈哈,也不再说什么了。

    季子强又给叶眉倒满了一杯酒,客气着说:“叶书记百忙中能参加我们的开工仪式,我很感谢,我代表洋河县几十万群众,给书记敬上一杯。”

    叶眉淡淡的说:“只怕你代表不了。”

    季子强心里一沉,却也不能反驳,好在人多吵杂,也没人太注意他们两人的对话。

    季子强也装着没有听清,满面含笑的陪着叶眉喝了这杯,酒席上的气氛逐渐变得有些活跃气氛,现场在坐的人热情碰杯,你来我往,宴会厅里响起一阵清脆的“叮当”声。

    看看吃的也差不多了,叶眉就提出要走了,季子强和冷县长就不断的挽留,叶眉说家里还忙,要赶回柳林去。

    叶眉说这话绝对不是在客套,在这些人面前她根本用不着客套,看来确实是有要事待办,于是大家都一边起身相送,一边感慨的说,“唉,书记可真是不容易,为了全市人民的幸福,夜以继日的操劳”

    在一阵的马屁声中,大家把叶眉和韦市长一行送到了酒店门口,看着他坐上车,目送他远远离去,季子强和冷旭辉也就互相的打个招呼,大家才各自散开。

    季子强又开始忙忙碌碌起来,他要启动温泉山庄的工程,还要关注道路的建设,同时他还给招商局下达了一个死任务,必须在上半年完成对五指山开发的招商引资任务。

    对于全县的招商引资,季子强最近连续的出台了几个政策,他要加大招商力度,让洋河县有一个真正的变化。

    由于修路和温泉开发的动作很大,从省里到柳林市的各级领导都很关注,处在规划范围内的百姓也是人心震动,有人高兴,有人发愁,有的人开始盖临时房,明的不敢,偷着的也盖,都想在拆迁上能捞一笔,但季子强是不怕的,只要大方向和大原则定了下来,其他的都是不足挂齿的小问题了。

    洋河县也召开了全县科级以上干部大会,会上季子强作为主角,做了动员报告。

    他报告中明确提出“一定要本着对洋河县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全面打造一个让百姓放心,让百姓满意的优良工程,也籍此让洋河县的经济发展迈上一个新台阶”

    同时也呼吁:请洋河县的父老乡亲能够本着舍小家、顾大家的精神,对洋河县的旅游开发建设予以大力的支持

    会上,冷县长也做了发言,力陈这次两区建设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全县各部门现在都要全力配合两区建设指挥部的工作,有懈怠者,将会严惩洋河县这两大巨头的坚决态度,让与会的各部门一把手心里都胆战心惊的,不敢掉以轻心。

    今天季子强又准备到修路的现场去看看,车在春风中缓缓的移动,季子强打眼看看连绵不断的田野,他的心也变得轻松了很多。这些天自己一直围绕这开发计划,每天不是开会就是构思。

    计划这玩意,也就是个计划,一旦涉及到具体的问题,真是千条万绪,想的再好,再全,有时候往往一个意外的小问题,都可以让人伤神费力好长时间。

    季子强到了工地,他慢慢在路边上走着,秘书小张也不远不近的在后面跟着,他即不靠的太近,影响到季子强的思考,也不离的很远,万一季子强有什么事情他也可以及时上前。

    这样的距离也是小张总结出来的,作为一个秘书,有太多需要注意的地方。秘书,不管是那一级的秘书都是在一个演变的过渡期,他们在官僚中只能算是“僚”,绝对不是官,他们可以参谋,可以建议,但没有一点真真的权利,权利的来源只能是潜移默化和旁敲侧击。

    而县长,书记就绝不一样,他们是官。他们有很大的扩展权利,一个很小的县长,他除了外交,军队,战争和管理范围以外,和一个国家的管理是没有什么差别的。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他们可以称之为真真的一方诸侯。连很多局长,处长,厅长,部长也是没有他们的这种复杂,所以,小张知道,季子强的不说话,往往就是一种思考和计算,他是不能轻易打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