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这个舞厅一同于一般舞厅的高雅之处,一条档次的舞男舞女是跳不到最后的。大部分人只能眼巴巴地坐在那儿欣赏少数人翩翩起舞,自己只配当一名观众。

    然而,对于海厅长来说,这舞厅算不得什么,别看省财政越来越困难,但他的舞步倒是越来越重要潇洒了。

    在出国考察期间,他曾经在舞场上陪那些颧高眼深的索菲亚罗兰型的伴舞女郎干过通宵,这些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小女子哪是他的对手。

    向梅也很不简单,舞步从易到难,舞曲从俗到雅,风格从中到外,她全能应付得了;时间不大,一双双男女纷纷败下阵来,只剩他们俩在舞池里旋转了。海副厅长的头发梳理得光滑油亮,总是保持那么一股子向漂亮女人献殷勤、施魅力的风度潇洒的“舞”林高手仪态。

    由于长期舞场生活的锤炼,他的舞姿优美的无与伦比。那副老虎爪子似的双脚,极富节奏感。细长的双腿摆动起来,与美妙的舞曲自然合拍。一双手臂稳稳地搂住漂亮的向梅,不断地给对方的耳朵里灌些甜言蜜语,使大厅里的观众们暗暗为之嫉妒且又羡慕、着迷。

    再看那位向主任,容貌风采,优雅可爱,一颦一笑,鲜丽动人。两个人珠联璧合,一夜夺尽了所有舞客们的目光。临到终了,乐队鼓手“咣”的一声钹响,全厅响起一阵热烈的喝采。

    “厅长,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今天跳这真过瘾,我都流汗了。”向梅对海副厅长说。

    海副厅长点头说:“行,那你到房间也冲洗一下,不然一身汗水你也难受。”

    向梅笑笑,两人就回到了豪华套间。

    那沉甸甸的厚布料和通花双重的落地窗帘紧紧封闭了屋子,自动电控的吊灯、床灯、壁灯一盏盏亮了起来,灯光很柔很暗,屋里的情调显出了几分曖昧。

    人处于幽暗、幽深之中,很容易联想起一些事情来。

    向梅进去以后,就先到卫生间洗了个脸,有给自己补了一下妆,这才出来,海副厅长顺手从吧台拿下几听罐装饮料,拉她坐在客厅的小餐桌上,拉着向梅的手,海副厅长感觉她的手,细滑而温軟。

    小客厅里,纏绵的乐声低低地扬起,为人营造了释放情怀的特殊气氛。看着向梅,海副厅长燃起了他那久在心中难以泯灭的慾望火焰。

    向梅就娇滴滴的说:“海厅长,你看看我们那项目怎么样吗,能不能给支持一下。”

    海副厅长一直拉着向梅的手没放,曳着烟看看向梅说:“支持是可以,只是。”

    向梅连忙接上海副厅长说了一半的话:“只是什么厅长,你说啊。”

    海副厅长笑笑,说:“只是,总要有个原因吧”

    向梅就瞪了海副厅长一眼说:“厅长,难道我求你这还不算一个原因。”

    海副厅长摇摇头说:“我怎么没看到你求我的样子。”

    向梅早已经明白他的心思,但她也是很有经验的一个人,有的话要先说好,不然牺牲了自己,最后他再来个推三阻四的,那才没意思,她就说:“我要求你了,你就能答应是不是”

    海副厅长笑笑说:“那是当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一直仰慕的很。”

    向梅娇笑一下,带点誘惑的汪海副厅长身边靠了靠说:“那我现在就求你,怎么样”

    说着话,身体就倒在了海副厅长的怀里去了。

    海副厅长全身一哆嗦,一把就把向梅抱的紧紧的,

    他一手紧搂她那大概还不到二尺的蜂腰,一手按在她后脖颈上,开始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嘴唇、面颊、鼻梁、额头、耳朵、脖子,向梅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在坚持。

    在他吻了几分钟后,向梅开始有反应了,她双手缠在海副厅长脖子后面,微张着嘴回吻他,很快,两张飢渴的嘴交接在一起,柔軟的嘴唇,香甜的唾液,让他们异常兴奋。他很轻易的抱起她,走进旁边的一间卧室。

    卧室被装修成粉红色调,一张双人床摆在卧室中央,海厅长抱着向梅顺势扑在床上,紧紧压着她,床很有弹性,他们面对面的侧躺着,相互轻轻地撫摸着对方的身体。

    又过了几天的时间,向梅和交通局尹局长回到洋河县,一下车,向梅就和尹局长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兴奋的对季子强说道:“季书记,省交通厅已经答应了,准备给我们拨下来三千万元钱用于发展我县的交通工作。”

    季子强一听就睁大了眼睛,本来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现在一听,额的个神啊,三千万,在加上此前市交通局的拨款,另外洋河县自己再凑一些。那一定可以把洋河县的村村通工程和县城到五指山的道路弄好了。

    季子强又是兴奋,又是激动,他说:“好好好,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你们这次能从省交通厅弄来三千万的资金,对我们来说可谓雪中送炭啊,晚上给你们开个庆功宴,我现在就安排。”

    季子强说着话,就拿起了电话给办公室的汪主任打过去:“汪主任,我任啊,晚上找个洋河最好的酒店,给向主任和尹局长接风洗尘,对,档次要高。”

    放下电话,季子强就在办公室来回的走着,把尹局长和向梅也看的是一阵阵的激动和骄傲。

    季子强转了几个圈停下来说:“谢谢你们,你们为洋河县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们为洋河县的发展和腾飞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感谢你们啊。”

    季子强的高兴是正常的,他的宏伟蓝图正在一步步的实现着,但假如他知道这笔资金是向梅用身体换回来的,季子强又会做何感想

    季子强又给冷县长和郭副县长打了电话,把这个喜悦和他们一起分享,他还对郭副县长说道:“这个村村通和五指山道路工程。我就交给你老郭全权负责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能乱用一分钱,每一笔开支,都要经得住检查才行。”

    郭副县长笑道:“季书记您放心。这点我也清楚,跟着您也有不少时间了,这个问题我会特别注意的。”

    季子强笑了笑道:“我对老郭你是放心的,不过下面的工作人员,你可得把好关,不能出任何问题。毕竟有些时候出了问题以后,我们在亡羊补牢,便有些晚了,有些损失是弥补不回来的。”

    第二天,季子强便又亲自去各个乡镇走了一趟,动员各个乡镇要尽快的动起来,开始全面进行村村通工程。

    几天时间,季子强便将全县的所有乡镇都跑了一遍,了解到的情况也是参差不齐,一些镇的村村通工程搞的比较及时,许多乡镇便已经组织人手开始测线等工程了,而一些乡镇。则比较落后,还没有开始规戈。对于那些特别落后的乡镇,季子强则是不客气地批评了其书记、镇长。强调必须尽快地执行县委的决策。

    并且季子强将此上升到了执行力的高度,让他们都必须抓紧每一分时间。严格地执行县委的决定,不仅要把村村通工程做好,也要将其他的工作做好。

    那些受到批评的乡镇的书记、镇长们,都是诚惶诚恐的,现在洋河县可是季子强的天下,如果季子强不满意了,他们的位置也就将要不保,所以他们当场便表示,一定要尽快地执行。

    冷县长对这件事情表面上也显得很热情,他没有想到季子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情搞的有模有样了,特别是省厅的三千万资金,这对一个贫困县来说几乎就是天文数字,他心态很复杂,也有些高兴,有些沮丧。

    高兴的是这个工程一但完成,对洋河县来说具有重大的意义,而自己也会在这个巨大的政绩上分的一份利益出来,在自己前面各届的县长,谁又能遇上如此一个机遇呢

    当年也只有韦市长在洋河县搞过一个几千万的大工程,可惜的很,那个工程现在还是韦市长一个永远的痛,但这次情况全然不同了,村村通道路修建是一项基础工程,不存在烂尾,赢利,亏损的问题,这个项目只要启动,那就是一份政绩,一份功劳。

    但这是好的一面,他沮丧的是,这个工程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季子强一手再抓,自己原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在年初的两会工作汇报中提都没提,那么,就算这个工程将来做好了,出了政绩,但光环一定还是季子强的,自己只能在他那巨大的光环后,隐隐约约的闪现几下,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让人缀气的结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