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乔董事长有点意外的说:“你们图纸前一阶段才刚刚做,不会已经就定了吧。品 书 网 ”

    季子强说:“定到是没有定,但基本谈妥了。”

    那乔董事长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没定就不要紧吗,我们可以谈,我可以开出很好的条件,听说你们最近修路,资金也没有完全到位,要是可以的话,那块坡地我出两千万买过来,怎么样。”

    季子强感觉有点搞笑了,自己那地方已经作价四千万了,他给两千万,谁那么傻啊,给他,就算他也出四千万的价,自己也宁愿和安子若合作,旅游前景广阔,而化工,污染很大,和自己整个洋河的大规划来说,也很不协调,现在很多大中城市,已经都开始取缔这种污染企业了,自己把地卖给他,那真是不智之举。

    季子强就委婉的给这个乔董事长说了很多道理,让他打消这个想法,又给他说了好几个其他投资项目,希望他能勘察一下。

    但这个乔董事长一点都不松口,他说:“本来我今天可以不来见季书记的,来的时候叶书记也说了,让我先过来看看,合适了就回柳林市,叶书记自己给你说。”

    季子强就一下子心里有点担心起来了,万一叶眉插手进来,事态就会很复杂了,自己本来最近和叶眉都有一点误会在,要是这事情在搅活进来,那麻烦大了。

    他皱起了眉头,又一次耐心的想说服这个乔董事长,但说到最后,两人也没有谈出效果,最后这个乔董事长也实在是忍耐不住了,站起身撂了一句话:“看来我和季书记还是有些分歧的,算了,我先回柳林市,这问题改天我们在细谈,那我就先走了,季书记。”

    说完这话,也不等季子强站起来想送,人家就拂袖而去了。

    季子强见他走了,这颗心也就有点坎坷不安起来,呆呆的发了很长时间的楞,然后赶忙给旅游局,招商局和财政局,国资局的几个局长都通了电话,让他们加快和安子若谈判合作的速度,要求他们动员所有的关系,把相关手续抓紧办理。

    这些个局长不知道季子强怎么一下这样急,还以为是安子若在后面找了季子强,也都是不敢在怠慢了,几个局一下子就动了起来。

    季子强是不断的祷告着,那个乔董事长千万不要在最近来洋河了,叶眉最好也到省城去开会,最好开几个月,不,干脆到中南海去开会,进去就不能随便的和家里联系。

    季子强这个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严酷的,过了一天,叶眉就亲自来到了洋河县,提前也没有通知,快到洋河了菜给季子强打来了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

    季子强接到叶眉的电话,心里就是一阵的发冷,但没有时间去细想什么,他赶忙说:“我在城郊的一个工地上,叶书记有什么吩咐吗”

    叶眉在电话里说:“你回县委,我很快就到洋河县城了。”

    季子强忙问:“奥,那我马上赶回去。”

    挂上电话,季子强也顾不得继续的视察工地了,出去上车就说:“回县委,小张,你给政府和县委的其他领导都联系一下,让在家的都过来到县委来,一起接待叶书记。”

    小张就赶忙在前排打起了电话,一个个通知起来,还没等他通知完,季子强的车已经到了县委,季子强先回了一趟办公室,洗了个脸,有把身上收拾了一下,这才出来,很快的县上的领导都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冷县长老远就问:“华书记,怎么叶市长来也没提前通知啊。”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也想问呢,估计是临时的,多亏大家都没跑远,不然今天麻烦大了。”

    几个常委都说:“就是,就是,季书记,我们要不要到城外去迎接。”

    季子强叹口气说:“只怕已经来不及了,叶书记可能已经进城了。”

    大家也不敢进会议室,都在院子里三三两两的站着等,时间到没等多久,叶眉的01号小车就安静的滑进了县委大门,所有人都一下子动了起来,向着小车停下的位置抢了上去,但快到跟前的时候,又都放缓了脚步,让季子强站在了最前面的突出位置,其他人根据自己的权利排序,错落有致的围成了一个半圆圆弧度,等待叶眉下车。

    一般人到来,季子强是不打给开车门的,但今天来的是叶眉,季子强就责无旁贷的帮叶眉打开了车门说:“欢迎叶书记到洋河县来视察,指导工作。”

    叶眉看看季子强,淡淡的笑了一笑说:“怎么都来了,不要影响到大家工作才是。”

    季子强笑着说:“不会的,听听书记你的教诲,工作起来才更有方向。”

    叶眉摇摇头说:“怎么几天不见,季书记也学会这个调调了。”

    两人简单的握个手,叶眉又和冷县长,齐书记等人一一点头笑笑,也没和他们握手,就让大家众星捧月般的迎到了会议室。

    大家一起坐定,通信员给叶眉到上了茶水,季子强就习惯性的掏出烟来,准备给发,想一想叶眉不抽烟,他自己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叶眉看看他这傻样说:“你想抽自己抽就是了,不要毒害我,还准备给我发烟啊。”

    季子强装上烟说:“今天都不抽烟,书记先喝点水。”

    叶眉喝了一口水以后,扫视了大家一眼说:“今天是临时决定过来看看的,希望没有影响到你们工作,主要是对你们温泉合作的事情想来了解一下,也想和大家探讨一下到底怎么合作才算有利。”

    叶眉微笑着说的这些话,但季子强的一颗心就可以逐渐的降温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叶眉真的对这事情过问起来。

    大家一时也摸不清叶眉的想法,所以都很疑惑的看着她,听她继续说点什么。

    叶眉转过头来,看看季子强说:“季书记好像对旅游合作很感兴趣,但你有没有想过,旅游出效益很慢,而对洋河县来说,现在最需要的是下猛药,否则只怕永远都追不上其他县的经济发展水平。”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意思了,这就是说,叶书记对目前季子强在洋河搞的这个温泉山庄是有不同看法的,这到是很稀奇的一件事情了,叶书记怎么会如此对待季子强,她们过去不是关系很好吗,再一个,难道季子强没有给叶书记汇报过这个搞旅游规划吗就算是没有汇报,叶书记也不应该在这个场合提出不同的意见,她可以单独给季子强说啊。

    是的,他们的分析一点不错,叶眉本来完全是可以先和季子强沟通一下,但一想到季子强选择的合作对象是安子若,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还有一个问题,她也从江北国际化工公司乔远山那里听到了季子强对改变温泉合作的拒绝,并且从乔董事长那口气里,还可以听出季子强的态度很坚决,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这让她很为难。

    江北国际化工公司乔远山本来叶眉也是不认识的,但就在前一阶段,省委的乐书记亲自给叶眉打来了电话,说到了这个乔董事长,让叶眉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在条件同等的情况下,多给一点支持。

    这是官面上的话,叶眉的理解就是这个乔董事长自己一定要帮,不是支持不支持的,条件许可不许可的问题,否则乐书记又何必给自己亲自打什么电话呢

    在官场是有很多潜规则的,上级给下级的指示也分很多种,写条子也是一种,打电话也是一种,但打电话比写条子还要重视,而打电话也会有很多种打发,乐书记给叶眉打来的这个电话,从字里行间可以听出,他无疑是需要叶眉给予大力配合的。

    所以叶眉带见到乔董事长的时候,她是希望乔董事长看不上洋河县的那个温泉的,因为她听到过季子强给她的汇报,也知道季子强已经着手商谈起和安子若的合作事项了。

    但人世间的事情,结果都往往是向坏的一面在靠拢,乔董事长却看上了洋河县,他在回到柳林市已经,对洋河的环境,资源,劳力等等赞不绝口,并再一次请乐书记给叶眉来了一个电话,让叶眉有点左右为难了。

    叶眉不得不来啃一啃季子强这块硬骨头了,她对季子强的性格和心理是很掌握的,知道这次事情会很难,本来他准备和季子强单独的先聊一聊,但季子强叫来了所有的洋河县的领导,这也有点激怒了叶眉。

    叶眉很明白,这就是季子强有意的摆开了这个阵势,想堵住自己的嘴,让自己不好提出这个问题,但他想错了,这个问题是自己上任以来,乐书记第一次下达的指示,而且还是私人的指示,自己无论如何都市要完成,要做好的。

    会议室的人都哑口无言了,一面似乎市委书记,一面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县委书记,谁都不大好惹,帮谁都会有后遗症的,所以都低下了头,生怕自己的眼光和叶书记的眼光相遇,让他把自己指名道姓的叫起来谈谈看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