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海副厅长衣着考究,他长着浓浓的眉毛,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炯炯有神,总是闪着严厉的目光。

    海副厅长长得瘦瘦的,中等个,可能是因为长期从事脑力劳动的原因,额头上有了很多深深的皱纹。

    向梅为了安排好海副厅长,专门的在酒店包了一个豪华套间,她和尹局长没有直接把海副厅长请到餐桌上,先是在这里过度了一下,让他到房间稍作休息,这样更显出了海副厅长的尊贵,也更体现了自己对海副厅长的尊敬。

    向梅很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既然这次来了,那就一定不能空手而归,在走的时候,季子强也给了她很大的权利,在经济和这次活动的安排上,都放宽了限度,并要求尹局长一切听向梅的安排,做好配合和服务工作。

    尹局长也不敢怠慢,这次行动虽然自己只是以一个配角的形象出现,而且还要听一个副主任的指挥,但他知道一旦此次行动成功,接下来的交通局就要大显身手了,而自己这个新局长,也会在这个大项目中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个利益不是钱,是政绩,是能力的展示。

    所以他无怨无悔的在尽力的配合这向梅,不敢有一点大意。

    向梅那声音妩媚清亮,犹如莺啼的说:“海厅长,你先休息一下,喝点水。”

    今天向梅穿一件橘红色的羊绒大衣,衬托得面色赤润,体态丰腴,加上那笑意盈盈的神情,整个人就像一枚熟透了的鲜果。人的牙往上轻轻一咬,就会浸出一汪鲜嫩清甜的甘汗。

    “好的,对了,向梅,快请坐。”此时此刻的海副厅长倾身站起,举手让座,完全没有了架子。

    向梅就说:“谢谢厅长可以过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海副厅长点头说:“向梅啊,我们有一年没见面了,老蒋怎么样还是那么胖吗”

    向梅嘻嘻的笑着说:“是啊,看看海厅长你的身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保养的,我们老蒋那肚子啊,已经可以分你这两个了。”

    海厅长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老蒋是享福的命啊,娶了你这样能干漂亮的老婆,那就可劲的享受了,不像我们,每天紧紧张张的,太忙,太累。”

    向梅就和尹局长陪着在豪华套间里聊了一会天。

    所谓豪华套间,也风光不到哪儿去,不管是再豪华的人,他也是人,躯体比普通人大不到哪儿去,睡觉时一张床也就够了。不过是床面比家庭卧室大一些,被褥高级一些就是了。洗澡也要用热水,不过用不着自己动手搓,高压水花儿自动噴射到皮肤上,有一种舒适的快感罢了。

    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比普通套房多了一个豪华的会客室,多了一个摆放了各种酒类和饮品的小吧台,随时可以取用。

    别的,与宾馆其它高级房间相比,也特殊不到哪儿去。然而,如果能把一个来宾安排到豪华套房住下来,就绝非是一般住宿问题了,这表明了主人的一种姿态,一种热情程度的级别和规格,一种对来宾的特别重视和友好。

    海副厅长看了室内豪华的摆设,心中非常满意。他得意洋洋的伸开了拳脚,惬意的做了个自由式的舒身动作。

    这一次,向梅是几次打电话邀请,海副厅长也知道宴无好宴,但他还是答应下来,他不想让自己在向梅面前显的无能和小气,对向梅,海副厅长仰慕已久,可惜相隔太远,两人也很少见面,今天他一见到向梅,心中那一团绮丽的幻想也时隐时现了。

    海副厅长来到窗口,观望着园子里美丽的春色,一会那面的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尹局长手下的一个科长就过来邀请大家下楼赴宴。

    向梅和尹局长陪这海副厅长到了楼下的包间,这里放起了轻柔的音乐,如梦如幻,柔婉娇媚,一道道十分昂贵的大菜,流水般的送了上来,尹局长和向梅在海副厅长的左右相坐,其余的随从和陪同人员则依次而坐。他们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个大人物的言谈话语,揣摩着“事情”的进展程度,预测着可能出现在的结果以及以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在必要时应当采取的态度。

    向梅和这位厅长谈笑风生,尹局长也不时的跟进几句,三个人谈的很是投机,大概是海阔天空的话题能够缩减眼前各自利益的分量,体现人的胸襟的浩瀚和气质的超脱。

    他们几个人吃啊,喝啊,说啊说啊,无尽无休,不过,他们的谈话又不似民间的调侃。各人说话应酬得体,敬酒劝菜礼仪有度,话题中尽揽风雅、时髦与流行的语汇。令等待敬酒的部下们听得如痴如醉。

    “啊,喝酒啊,别光说话。”尹局长招呼起来。

    向梅看看气氛也营造的差不多了,就开始慢慢的向今天宴会的主题靠拢过去:“厅长,来,我敬你一杯”

    “哟,尹局长,我们光顾自己说话,冷淡这位美女主任了。”海副厅长站起向来,伸出手与向梅碰了一杯。

    “厅长,客气的的话我不多说了。”向梅觉得这杯酒不能白喝,得讨回点儿东西来才成:“今天你大驾光临,是对我们洋河县的厚爱呀”

    “哈哈向梅是不是要我付出点什么代价”海副厅长抹去了残留在唇边白花花的啤酒沫沫儿,诙谐地探索着对方神色。

    “厅长,我们县的立项报告,想必你是看过了。”向梅逐渐的往那个话题上靠了过去。

    “向梅啊,我刚才已经看了一下,从程序上没什么问题,但资金上省厅还是有点紧张啊”海副厅长自然要卖个关子的。

    向梅就说:“厅长,我们当然知道有困难,不然怎么会求到你这大领导的名下,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来的时候给我们书记是拍了胸脯的。”说话中,向梅就做了一个拍胸膛的姿势。

    海副厅长就一眼看向了向梅那高高挺起的胸膛,稍微的愣了一下。

    向梅一看他的眼神,心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男人看自己的样子大概都差不多,都和饿狼一样,恨不得自己脱光了,让他们咬两口。

    向梅就有点撒娇的说:“厅长,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回去就惨了,一点面子都没有。”

    “向梅啊”海厅长听到这儿像有些个感慨:““现在呀,要钱的部门太多了,各处转来的拨款单子快压了三尺厚了这样吧,我肯定会帮你,只是现在都有难处,我还要好好的运作一下,看有没有机会。”

    其实海副厅长已经早有准备了,但他还是要这样作,无非是想让向梅欠他一个人情,对他感激涕零,最好是以身相许罢了。

    “谢谢厅长”向梅一把抓过海副厅长的手,紧握了一下,又举起了酒杯,稍微一碰,二人仰首,杯中酒一干二净。

    吃完了饭,向梅就邀请海副厅长去楼上的舞厅跳舞,她说:“海厅长,我们去活动一下,你看我现在也有点长肉了,真想和厅长你一样的苗条。”

    海副厅长就哈哈的大笑说:“我这是太瘦了,还是你这身材好,有看头。”

    两人就互相的瞅瞅,神态都有点曖昧的意思了。

    到了舞厅,交通局长尹伟稍微的坐了一会,向梅就把他打发走了,尹伟也知道人家是两个老朋友,自己夹在中间没有什么意义,就客气的和海副厅长告别了一下,自己先下楼休息了。

    向梅她脱掉了外套,身上只裹了一件黑色的长裙,脖子佩戴了一串满合时尚的假钻石项链;眉毛刚才在卫生间也重新勾过,嘴唇涂成玫瑰色;在浅粉修饰过的白生生的脸蛋儿上,一双晶亮的眼睛深黑如潭,一闪一闪,与变幻的灯光遥相呼应,展示着青春期少妇那成熟的惊心动魄的美艳。

    乐声鼎沸,舞兴正酣,海副厅长搂着向梅跳着、说着,像是挺惬意的,向梅就像做俘虏似地被海副厅长搂在怀里了。

    “向梅啊,你可是越来越有风韵了。”海副厅长边跳边开始试探的说起了荤话。

    “谢谢厅长。”向梅应付着,不时地躲避着他口中屡屡喷出的让人发晕的酒臭。

    海厅长老是拖着她往黑影里走。那支不老实的手把她搂得越来越紧,还不时地滑到她身体的各个部位做着一个个令她吃惊的动作。

    向梅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头也放到了他的肩膀上,两件薄薄的衣衫挡不住她那一对大胸部对海副厅长胸部的摩擦,小蛮腰也在不停的扭動,这时他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双手就在她身上撫摸着。

    舞厅里的舞曲是按照事先的程序控制好的,一般先是通常人人都能跳的交谊舞。接着便是高雅、华贵、时尚一些的探戈、伦巴、恰恰、华尔兹、布鲁斯、吉特帕斯最后,便奏起了艺术舞蹈曲子。这些舞步可不是通常的什么大拉花、小旋手之类,你要会云手、跳跃、劈叉、托身之类的大难度动作,一般人是跳出不下来的,只有舞厅聘请的几倍专业舞蹈演员做示范性表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