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财政局下属的招标办就和大亚公司签订了工程合同,在签订的时候,肖局长就按季子强的指示,提出了很多保证金,那张总看这项目来的不容易,也就答应了,在工期的问题上也签得比较严格,但这对张总来说,他是一点也不在乎,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项目,多少还是推算的出施工时间的,他也就答应了,合同签完,他就动起来了,分包的分包,招人的招人,上设备的就上设备,忙了起来。 季子强估计这忙也帮了,他至少还应该来感谢一下自己吧,或者是送个礼什么的,但人家根本是不带甩他的,他也就笑笑说:“好小子。你这样作就对了。”

    早晨吃完早餐,季子强就带上车,准备到结友乡去,这个乡就在城郊,是大亚公司修路的起始位置,道路将来也会横跨全乡,他本来准备叫上秘书小张的,拿起了电话他又想想,放了下来,决定自己一个人去,一路人也不多,他就坐在了后排位上,一路莺歌小唱的到了结友乡,乡政府最近也比较忙,刚开了两会,很多事情要落实,这再加上要修路,很多事情就堆在了一起,乡长不敢像平常那样睡到太阳当头才起来,今天是早早就来到,也算他娃运气好,不然今天季书记来了见不到他,有他喝一壶的。

    很快的就到了乡政府,季子强就见乡政府治安室外面围了几个人,季子强从旁边过的时候驻足看了一下,就见治安室里面站这一个很妖气的女孩,房间里派出所的一个干警正在问话。

    门外面一个少妇带着个孩子也在看,那孩子指着房间的妖艳女人问妈妈:“她是干什么的,穿的那样漂亮”

    那少妇不好回答儿子,就说:“她是演员,表演节目的。”

    旁边有一个肩头上扛着一袋茶叶的男人坏笑着插嘴:“你这小媳妇,你应该说实话。她是干什么的你不懂么她是陪人睡觉的”

    那小孩不太懂,又好奇地问妈妈:“陪人睡觉会生孩子吗”。

    少妇没好气看了一眼那个卖茶叶的,恨恨地回答:“当然会,不然哪有卖茶叶的人”

    季子强听到这里,心里是一阵的好笑,看看那卖茶叶的人,好似懂非懂的再想呢,技女怎么会生卖茶叶的人,那不是和自己抢生意吗

    季子强就不再听了,走到了乡长办公室外面,他就敲了下门,也没等里面招呼进去,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乡长突然的见季子强来了,吃惊不小,怎么书记来了自己还不知道,赶忙请他进来,发烟,泡茶,汇报工作,忙的个不亦乐乎,又出去对外面喊了一声:“去把书记叫来,就说季书记来了。”

    几分钟不到,乡上的书记也跑了过来,参加了汇报。

    季子强等他们忙完了才说:“书记,乡长,我今天来不是检查工作,也不准备听你们的汇报,是为下一步修路施工来专门看看。”

    乡长和书记一听这事,就停止了汇报,乡上书记就马上表态说:“季书记,你放心好了,修路是利民的大事,也是我们乡以后走向发展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我代表乡党委和乡政府,向你保证,一定会很好的配合这次修理,能出力就出力,出不了也一定为他们提供方便。”

    乡长没等书记说完话,他也就赶忙的表态,坚决支持,绝不马虎。季子强听了这话一言不发,嘿嘿的笑了,笑的书记和乡长有点渗的慌,他们互相看看,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说错了。

    季子强笑了几声,才慢条斯理的说:“我理解你们对修路的渴望,也相信你们可以很好的配合,但我有个难处,想请两位帮个忙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色是平淡的,让人摸不清他的心情,也让两个乡领导更加的紧张,县委书记叫我们帮忙,开什么国际玩笑,不会是说的反话吧。

    乡书记就小心的问:“季书记,有什么指示,我们一定认真贯彻落实,那里做的有不好的地方,也请季书记给指出来,我们一定改正。”

    季子强摇了下头说:“真的是让你们帮忙。”

    看他样子不是挖苦也不是开玩笑,那乡书记就大着胆子说:“真的要我们出力啊,那季书记你就指示,刀山火海,绝不退缩。”

    季子强也相信他们是可以按说的去做,就压低了声音,如此这般的交代了一番,乡上这两个领导也听的连连点头,高兴的很,这么重大的事都交给自己办了,那还有什么说的,季书记一定是很相信自己了,乡长和书记都是满心的欢喜。

    这样过了几天,市委叶书记的秘书突然打来了电话,让季子强下午上班前赶到柳林市委叶书记的办公室,通知是县委办公室向梅接到的,她从那秘书说话的口气里感觉到了一些对季子强不好的味道,她赶快安排好车,又上去给季子强汇报了通知内容,季子强虽然心里也似乎知道麻烦到了,但在女人面前一点都不掉架子,他笑笑说:“奥,叶书记一定要听取工作汇报吧,没什么关系。”

    其实季子强心里清楚的很,叶书记何等的人,没有重要事情会让秘书打电话吗,一定有什么坏事。

    他心里也开始担心了。

    吃完了中午的饭,他就上车了,一路上他闷着个头,使劲的想叶眉找自己会是什么事情,她该不会又是提起那个温泉山庄的问题吧但不是这问题,还能找自己做什么,他想了一路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司机不敢打扰他,一路也不说话,也不敢开车上的破喇叭,和他是一样,闷到了柳林市市委大院。

    门卫也是很熟练的,一看车牌号没超过百位数,立马放行,知道小号车上坐都是些领导,自己在拦下了,那是自讨没趣,季子强就在车上又把自己带的笔记本,签字笔什么的检查了一遍,怀着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心情,走进了叶书记的办公室。

    叶眉书记看他进来,从办公桌前走了过来,指指沙发,让他坐下,叶眉想好好看看季子强的表情,就不相信你不害怕,不担心。

    季子强问声好也就没有犹豫的坐了下来,因为他太明白一个道理,每个人做任何事情都要把握好一个度,过之则犹不及。

    下级对上级采取何种态度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要因时,因地,因人,因事而异,有所区别和变化。这里面门道学问很深,门道也很多,其实就靠的是一个“悟”字。

    有时候,一般在人多的时候,下级人员对上级领导要态度殷勤,面色诚恳,该装憨厚装憨厚,人家会看作你是对领导的尊重,知礼守常。而有时候你过于奉承讨好,则会让他觉得你是奴颜婢膝,阿谀奉承之辈,骨头没有四两重,反而会让领导从内心里鄙视你。

    怎么把握这个点,怎么可以调整好,这就全看你的阅历,知识,还有经验了,季子强有些理解叶眉的,所以此刻他要显得坦然,无惧。

    叶眉也在旁边看在眼里,不由的心里赞道:小子,你够很,就这你都不倒架。

    叶眉用一种难以描述的复杂的眼神望着这个自己提起来的年轻人,她的心态也和她眼神一样很复杂,有时候她真想教训一下这个妄自尊大的人,但有时候她也会被他这种仕途中少见的锐气折服,叶眉也说不上自己是想如何对付他。

    季子强没有等他来询问自己,他很镇定的说:“叶书记最近都还好吧,早想来给你汇报,今天刚好。”

    叶眉摆了下手,用一种低沉但很威严的声音说:“看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那就好好的谈下,你先说下最近洋河县的工作情况。”

    季子强就把县里怎么准备修路,怎么准备对工矿企业整顿改革,怎么解决农村干旱等等问题做了详细汇报,也不知道叶眉有没有认真听,因为从季子强开始说到现在,叶眉始终没有看季子强一眼。

    这就给季子强制造了很大的压力,就像是一个老师在上面讲话,下面学生都不看他,你说他心里发毛不发毛,所以他说说的声音就小了很多,但办公室很静,他声音再小也是可以听到的。

    为了尽快结束自己这样很被动的局面,他把其他很多东西都简略了,当他讲完,房间一下没有了如何声响,变得凝重,这样的气氛在偌大的房间里悄然弥漫开来。

    叶眉仿佛突然从睡梦里惊醒一样抬起了头,眼光幽黯,深邃,他缓慢的说:“还有两个问题你没说吧。”她的语气里没有掺杂任何感情的成分。

    季子强心里一愣,还有两个问题,是那两个问题,他只好强笑着说:“不知道叶书记是指那两个方面。”

    叶眉笑了一声,但脸上没有笑,肌肉也没有动:“先说乔董事长的事情。”

    季子强这一下又开始紧张了,怎么叶眉老是纠缠在这个问题上,季子强就说:“乔董事长那个问题我也反复的考虑过了,但还是担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