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生气的说:“结友乡的村民太不像话,人家大亚公司公司为他们修路,他们还聚众闹事,想翻天啊,你一会就带人和大亚公司张总一起去,看看都是谁在闹事,不听就抓他几个。 ”

    那面王局长赶忙说:“季书记啊,可不敢那样,两会刚开完,代表们还盯得紧呢,万一出点什么事可不得了,再说那个结友乡在城乡交汇处,村民本来也刁得很,经常是上访省城,去年一个修水坝的,因为质量问题,最后闹的大的很,硬把那老板打残了。”

    季子强和张总一听,都傻了眼,季子强吸口气说:“我都忘了这事了,这些村民真的很难对付,不要说我,就是省长他们也敢告的。”

    季子强说完就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那张总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一会,也不知道季子强听没听,反正他是光摇头,不说话了,那个张总没办法只好自己离开了办公室。

    季子强见他走了,就联系上了郭副县长,问了问温泉山庄最近的情况,郭副县长就告诉他,说安子若已经调集了上千万的资金,准备县动土,有几个手续还没下来,但等住不住了,边干边办理。

    季子强想想也只能先这样了。

    看看一切都安排好了,季子强算是喘口气,坐下来好好的休息了一会,这就又想到了昨天叶眉那猜疑的目光,那是一种没有任何情感,只有理智判断的目光。

    冷县长也得知了季子强被市委叶书记叫去问话的消息,他也知道这次为什么把季子强叫去,但他听到这消息没有像其他一些人那样高兴,他在不长的这段时间里,也领教过季子强的厉害,他总感觉很难一下就把季子强打到,这是他理智的判断,但他从心里还有有个更大的期盼,那就是季子强赶快完蛋,他季子强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了,韦市长见不得他,叶书记又和他有了分歧,只怕他很难再像过去那样逢凶化吉了。

    他就怀着这样焦急,自我承认又自我推翻的矛盾心情,整整等了一个晚上,到了夜里他真想打个电话到季子强办公室去探个底。

    季子强是一点都不知道他的居心,也许不完全是这样,或者季子强也知道他不会怀有好意,叶眉对招标的消息来源,还有那个乔董事长为什么只是和他冷旭辉在联系,这种种的迹象都让季子强有所怀疑的。

    在偶然的时候,季子强也有点后悔,其实他们来是可以在两会期间对冷旭辉的通过做点文章的,但他想到了曾今在吃饭时候遇到的两位老人说的话,他收回了准备启动的一次攻击,却没想到冷旭辉继续的这样变本加厉的对待自己,但后悔有什么用处呢,自己只能继续的忍耐,除非到了他让自己没有办法去忍耐的时候。

    今天上班后,大亚公司的张总又来了电话,一连的叫苦,季子强就慢慢的开导他,让他继续坚持住,好好和村民们协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那样对帮他的省领导和他自身的安全都不好等等,他不劝应该比劝了好,听的那张总一身的发麻,真是后悔揽上了这么个工程,项目多的是,怎么就非要赌这口气干这工程,现在是进退都难,这还罢了,天天的守这破地方,想想就怄气。

    季子强也就是要把他往这个上面赶,自己是不能不让他干工程,可是一定可以让他干不成,这样想想也算是对那个副省长的秘书出了口恶气。

    这样有僵持了好多天,修路的工程依然没能开工,在这样拖下去,工程的进度就会出现问题了,那个大亚公司的张总也实在是忍受不了群众的折磨,就提出放弃工程,他不放也不得行,他找到季子强要求退出合约,季子强那能轻易的同意,说到最后勉强给他个面子,季子强就说:“你也知道,过去是招过标,我强行让你接了工程,到现在还有人说我和你有问题,你就说个老实话,我除了抽过你几支烟,和你没啥问题吧。”

    张总是连连的点头说:“是没啥,是没啥。这我可以证明。”

    季子强就又说:“现在工期已经很紧张了,你这一退,我们还要再找别人,你说下我答应你,总要有个理由吧,上次为这事情,我还受市委叶书记批评了,这事我很被动。”

    张总是叫苦不断:“书记啊,你也知道,这不怪我吧,是那些村民太刁,你现在就是让我干,我最后也肯定是赶不上工期了,哪怕我自己受点损失,那保证金扣一点,其他的退给我就可以了。”

    季子强做沉思状,想了一会说:“按合同规定,你保证金是要全扣的,可你是我介绍接的工程,我也要帮你啊,但不留些,真的我就过不了关,这样吧,你留下二十万,剩的全给你退了,耽误工期我也想办法帮你抗过去,你看怎么样。”

    张总就又是喊穷,又是求情的说了一大堆好话,季子强也不想过于为难他,虽然对上次他的傲慢无礼,目中无人很是反感,但到底人家有个强硬的后台在,做事不要做的太绝,就网开一面的说:“你也不要哭穷了,那就留下十万的违约金,就这我还要为你担代很多麻烦,你再想下,要是不同意,那我就没办法管这事了。”

    那张总是想来想去,还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季子强就给财政局的肖局长和冯副县长去了个电话,帮这个张总说了一堆的好话,他们也就都同意这样办了,季子强这才很客气的把张总送了出去,对他说:“张总啊,我算是帮你都把这事情说好了,你自己也赶快的去把这事情结了,免得夜长梦多。”

    那张总嘴里说着:“感谢,感谢季书记。”人也是立马就出了办公室。

    季子强看这他的背景,笑笑,有给肖局长去了个电话,让他们在这面合同一处理完,就和上次中标的那个鼎辉公司联系一下,尽快的启动整个工程。

    第二天冯副县长就叫来了鼎辉公司的王总,和他签好了施工的合约,上次季子强给他说过准备好开工的话,这个王总也就留了个心,他最近经常派下面的业务员到洋河县来探听点消息,后来就听说了大亚公司和村民闹得不可开交,一直没做下来,他就留出了人员准备接手这工程,但也有些担心,不知道这情况是季书记故意制造的,还是那的村民本来不好惹。

    在财政局签了合约,王总又专门的来到季子强办公室了一趟,一个是来感谢,一个是来探下季子强的口风。

    季子强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就笑着对他说:“我原来给你保证过让你来修,现在我做到了,所以现在我还给你保证,在你修路的时候没人捣乱,你相信吗”

    王总一听这话,那还有不相信的,就千恩万谢,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一定要塞给季子强十万元,嘴里说是:感谢啊,钱是挣不完的,大家都挣才是真的挣等等,可心里想的是:你拿了我的钱,以后村民要闹事,你就要管吧,那有拿人钱财,不替人消灾的道理。

    季子强本来是要拒绝的,但想到刘乡长那里修建大棚基地还短缺一下资金,所以也没怎么真的客气,假装推了两下收下了,不过他也再三的告诉王总,那质量问题将来是个大问题,到时候要组织人去验收的,那时候不合格,可别说我收了你钱不帮你过关。王总也算是明白人,都点头答应了。

    送走了王老板,季子强就心里好笑,原来当上领导就是好,想什么来什么。

    季子强就把财政局肖局长叫来,按老规矩处理了,他告诉了肖局长,这个钱就给大棚种植基地划过去。

    冷县长和他的一帮字铁杆们,是早也盼,晚夜盼,等了好多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不是上次通知季子强过去见叶书记了吗怎么回来季子强还是精神抖擞的到处跑,到处忙,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受了打击的样子呢这让冷县长心里就有点发毛了,那样明显的问题,怎么季子强就能混过去,难道说叶书记和季子强依然关系很好,但上次在县委会议室里,自己明显是感觉到叶眉在温泉项目上对季子强有极大的不满。

    直到那鼎辉公司的王总从新带上人进场施工,冷县长才模模糊糊的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上一家老是有村民闹事,这一家施工起来就风平浪静了,看来这都是季子强的一个手段,这样来看,季子强是获得了叶书记的谅解了。

    冷县长想想的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费劲了心机的一步好棋,就这样又被季子强给破解了。他就有了灰心和沮丧的感觉,这个对手太过强大和狡诈了,对付起来太费力了,但就此罢手,只怕也不能了,战端一开,不见输赢不回头,这是官场的规律,自己想要收手,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还是做好防御,季子强吃了这个暗亏,他是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这次的反击不知道他会从何处发起,还是提高警惕,防患未然。但季子强并没有发起进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每天总感到自己的时间不够用,他暂时忘记了冷县长带给自己的种种麻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