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有点不解,就问:“嗨,这我就奇怪了,那家好就用那家,简单的就是一加一等于二,不知道你们为难什么,那个大亚公司是不是更好点”

    肖局长就苦笑着说:“好什么啊,我们也调查了,要资质没资质,要技术没技术,就是个转包公司。品 书 网 ”

    季子强就马上知道其中一定有什么让冯副县长和肖局长为难的地方了,季子强就凝重的问:“说吧,出什么状况了”

    肖局长就直说到:“这一家是市里交通局推荐的,听那口气很硬,我们怕顶不住”

    季子强有点意外,你市里怎么就介绍这样一家,至少也该找个差不多的啊,样的转包公司,工程一到手,就狠命的压价包给下面工头, 这样一层层的包下去,最后的质量可想而知,虽然经常在合同上写的是不可以转包,但最后就是挂名的什么项目部,分公司等等,你跟本是管不过来。

    季子强就还是很谨慎的问:“这家公司是什么来路了解吗”

    冯副县长就说:“这家公司是省城的,做过几个项目,但我们了解都是他们签了下来又转出去的,质量都不好,有的工程现在还在打官事。”

    肖局长也是点头在附和着说:“这基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靠揽活转包吃差价”。

    这就让季子强必须拿个主意了,不然估计他们很难抵挡市里的推荐,他就很郑重的说:“这个工程不是个小事,它虽然算不上百年的工程,但至少也要管个二三十年吧,不要一修建好没过几天就出问题了,那群众会戳我们的脊梁骨骂的。”

    冯副县长就小心的问:“那书记的意思是按正常程序走,是吗”

    “是,你们可以在招标中定下些标准,谁合适就用谁,不用去管它是谁的关系。”季子强果断的说。

    “就怕到时候”肖局长还是担心的说了半句话。

    季子强坚决的说:“谁也不能强行指派,要是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你们就把我抬出来,就说这都是我定的,要想变化就来找我,你们没办法。”

    肖局长和冯副县长连连点头,也只有这样才能顶得住。

    过了几天,道路的施工项目的招标已经结束,那个大亚公司被排除在了标外,几家公司都在一起听唱标,当大亚公司张总听到不是自己公司中标的时候,脸色就一下的变了,冷县长也是一下站了起来,但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好像这一切都早在意料之中,他冷笑了一声,就当着三家投标公司问肖局长:“你们这标是怎么定的,我不是早就打过招呼吗,这招标也太草率了,今天算是议标,改天在开”。

    冯副县长就不干了,站起来说:“招标是很正规的,我们还定的有标准和评分,这又不是开玩笑的,那能说不算就不算。”

    冷县长就大声说:“你们还有没有点组织原则,谁让你们这样搞的,今天不说清,我就宣布不算,本来我们也就是议标,没有说是评标。”

    冯副县长知道现在不把书记抬出来是压不住他冷县长的,自己不是他对手,就说:“这事是季书记亲自交代的,谁合适,谁分高就是谁。”

    冷县长听他说出了季子强,就望着那大亚公司的张总说:“既然是季书记决定的,看来你还是找他说下,书记的决定我是没办法改变的。”

    说完就带着那个张总,离开了招标办公室。

    冯副县长和肖局长今天都感觉很奇怪,冷县长怎么一听说是季书记的意思他就马上不再坚持了,这不像是他一贯的性格,难道他现在真的很怕季书记了。

    冷县长带着那大亚公司的张总一起回到了他的县长办公室,就给张总到好了水,说:“哎,我都给下面安排好了,保证让你中标的,没想到华书记来了这一手,我还专门和华书记说过你的情况,没想到这个人是一点的面子都不给你,现在我也没办法了,要是不行,你干脆给苏副省长说下情况,让他给季书记打个招呼。”

    说完这些话,他在心里就笑了,现在自己就等着看你季子强的为难了,你要是不用大亚公司,那你娃以后就算好日子过到头了,这大亚公司的张总是苏副省长过去在市长位置上的秘书,下海了以后,看苏市长变成了苏副省长,那走动的更加勤了,这次就是苏副省长的秘书给自己交代的事,看你季子强叫不叫人家做这项目。

    你要是叫他做了,呵呵,那我就看你以后怎么面对我,你那些刚正不阿,公正廉洁,大义凛然以后就全没了,一个招过标的项目,你都可以推翻了重来,看你好好意思说。

    冷县长只要想想这事他就心里高兴。

    大亚公司的张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理一个平头,脖子上小指头一样粗的金项链闪闪放光,他下海已经好多几了,凭着有些关系,一直走的还顺,基本上是只要看上的项目很少办不成,

    他为什么这次看上县里的这个项目,那是因为他很清楚,这样项目不要看小,到手以后一转,就是百分之四,五十的利润,关键还没什么风险,不像高速路那些,搞不好就会捅到上面去,这样的县道,做砸了也没什么关系,安全系数很高,就算捅上去,最多也就到市级封顶了,那些市上的领导,哪个自己搞不定,他们哪个不怕副省长。

    想到这他就狠狠的说:“既然他这破书记不想好好得当,我的面子他不给,那我就先参上他一本,让他看看马王爷几只眼。”

    这一切对季子强来说是一无所知的,冷县长也要得就是这样一个效果,他现在明白自己在洋河县已经没有了太大的优势,现在刚好一个机会,那就借力打力,帮季子强找个强大的对手。

    到了下午,季子强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见到了那个大亚公司的张总了,他很牛的,进来季子强正忙,他就自己在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季子强抬头看了看他,感觉这人横的厉害,还很少有人这样到他办公室来,他也不认识这个张总,就站起来,走了过去问道:“你是哪位啊,有什么事吗”

    这张总就站起来掏出了软中华递了过来,然后说:“你是季书记吧,我姓张,是想要揽你们县道工程的大亚公司老总,可以坐下谈谈吗”

    说话的时候可以看出他的桀骜不驯和气焰熏天来。

    季子强接过烟,一边等他给点上火,一边就想了下,记得前几天冯副县长好像说过这几个公司,但到底他是那家也不太记得,就只有等他说两句在判断,就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说:“嗯,可以啊,想谈点什么”

    大亚公司张总就笑了下,收起了打火机说:“我们今天开标了,我公司没中,飞标了啊,所以想请季书记帮个忙,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冷县长那都说好了的事,呵呵,书记也给通融下。”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就判断出来他是哪家公司了,一定是肖局长他们说的那个很差的公司,他的态度就有了一点的冷淡说:“既然是开标了,那还有什么办法,这个忙我怕不好帮。”

    说着话就站了起来,走到了办公桌旁边,这张总一看,小子果然不给面子,就很嚣张的说:“看来季书记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六亲不认了。”

    季子强本来就一直在纳闷这是个什么人,看他牛的很,也横的很,现在一听他说面子,六亲不认什么的,就心里有了点奇怪的感觉,这感觉说不清,但肯定这里面有什么不正常的问题,他转过身问道:“什么面子,谁的面子,你说清楚点。”

    张总也稍微有点诧异,不是冷县长告诉他了吗,难道他不知道。他望着季子强,感觉他没有作假,像真不知道的样子,就带点狐疑的问:“你不知道我来是谁给打的招呼。”

    季子强很茫然的问:“招呼,谁打什么招呼”

    张总就在心里骂起了冷县长,八字,冷县长看来是想借刀杀人,但你坏了老子的好事了啊,你们要斗也换个时间好不好,老子大老远来,钱没少花,不是来看你们狗咬狗的,是来挣钱的,他气急败坏的说:“这样看来冷县长没给你说过了”

    季子强莫名其妙的摇摇头问:“说什么”

    张总就说:“麻烦季书记你等下,我让别人给你手机打个电话。”

    说完他就走出了办公室,在外面打电话去了。

    过了五六分钟,他又走了进来,说:“等会你看你手机的电话是不是省政府的。”

    季子强现在才明白了个大概,看来这小子是从上面的关系下来的,难怪看他挺牛,只是冷旭辉也太歹毒了,原来是这样给自己设计了个套,现在自己真的成了骑虎难下了,帮他那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再说还是那样一个重要的工程,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县上就很重要,修路的钱多难要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