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很快的打断了他的话说:“乔董事长那件事情,我已经给你摆平了,给省委乐书记我做了专题汇报,让他劝了乔董事长,改变了最初的决定,他已经不要那个温泉了,但他看上了你们城郊一块地。 ”

    季子强一听叶眉这话,心里是一阵的放松,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但说到看上另外的一块地,这季子强到是没有听说过,他有点疑惑的问:“他看上那一块了”

    叶眉也略显惊讶的问:“这你不知道他没和你谈过”

    季子强摇摇头,现在他是一惊一喜,喜的是乔董事长知难而退了,这保住了自己的温泉山庄,惊的是,乔董事长既然看上了洋河的地,为什么就没有给自己说下,难道他最近和冷县长一直在谋划这件事情吗冷县长也一直不给怎么汇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季子强摇摇头说:“乔董事长就上次见过一面,以后我们再没见过,不知道他看上我们的那一块地了。”

    叶眉眉毛一杨,心里有点不快,这个乔董事长也有点过分了,就算你是上面乐书记介绍的人,但至少也应该和当地主管的季子强联系一下吧,你和冷县长都把事情说的差不多了,也一直不给季子强说,安的是何居心。

    但她没有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她淡淡的说:“这样啊,我以为你们谈过了,那这事情先不说,等我到时候让他和你在好好谈谈。”

    季子强点下头说:“行,我等他。”

    叶眉沉吟片刻说:“那我们谈谈第二个问题吧。”

    季子强见乔董事长这事情虽然有点蹊跷,但保住了温泉山庄,心也是有点轻松了,就说:“不知道叶市长这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叶眉没再犹豫,单刀直入的说:“好,那就说你为什么在修路的工程招标后还要换人,而且还是换的一个名声很差的公司,在这里面到底你是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你把这个问题给我讲讲。”叶眉不想再和他绕了。

    季子强在来的一路上什么问题都想过了,唯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现在叶眉直接挑明这问题,给他了一个冷不防,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同时,季子强也暗暗的心惊,看来在洋河县是有人一直在算计着自己,这事情还没过多久,叶眉都知道了,以后自己真要小心一点,洋河的形势还很复杂。

    而在他很难回答叶眉这个问题的时候,在洋河县的结友乡,大亚公司的张总正在受到几百村民的围攻,他的翻斗车已经被掀翻在地,村民大声的呼叫着,要把他们赶出结友乡,他只好先不断的向后退去,以免狂暴的村民把他打翻在地。

    不要看他平常很凶狠,见了市长他不怕,见了县长,县委书记他更不再眼里,但他真的很怕这些农民,他的几根肋骨就曾今在一次工程中被他眼里的刁民打断过,所以他选择了后退。

    张总今天是一早就来到结友乡的,一切准备好,就放了几千响的炮,准备正式开工,还没开挖,就赶来了很多村民,堵在了路口,说路边的地是他们的,将要扩宽的路边上的树也会是他们的,甚至于那路边的茅草厕所也是他们的,都要换成钱给补赏,不然就不让动工。

    这就把张总给难住了,他就不断的和他们交涉,给他们讲道理,说修路也是为他们好等等,讲也是白讲,哪有人听啊,最后发现实在讲不清楚道理,他就问了下,这些东西要多钱。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些人真是穷疯了,要出的价钱,高的是离谱,这还不说,这些个刁民还提出了很多附加条件,什么他们要包土方啊,要给他们安排多少人搞工程啊,还有。

    这怎么谈得拢,不多时候他们公司的人就和村民推推搡搡的动起了手,时间不大,就像是沙家浜里的游击队一样,从一些壳壳拉拉里钻出了很多人来,手里还都提着个镢头什么的,给他们来了个大包围。

    好在这些农民就是想要钱,这样他们才免于被全部撂翻的危险,他就边退边商量,边商量边退,一直退出了施工地界。

    他气急败坏的给冷县长去了个电话,冷县长听说后就打电话给乡政府,乡政府回答说乡长和书记都下村里去了,联系不上,冷县长也是没了办法。冷县长就又给公安局的新上任的王副局长去了个电话,叫他带人火速赶到现场去,王副局长早就接到过季子强的招呼,所以嘴上答应的呵呵的,就是不挪窝。

    冷县长后来想想也不管了,你季子强定的工程,搞乱套有人收拾你,他也来了个失踪。

    这张总就想到了给季子强打电话了,可就是怎么也打不通,因为季子强在进叶眉书记办公室前已经关掉了手机,此刻季子强正在市委叶书记办公室准备回答叶眉书记那个出其不意的问题。

    季子强现在不回答也不可能了,因为叶眉就这样一直的盯住他,他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没有可以岔开的话题,季子强只有先试探的回答:“叶书记,本来我也不愿意换的,是出于无奈,才这样做的。”

    叶眉没有接他的话,依然静静的等待他继续说,大有一副你季子强说不清楚就走不了架势,季子强知道今天是躲不掉了,那就捡有用的说吧:“本来我没有过问招标的事,但飞标的这家大亚公司找了过来。”

    季子强停了下,想要隐瞒省政府苏副省长秘书这段,一旦说出就会给自己在上面树立一个潜在的敌人,可是不说出来今天自己怎么过得了关,这样的事可大可小,小可以说你是大意,是草率。

    大可以说你是渎职,是出卖,以现在叶书记对自己的误会,很难说她会不会原谅自己。

    现在是救急,也不要想那么远了,就像是下棋,明明知道自己的车一躲,后面自己会很被动很难走,但也不能让对方把这车一口吃掉,那后面就不是难走,是很快自己就完蛋了事。

    再说没有个合适的理由,叶眉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她不比别人,她对自己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所以季子强就继续说:“大亚公司来并不可怕,但他的到来还伴随着一个省政府苏副省长的电话,你说我能怎么办”

    他把电话由苏副省长的秘书换成了苏副省长,这样更能加大说服力度。

    果然叶眉打破了刚才的沉寂,她有点惊诧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季子强说:“苏副省长过问了”

    季子强就点点头,他想这样叶眉应该理解自己的苦衷了吧,你是市委书记,你可以不怕他一个副省长,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官,我能不怕吗

    叶眉也对上面有的领导行为很是不以为然,这样的事情,你一个省级高层领导也要插手,想起来都为你脸红,你也太掉价了吧,但她也不会单凭季子强的话就完全相信,因为也有过借上面领导之名行自己肮脏之事的先例,叶眉就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是苏副省长,你认识他。”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他拿出了手机,调出了那天接听的号码递了过去。

    叶眉没有去接手机,但她还是扫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她对这号码很熟悉,几乎所有的省上主要领导号码她都记得很牢,不用去查就知道那确实是苏副省长办公室的电话,叶眉沉默了一会,突然抬起了头,用犀利的目光扫向季子强说:“因为他的电话,你就放弃了原则和党性,你就出卖了国家的利益和你的良心,为自己升官发财铺垫道路吗。”

    季子强了解叶眉的性格,现在就算是苏副省长给自己打过招呼,也未必就会让她原谅和放过自己,温泉山庄的事情,是乐书记给叶眉打的招呼,自己都不同意,现在一个副省长的话,自己就同意废标了,这从道理上有点说不过去,但季子强要把问题都说清楚,他又怕会给自己带来一个后遗症。

    季子强有点为难了,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如果说出自己的计划,说出自己会用手段让那家公司自己放弃,那也就是坦白的告诉了叶眉,自己是一个手段高超,甚至是歹毒的阴谋家,在两人之间误会越来越大的情况下,那也就会让她永远的提防自己,永远的警惕自己了。

    他不想说出自己后面的计划。。

    叶眉却说话了,她不能容忍一个阿谀奉承的人,特别是这个正在慢慢的远离自己的人:“季子强,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没有收钱的出卖就不是出卖,我还是可以用这个问题让你受到惩罚的,一个没有原则的领导,同样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

    季子强在思考了一下后说:“叶书记,我知道你嫉恶如仇,我也不会去为强权低头,我的妥协只是一种手段,它不是最后的结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