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话让叶眉大为迷惑,你都把工程给人家了还说什么不是结果,扯什么蛋,狡辩也要有点逻辑好不好,不兴这样乱扯的。

    季子强继续冷静的说:“工程是给他了,但他永远做不下来,他会自己提出毁约的,而且还会适当的留下一些毁约金。”

    叶眉似乎有点明白了这话的内涵,他就问道:“你可以保证吗你用什么办法”。

    季子强也是豁出去了,就淡淡的说:“因为那里的农民会一直和他们纠缠。”

    叶眉什么都明白了,这小子原来用这土方法,虽然叶眉很了解季子强,但这个话还是让叶眉吃惊不小,她也越来越对季子强有了担心,这个季子强太可怕了,以后不是自己单纯的警惕他,而是要严加的防范,一个不小心自己也许就会让他算了。

    叶眉的心里已经动了杀机,她真想提前让他出局,给他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呆着,养虎为患不是她的特点,可借口呢,用这个借口很不妥当,也许会扯出苏副省长,叶眉犹豫起来。

    她又想到了过去两人之间的亲密和感情,她下不了手,她也不能完全的肯定这个季子强是不是已经和自己彻底的对立,仅凭三两件事情是不能做出这重大的判断的,她还想在观察一下,在思量一下。

    很长的时间叶眉都在矛盾中徘徊,她没有办法来下一个决定,最后她还是放走了季子强,她们再也没有相互的留恋和曖昧的想法了,两人客气又淡漠的分了手。

    季子强离开叶眉办公室的时候,他记着打开了手机,手机刚开就接到了大亚张老板的电话,季子强说自己在柳林市,有什么事情明天在说。

    那张老板还想啰嗦几句,季子强就装着信号不好,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他笑笑自言自语的说:“不急,我们慢慢来。”季子强上车以后对司机说:“到是公安处去一下,我找个人。”

    司机点头,就把车开动起来,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到了公安处的院内,季子强让司机在车上等自己,他单独上了楼,找到了法制科,他要再见一见华悦莲,做最后的一次努力。

    这个问题他最近也想了好久,他知道两人之间的裂痕在什么地方,也知道这种裂痕很难在修补,一但相爱中的人,对于对方没有了信任,或者说已经在心里有了猜度,这样的感情就已经很危险了,就算是勉强的相处,但问题总会像定时炸弹一样,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它就会爆炸。

    季子强敲开法制科办公室的时候,华悦莲正在低头写着什么,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她问季子强:“什么事”

    季子强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华悦莲,笑了一笑。

    那个小姑娘也看到季子强这风度翩翩的外貌,就点一下头,转过身对华悦莲说:“莲姐,有人找。”

    华悦莲就抬起了头,她一下子就看到了季子强那明亮的眼睛。

    华悦莲全身震动了一下,她看着季子强微笑的一步步走了过来,突然之间,华悦莲说:“你不要过来,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她的声音很大,整个办公室都为止一惊,其他几个法制科的警察也一起转过了头,用很不友善的目光看着季子强,其中一个警察就站了起来,快步的挡在了季子强的身前,说:“你是她什么人,找她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没有想到华悦莲的反应会如此剧烈,他脸上的微笑在慢慢消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警察,季子强黯然的说:“我是她过去的男朋友,想和她说几句话。”

    那个男警察就犹豫起来,他在回头看看华悦莲,就见华悦莲满面的激愤,笑脸胀的红红的,指着季子强说:“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季子强一下就感到腹腔里空落落的了,好像自己已经没有了心脏,没有了呼吸,他痴痴的看这华悦莲说:“就一小会,我们聊一聊,把误会说清楚。”

    华悦莲摇着头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误会,我们也不用再说什么,我们已经成了陌生人。”

    季子强坚定的用手拨开了站在自己前面挡住去路的那个男警察,又走了几步,到了华悦莲的身边,他直视着华悦莲,脸上升起了一种痛惜的表情说:“悦莲,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要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华悦莲已经平静了许多,她看着季子强,也很坚定的说:“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在说什么了,一切都结束了。”

    季子强还想说什么,但他看出了华悦莲脸上的表情,那里有不屑一顾和强烈的蔑视,这样的眼光很伤人,特别是对季子强这种心里还有极强自尊的人来说,这比打他几下都让他感到难受。

    她们就这样相对而视,站了好几分钟,谁都没有说话,办公室里其他几个警察也都密切的注视着他们。

    后来季子强还是低下了头,他带着恳切的语气说:“就算我的错吧,你能原谅我一次吗”

    华悦莲没有说什么,她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就坐了下来,开始写她刚才没有写完的东西了。

    季子强不由的有了伤心,眼泪在他眼框盘旋,他也低下了头,一步步退着出了办公室,他多想再一次看看华悦莲,但办公室的门被刚才开门的那个小姑娘无情的关上了,季子强的眼前模糊起来,他只能看到一扇木门了。

    季子强上了车,一路无语的往洋河县返回,但他又有点奇怪,这样的分手好像只是带给了自己一种短暂的一段时间的伤痛,在后来好像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一样,心中再也没有了悲伤和凄凉,满脑子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样想了一会,他竟然睡着了,睡的很香,直到车子停在了洋河县县委大院的门口。

    走下车,季子强感觉自己的脚步有点轻飘飘的,他尽力的让自己稳定一些,他嘴角挂着僵硬的微笑,和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点头致意,好容易坚持到了办公室,他锁上门,扑到在里间的床上,又一次的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秘书小张走进他的办公室。

    对季子强来说,可以不管不问的睡上十多个小时的觉,这真是一个难得的记录,早上起来他就感到肚子很饿了,小张给他打来了早餐,季子强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他一口气的吃完了小张端上来的早餐,这样的吃饭速度让小张都有点意外。

    小张就问:“书记今天胃口很好啊,要不我在给你盛点饭过来”

    季子强用餐巾纸擦了下嘴,说到:“不用了,现在吃的刚好,谢谢你啊小张。”

    小张感到今天季子强很客气,他就没说什么,赶忙帮他把桌子收拾干净,又把碗筷都收拢起来,他刚要给季子强汇报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这个时候,大亚公司的张总找来了。

    张总急了一天了,现在总算是见到了季书记,他那天在季子强办公室的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气质,今天已经消失殆尽,换来的是心急如焚,六神无主的样子,季子强一点也没有吃惊,他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他默不作声的等在这里,等他说话。

    张总一进季子强的办公室,脸上就堆满了笑容,拿出了软中华,一个劲的给季子强发,季子强就漫不经心的问:“你那工期抓紧啊,没事不要老往这里里,盯紧点,可不敢出什么纰漏。”

    那张总不听他说还好点,这一听,更是哭丧起了脸说:“季书记啊,这次你可是一定要帮我下,不然我真的过不了这关了。”

    季子强很是吃惊的样子问:“你说的什么,什么过不得的去,你说清楚点。”

    张总就重前至后的述说了一番,怎么怎么的村民敲诈,怎么怎么的围起他们要打,说的是可怜巴巴的,季子强本来今天是心情不很好,但听他这一说,心里倒是想笑了,你不是有副省长帮你撑腰吗,你不会让他调两个坦克团来,把那些人灭了就成了吗还来找我。

    想是这样想,话可一定不能这样说,他也很替张总难受和抱打不平的说:“还把他们给反了,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也是为他们修路啊,难道他们就一点不懂这个道理。”

    说完就抓起了电话,找到那个乡的号码,拨了过去,那面一个干事接了电话,季子强就生气的问:“我是县委季子强,你们乡长在吗,给我叫一下。”

    那面就回答说没在,到村上去了,联系不上。

    季子强愤愤的放下电话,就对张总说:“他们乡长不在,这样,我让公安局派人过去。”

    他就按下免提,接通了电话:“我是季子强啊,你王局长吗。”

    那面马上就回答:“是我,请季书记指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