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让车停下,自己和小张步行过去,季子强他们还没到乡政府的院子,半道就见一个乡下大妈,在乡政府旁边的兽医站门口发着脾气,正对兽医站门口几个村民说:“村里通知我们集中家里的母猪,来人工配种,我把母猪牵到这的院子里,兽医同志指着天井告诉我:拴在那里,等会来牵回去就好。”

    旁边那几个村民就很好奇的问:“是怎么配种的”

    那大妈就很郁闷的说:“我看他这院子很脏,就问那同志:天气好凉的,要不,我帮你们抱把稻草来,你们身子下面也垫一点东西啊。那同志还说:不用不用,一下子就好了。”

    大妈朝地上愤愤的吐口唾沫就继续吵着说:“过了一会,我去领回母猪,这同志还对我说:好啦这次保证一胎12只。

    旁边一个村民有点诧异的问:“这么快啊,那人家同志也辛苦,每天来这么多的猪。”

    大妈一脸疑惑和气愤的说:辛苦算什么啊,但生出来的小猪要都像那位同志,我这猪可怎么卖啊”旁边那几个村民也都忧心忡忡的,脸上露出了同情的神色来。

    季子强一听就忍不住了,额的个神啊,难道他们都是认为给母猪人工配种是兽医站那同志的体力活啊,呵呵呵呵。

    季子强不好当着人家笑出来,那多让人家大妈尴尬啊,他就强忍着,赶快进了乡政府大院,他今天来是没有通知乡上的,就怕是干部下乡,鸡鸭遭殃,小车一响,乡长心慌。不过看今天这样子,乡政府正在忙活着,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估计乡上是有什么活动吧,不然这乡上怎么可能这么忙活。

    大家都忙,也没什么人太关注他们,这就让季子强明白了为什么领导出来一定要坐小车,那坐上小车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现在没车,谁都懒得甩自己。季子强就走向后院,只见后面院子坐满了人,顶头一张桌子,上面一个人正在讲话,季子强见过他的,这就是黑岭乡的刘乡长,他镶了两颗金光灿灿的大门牙,说着话就不断的闪着光芒。

    就见刘乡长说了:“今年还是老规矩,你们给我把好计划生育的关,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那有些妇女要寻短见来威胁,哼哼,老子是不怕,喝药我们不夺瓶,上吊我们就给绳,我们的工作重点是管好两个口,填上面的口,堵下面的口”。

    那下面的干部群众就哗啦啦的笑成了一片,这刘乡长是一点都不带笑的,很严肃的继续讲:“不要笑,今天都给我好好听,也都长点见识,那上次一个老乡找来,说老婆怀孕了,我就问是不是按说明吃的药老乡说是啊,一次一片。我很奇怪,一次一片是正常的啊,怎么就会头晕,后来那老乡又说,一天吃了十几片。你们说说,这怎么计划生育,嗯,笑什么别说一天吃十几片头晕,就是一天弄十几次,是你,你能不头晕”

    这话讲的,连季子强都不得不笑了,他也知道,在下面基层工作,不像县上,市上,这有时候乡上的干部话说的很直白,很粗俗,不然你还就是镇不住这些老乡,在第一线的乡镇干部是需要有一点匪气、痞气的,但你必须同时具有一颗爱百姓的心,否则很难走到老百姓中间去。

    有些老百姓,你讲多深的道理他不懂,可要是骂骂咧咧地骂他几句,和他们开几句玩笑,很快就明白道理是咋回事了。

    他就没去打断这刘乡长的讲话,继续听下去。那刘乡长看来也真是个话痨,他此刻很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又讲:“平常让你们学点卫生知识。都还不学,这上次本村妇女孕检的时候替人上环搞收入,连着上了三个没事,上了第四个的时候,让县医院屁超检查出来了,乖乖这家伙成奥迪了直接就是个四环。你们说说,不学习,危害多大啊”

    刘乡长正要继续的讲下去,一挥手,哎呀,看到了季子强,别人可以不认识季子强,可刘乡长是见过季子强的,他就赶忙打住了话头,屁颠屁颠的冲了过来,那下面开会的人,正在大笑着,一看乡长跑了,诧异中,就见那院子的后面站着两个穿皮鞋的人,一想,都知道是县上领导来了。

    刘乡长到了季子强面前,也不等季子强伸出手来,就急急忙忙的把自己手伸了过来,季子强也是听他讲的好玩,就笑着也和他握了个手说:“刘乡长的讲话很幽默嘛,讲的不错。”

    刘乡长一打听是受宠若惊的腼腆起来:“哪里哪里,我们这是随便讲的,比不得你们县上领导的水平啊。”

    季子强就调侃着说:“随便都可以讲这么好,那好好讲下,应该更不错了,呵呵呵。”

    刘乡长就有点急了:“我。。我不是这样意思,我是说我讲的比较随便。”

    季子强还想逗他,但见他急的额头上已经有了青筋,就打住了玩笑说:“今天我也就是来看看你们生产情况,你先开会,我到处转转,等你开完会了,我们在好好聊聊。”

    刘乡长连忙说:“我安排下,让副乡长给开会,我就陪你转转。”

    县长来了,那就是头等大事,这基层的干部,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接待上级领导,不过上级很多,接待的方式也就各不相同,同样的局机关,你气象局长和财政局长来了,那受到的待遇也不一样,至于专管农业的副县长,那就是这刘乡长的顶头上司,他当然不敢马虎了,自己是一定要亲自陪同,这样的和县长亲密接触的好机会,给副乡长了,那岂不是可惜。

    季子强也就不去拒绝了,刘乡长又喊上了一个姓李的乡文书,一起陪着季子强走出了乡政府大院,季子强也感觉现在自己活动量少了很多,今天天气也很不错,他就刻意的想要多走走,四个人一路走着,那刘乡长就一面把乡上的一切情况做着汇报,季子强感觉这样听汇报原来很不错啊,比在办公室里听,要有意思的多。

    这除了一个新鲜外,还要说人家这刘乡长的口才好,那一阵的拍,吹,捧,抹,把个季子强听的心里暖洋洋的,迎着春光明媚,精神越来越好,对这刘乡长也就更多了几分欣赏。

    刘乡长看看自己的马屁很靠得住事,也是抖擞精神,裂开大嘴,拿出手段来,四个人就一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不过说是说,这乡上的工作做的还算不错,该到位的地方也都到位了,季子强今天也想多走下,所以就走的比较远,四处看看,也不像是乡上有意的做表面工作,心里也挺满意,其实自己下来也就是转转,什么检查有什么好检查的,就这屁大个地方,能有什么事情,但一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你不经常下来跑跑,老呆在县城,别人看着也不好,今天他下来也就是遮人个耳目。

    对季子强来说,特别是这样的春天,下来转转,对身体也是很有好处,季子强到底还算是一个年轻人,天天窝在政府办公室,他自己也受不了。

    现在,他们也不急,就这样散漫的走着,不用急,根本就没有个急事,你没见到处都坐的人在打麻将,悠闲的很,这里的人,那是一点都不羡慕那外面五彩七彩的世界,什么开宝马的那玩意费油,什么演唱会那听说踩死了都莫人管,什么海边度假鲨鱼咬断腿的多的很,还是坐这打麻将舒服,虽然就是五毛一块的,但手气好了一天也可以赢个两斤猪肉钱。

    季子强就继续往前走,这让乡长都有点惊讶,没想到这季县长走路还满厉害,过去那些领导来乡上,最多就是在乡政府旁边绕一圈,就回会议室喝茶,听汇报,吃饭,打麻将了,看来季县长就是不一样。

    走过了一道又一道弯后,在崎岖的山路的前方,季子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院子,季子强就随口问道:“刘乡长,这是什么地方”

    刘乡长连忙快进一步,因为他刚才一直和季子强是错了一步的距离,他是不敢和县长并驾齐驱的:“这是我们乡的小学,现在应该还在上课。”

    季子强“哦”了一声,说:“那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他也不等刘乡长回答,就向那面走去了。这所学校没有牌匾,院子外面更没有大门,显得很残破。这刘乡长也就边走边对学校给季子强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在黑岭乡下辖的好几个村民小组,就共享着这所学校的教育资源,直到现在,两间寒舍之中,一、二两个年级几十名孩子的朗朗书声,仍在延续着这小学业已几十岁的生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