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路上,方菲都是踉踉跄跄的,季子强看看也觉的好笑,谁也没劝谁啊,怎么就自己把自己喝醉了,他就搀扶着方菲,一路到了方菲的家里,好的一点是,天也黑,外面有点小雨,也冷,所以街上的行人都匆匆忙忙的,没大注意他们。

    到了房间里,季子强就直接的抱起她,触手之处一片柔和。

    虽然两人曾多次有过亲密接触,而且都是坦诚相见,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季子强还是有些心猿意马,不过也就是一点感觉罢了,最近他是没有多少兴趣的,因为他还在伤痛。

    他就把她就直接抱到了沙发上。方菲突然睁开眼睛:“我没醉”

    季子强像是哄小孩一样说:“你没有醉,还早的很。”

    方菲就晕晕乎乎的要上卫生间,季子强只好扶她到了门口,然后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蟋蟋嗦嗦的声音。方菲坐在马桶上,用力撑住墙壁,看起来她是真的有点醉了,在自己家里的马桶上,居然坐都坐不稳当了。

    这酒劲好大,有点晕乎乎的样子。

    看她几乎要跌倒,季子强立刻大步奔了进去,说:“方菲,你没事吧”

    说着话,季子强就伸出了一只手,帮她坐稳当了一些。

    方菲的裤子还没穿好呢,她就有点摇晃的站了起来,那短裤也褪在膝盖上,两条雪白的大腿,一个丰满的臀部,都尽入了季子强的眼中,季子强也一阵心跳加。

    俗话说酒醉心里明,方菲倒还知道自己是在卫生间,也知道自己身边站的是季子强,方菲瞪着漂亮的大眼睛,气鼓鼓地道:“你再乱看,再看不许看转过身去。”

    季子强努力调整心态,将目标转移,嘴里说:“看什么啊,我又不是没看过你。”

    方菲带着醉意说:“你看过我吗,看到什么了”

    季子强连忙一边说:“你先不要管我看到什么了,先穿上裤子啊,我这样脸转过去难不难受啊。麻利点。”

    方菲就嘟囔着说:“人家要换东西嘛,快不起来,你耐心点好不好。”

    季子强就说:“好好,你慢慢的换。”

    窸窸窣窣的响了起来,方菲像是在换卫生巾,季子强就记起了她说的大姨妈,他笑笑开句玩笑说:“你大姨妈还在闹事。”

    方菲扑哧的就笑了说:“敢闹事,我马上就收拾她了。”

    方菲好像是提上裤子,推开了季子强说:“你出去啊,我要洗澡了。”

    “行,那你等一下,我帮你放水。”季子强一手扶着方菲,怕她摔倒了,一手就帮他放了水,这才道:“好了。你慢慢洗。”

    等她站稳了,季子强就出了卫生间,坐在沙发上等她,他不敢过早的离开,怕万一方菲醉了出点什么问题,所以在方菲洗澡的时候,季子强还是过上一会过去看看,倒也不是想偷窥什么春色,他只是很认真的照看一下方菲,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是没有什么杂念的。

    这样跑了几次,一会方菲就洗了身子,走了出来,季子强看她的样子,好像也清醒了许多,刚刚洗浴过后的方菲,就象绝代佳人,略为湿漉的头,散着阵阵香。宽不足三尺的浴巾,围住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特别是暴露出来的膀子和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白的有点晃人的眼球。

    两人就坐了一会,方菲也说了好多的话,季子强就很耐心的听她唠叨,直到最后她自己有点困了,季子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她说:“芳菲啊,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你就先休息吧。”

    方菲看着季子强,说:“你陪我吗”

    季子强笑笑说:“今天怕不能。”

    方菲问:“为什么”

    季子强黯然的说:“我心里还有烦恼,只怕无法安心的在你这里休息,我需要找个无人的地方去疗伤。”

    方菲看着季子强,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她似懂非懂的,但她知道,季子强不会骗自己,因为他没有必要那样做,方菲就不让自己流露出一点的失望情绪,站起来,打着呵欠对季子强说:“大坏蛋,那我先睡了跟你说啊,不许吵我”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眼睁睁地看着方菲俏丽的身影进了自己的房间。

    浴室里还留着方菲洗过澡后的淡淡香味,季子强感觉自己也是一身的酒味,他也准备冲一下,他很少洗浴缸,就拿了蓬头淋了很长一阵子。

    从浴室里出来,季子强的心思就淡定了,坐在沙上抽了好一会烟,听到里面方菲已经熟睡了,他才悄悄的打开门,又一次的走入了冰冷的小雨中。

    回到了县委,已经很晚了,门卫老头远远见他过来,就赶紧的站了出来,恭敬的表示了自己的存在,季子强一如既往的很客气的给他发了一根烟,让老头深深的感受到了革命同志春天般的温暖,对门卫来说,每次接到季子强的香烟,那都是一种幸福和感动,他不会立即去把这烟吸掉的,总会先放几个小时,倘如在这个过程中,传达室里来了其他一个有点分量的人,老头就会很客气的说:“来抽根烟吧,季书记刚发的,这好烟味道太淡,我抽起来没劲。”

    于是那个人也就虔诚的接过了这根烟,从此以后,每次路过传达室,都会对老头客气的笑笑,老头的心里就有了另一次的幸福。

    两会已经在县上召开了,最近的各行各业都很小心,就连街上卖烟的最近也是不敢用假烟骗人。万一那个代表上了当,那后果就相当的严重。

    季子强和冷县长都上去讲了一次话,季子强讲道:各位代表、同志们:经过紧张有序筹备,洋河县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今天下午就要开幕了。在此,我代表县委向来自全县各条战线的人民代表和列席会议的全体同志表示热烈的欢迎这次会议是全县各族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们要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群策群力,扎实工作,确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冷县长做了工作报告:各位代表,现在,我代表县人民政府,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并请政协各位委员和其他列席人员提出意见。过去一年工作回顾,我们紧紧围绕年初提出的“经济提速、产业调头”目标,。

    对于洋河县来说,换句话说,就是对于全国来说,这都是一次大型会议,谁都不敢马虎,一定要搞的完善成功。

    这帮老头们,难得一年就这十来天的风光,气势好的很,不要说你局长县长,就是书记,他们都敢批评。

    全县的经济发展速度和质量,物价、就业、食品安全、居民收入、教育等问题一下子就成了人们的谈论焦点,懂不懂经济的人都要说上两句,什么宏观调控,微观控制,天啊,一转眼都成了评论员和经济学家。

    今天是讨论,这个小组召集人是经委主任,坐阵的领导是季子强。人大代表李民浩来迟了,他一进门,人们就鼓掌了,经委主任半真半假地拉长脸站起来,“命令”他坐下,老实“坦白交代”问题。

    “主任,你别欺负咱老百姓好不好”李民浩直咧嘴。

    “李民浩,咧什么嘴我就知道你这一手,先把脖子缩回去,瞅准时机又伸出来。坦白,偷赚了多少万”

    “主任,什么伸啊缩啊,这话多不文明你想要敲诈勒索,就说个数。反正企业都是你说了算。”

    “这小子,得便宜卖乖。还泡咱们,治治他”

    “对,治治他。”主任一发话,人们起哄了。

    有的主张把他的好烟掏出来,有的主张用他的手机打国际长途电话,有的主张翻他的钱包,更多的人则是要罚他请大家吃一顿。

    “吃一顿好说。到我酒店去,我招待一条龙服务,吃完了跳,跳完了洗,洗完了就麻。嗯,你们要是不怕得性病,完事我把你们送到路边店里,第二天早晨让你们老婆子去取人”

    说笑归说笑,季子强咳嗽了一声,大家也就慢慢的严肃了,不过这调节的速度,可没有季子强在县委和政府会议室咳嗽的效果好,在那些地方,季子强一咳嗽,立马就会变得鸦雀无声,在这里,季子强的威力自然就少了很多,很多。

    开会,对于季子强来说,他是既不喜欢,也不厌烦,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开会。

    最近,来到了洋河县以后,聪明的季子强又发现了“开会”一词的新用途,就是如果当他遇到了不想见的人或不想接的电话或不想干的事,他往往可以用“开会哪”三个字进行敷衍推脱。参加会议,人之常情,合理又合法,对方既不会知道他的用意,也不会误解他,还会为刚才对他的打扰而深深自责,多好的理由。

    所以他最近几天也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去参加会议。抽时间季子强还要陪代表和委员们去做了一个食品卫生的检查,大街小巷卫生早就打扫的干干净净,饭店的把那地沟油装进了储藏室,卖假货的把那伪劣产品也拿下了柜台,没有注册商标的厂家早就放假,所以转了一天是皆大欢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