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看着这满房子的人,很蔑视的笑了一笑,这个季子强真是了得,看来没多久时间,都把下面这伙人整理的服服帖帖了,连自己的话,他们都不敢出来相应一下。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不能让会场继续的冷下去,他怕那样更大的激怒叶眉,他就先说话了:“叶书记,那我说两句吧。”

    叶眉不置可否的看看他,没说什么。

    季子强就继续说:“叶书记提出的这个问题,确实很中肯,在启动温泉资源这个问题上,我们也商讨过多次,过去也担心旅游收益慢,有风险,但经过多次的考评和估算后,感觉现在我们谈的这个项目还不错,前景很乐观,所以县上领导在研究后,一致决定把这个项目做好。”

    季子强的话虽然说的很婉转,但叶眉也听出来了,季子强还是态度很坚决的。

    叶眉眉头就邹了邹,现在她越来越发现,对这个季子强还真的有点不好对付,说的太严厉,会给许多对手留下一下话柄和笑谈,说的轻一些,这个季子强又不太惧怕自己,她想了一下就准备在谈谈自己的看法,但齐副书记说话了。

    齐副书记一直在观察和分析着叶眉刚才的话,对这个温泉山庄的详细情况他不太清楚,但显而易见的是,叶眉对季子强温泉山庄这个项目是不太看好,他感觉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自己在上面一直没有欣赏自己的人,或者这个叶眉会让自己有点意外的收获。

    齐副书记就说:“我谈一点看法,就我个人认为,洋河县的发展有很多种途径,当然了,季书记的温泉山庄也算是一种,但因为过去这个问题我们没太参与,这方面的会也开的少,所以到底是个什么效果很难说,我们不妨多准备几条思路,集思广益,那样才会取得最佳的认识。”

    不错,他说的也算实情,季子强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真正的开过多少次会,因为季子强本来就不喜欢开会,而且他感觉这就是一个业务问题,许多不相干的人都来参与其中,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不是有句老话说,梢公多了打翻船吗至于刚才自己说多次开过会,那不过就是应付一下叶眉。

    没想到现在齐副书记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他的谎言戳穿了,而且还给人一个印象,好像很多洋河县的领导都对此事抱有质疑的心态。

    冷县长也听出了这个味道,他也适时的说:“是啊,是啊,可以多找几条方法,大家一起出谋划策,一定可以得到更好的收效。”

    季子强就有点头皮发麻,他没有想到自己内部先出了奸细,这就给了叶眉直接干预的一个机会和借口,他必须封堵住这个论调,自己是不便于再说什么了,他就把眼光投向了郭副县长,希望他能站起来帮自己说说。

    郭副县长看到了季子强的眼光,他知道该自己说话了:“我来谈一点看法吧。”

    叶眉现在脸色已经很温和了,她点点头说:“今天大家都可以各诉己见,我们就一个目的,让洋河发展的更好,更快。”

    郭副县长说:“对于温泉山庄这个项目,我一直算是主抓的,就我个人来看,我觉得这个项目有很多优势,除了环保,朝阳以外,它还可以拉动洋河的其他行业,比如住宿,餐饮和交通等等,同时,他也对我们村村通,五指山的开发都有引导作用,我还是支持这个项目早日启动。”

    叶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听完了郭副县长的话,什么都没说。

    接上来黄副县长和宣传部孟部长也都发了言,他们的话没有郭副县长说的那么直接和明确,但毫无疑问的,从他们的话中是可以听得出来,他们已经坚定不移的站在了季子强这面了。

    这样一个结果也确实让叶眉没有想到,在她的计划中,既然自己出来面,既然自己做了引导和暗示,那就不应该在出现这样明确的分化,但显然,自己是低估了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向心力了。

    叶眉就犹豫起来,她要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必要把话说的更清楚一点,这个时候,会议室的气氛又一下子凝固起来了。

    大家心惊胆战的坐在这里,已经明白叶书记和季子强的这一场争斗在所难免了。

    但最后叶眉还是忍了一口气,她怕自己强势的表态如果遭遇到季子强强烈的抵抗,自己怎么来收场,这件事情叶眉也心里清楚,道理不在自己这面,自己的话只能点到为止,要下面心领神会,不能太过明显。

    会议最后没有形成任何的定论,但给予季子强的压力却是很大,他也想过是不是顺从一下叶眉的意思,把这个项目换成乔董事长的合作,但到最后他还是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有的东西可以忍让,也可以妥协,但有的东西是不能那样做的,这有违自己的良心。

    会后,叶眉单独的留下了季子强,两个人坐在宽阔的会议室,起初都是沉默无语,他们都没有想到彼此怎么会变的如此生分,而分歧的加大更让这种距离在拉大。

    这样默默的坐了一会,季子强还是说话了:“叶书记,这个项目我还是想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也想请叶书记再多考虑一下。”

    叶眉看着季子强说:“考虑一下你认为我没有考虑过吗,不错,从表面来看你的温泉山庄确实要好一点,但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有压力,为了柳林的大局,就牺牲一下你的小局,不可以吗”

    季子强倔强的摇摇头说:“记得你当初也教过我,有的事情可以妥协,但有的底线是不能突破,刚才说到牺牲,其实并没有牺牲我什么东西,牺牲的是洋河县,牺牲的是洋河县几十万老百姓的利益。”

    叶眉冷冷的说:“不要给我提那些大道理,我就把话说的透一点,如果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两人的前途命运呢,你还用这些道理来衡量吗,有时候,做领导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志去做一些事情,因为这是官场,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季子强不由自主的摇了一下头说:“就算会影响到我的前途,我还是会坚持我的观点的,任何时候,绝不动摇。”

    叶眉在面对一头愚蠢的牛的时候,她感到了沮丧,她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脸,把双手架在了会议桌上,过了好久才放开手说:“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合作方是安子若吗”

    季子强猛的抬起了头,他长久的注视着叶眉说:“叶书记,难道我们现在的距离已经这样大了吗你是了解我的,我不会把个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

    叶眉怔了一怔,点点头说:“或许吧。”

    季子强听不懂她这个“或许”说的是两人的距离还是对自己工作的认识。

    站起来,叶眉自嘲的笑笑说:“一个自己亲手扶持起来的书记,现在自己竟然指挥不动了,这该是多大的一个讽刺啊,呵呵。”

    说完这话,叶眉就再也没有看一眼季子强,她无精打采的走到了院子里,季子强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但叶眉始终再也没有看季子强一眼,对季子强这个人,叶眉开始感到失望和伤心了。

    季子强的心情也一样感到凄凉,他对叶眉的感情很深刻,他对叶眉有太多的感激和留恋,而现在两人走到了这种地步,让他的心情黯淡,他看着叶眉的小车缓缓的开出了县委的大院,他站在那里了很长时间,心里的酸楚一阵阵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叶眉和季子强就在没有联系过了,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两人都不愿意提起这事情,那个乔董事长好像又来了两趟洋河县,但他没有来找季子强,据说都是找的冷县长,季子强在无意间听到这个情况后,还是很担心,他就对温泉山庄相关的几个部局,还有郭副县长下达了死命令,一定要在月底之前,把所有相关手续办好,同时他也给安子若说明了这个情况,让她无论如何先调集一部分资金,开始提前启动这个项目,从事实上打消别人的一些想法。

    安子若也感觉到了事态的紧张,她就说:“季书记你放心好了,月底前我会调集一部分资金过去,先把坡地买到手,基础工程先做起来。”

    季子强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抢在叶眉再一次发话前,把项目启动。

    这样过了几天,季子强刚从乡下回来,就见到了冯副县长和财政局的肖局长找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们说这几天已经收到了几家投标修路的公司资料,但只怕这次招标工程有了点麻烦。

    冯副县长说:“我们挑出了几家公司,对它们都做了详细的了解,我和肖局长一致认为鼎辉公司的资金,实力,技术和过去的项目都不错,可今天又出现了一个大亚公司,让我们很为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