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也就是吴书记几年来一直忍让的关键问题,现在他实在无法永远的这样被冷落,所以他必须冒一次险,来做一次进攻的试探,看看华书记到底会不会竭力的保护哈县长。品 书 网

    但这个试探似乎自己是不能亲自去做的,而其他那些自己周围的人,也都是一些老江湖们,也都没有胆量直接出面,现在有了季子强,有了这个年轻,气盛,不明厉害关系的人,他就有了一次试探的机会,让季子强来帮自己完成这第一波的进攻,胜则皆大欢喜,败则让季子强承担,这应该是一个完美的设计。

    既然是试探,那就不能正对着哈县长来,最好的方法就是蚕食,从他的侧面一点点试探着进攻,那就要有一个目标了,在县上要说跟哈县长最紧的,也有分量的就是一个人了,这就是雷副县长,搬到了她,就算是在县政府打开了一个缺口,砍掉了哈县长的一个左膀右臂,就算搬不倒,也不会引起哈县长过激的反应。

    吴书记笑完以后就说:“你看雷副县长这个人怎么样,合格吗”

    季子强听吴书记如此一说,就想到了上次自己在舞厅被雷副县长耍弄的事情,心里多少就有点气愤,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出气的时候。

    在今天这看似春光明媚,阳光灿烂的时刻,自己却会是以一把刀的面目出现,也许自己可以痛快的刺入对手的心脏,也许会刺到骨头,自己是刀毁人亡,一步错就会步步错。看来吴书记早就选定了雷副县长作为第一波攻击的目标,那么自己该如何应对,他很谨慎的,有些个茫然的问道:“雷副县长吴书记感觉他不合格是吗”

    季子强依然在伪装着自己,他不想过早的暴露出自己的心意,一个在官场行走的人,藏锋蔽利是必不可少的一种行为。吴书记就笑了:“你对这人还不很了解,他在洋河县到处出卖权利,让他管公安局这些年,洋河县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

    这也是吴书记的实话,雷副县长在很多时候,已经是许多黑实力的保护伞。

    季子强也是亲身的领教过一次,他不由的也点点头说:“我是来的时间不长,但我相信吴书记是不会看走眼的。”

    他此刻也只能这样说,他不可能为雷副县长做辩解,也不可能来驳斥吴书记的观点。

    吴书记满意的点点头说:“既然是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让他继续作威作福,我不是说马上就和他做斗争,但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和想法,你说是不是”

    季子强看来这一劫是跑不掉的,吴书记最后一句话已经很明确的做出了指示,这第一刀,是要自己来劈下了,他有点茫然的点点头,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他的心中逐渐的蔓延开来。从吴书记的办公室出来,季子强的精神有点恍惚。今天吴书记绝对不是要找他唠唠磕、解解闷那么简单,这一点季子强感觉的很深刻,至于以后是好是坏,他也无法去捉摸。

    官场上的风,像三角形龙卷风,极不确定。有些人位高权重,却某一日跌落深谷;有些人地位卑微,却微有波澜。有些人希望升迁不断填补膨胀的权势。有些人是贪污也干事。有些人却是双手沾满油,舌头都打滑。

    人,无论是多么懦弱和软弱,只要一踏上官船,心便像股市大盘曲线,时涨时落,毫无规律。好多谎言,都被用作真心来看待。走上官场,什么情绪都可以有,唯独不能有幼稚。

    回到政府,已经要下班了,季子强也就没上楼,到伙食上吃了点饭,在政府转了几圈,活动了一下,这才上楼走进了办公室,推开虚掩的门,他一眼就看见了方菲坐在他椅子上,双臂扑在办公室上睡的正香呢。

    季子强就有点奇怪了,方菲是不是有事情,在这等自己睡着了,看着熟睡的方菲,季子强走到办公桌前,感觉到方菲衣服很单薄,季子强脱下自己的西装,来到方菲面前给方菲披上。

    在给方菲披上衣服的时候,季子强不由自主的看了一下方菲,一张饱满的瓜子脸,细长如弯弯的新月的眉毛,长而翘的睫毛,纤巧如玉的手指,匀称而不失丰满的身体,肤如凝脂,白里泛红,真是一个人间人爱的大美女。

    此时的方菲,姣好的面容带着潮红,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紧闭的双眸、紧锁的眉头有带这丝丝忧虑,丰满的双峰随着平静的呼吸起伏,季子强进来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感觉到。看着睡美人般的方菲,季子强作为色郎的龌鹾本质又显现出来了,开始回想起两人在一起的情景。

    季子强心里很满足的笑笑,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会,吴书记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季子强的眉头就越来越紧,他一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去做,他就觉得眼前的局面越来越复杂了。

    来到了洋河县以后,季子强也风闻过一些关于雷副县长的问题,并且自己也亲自领教过他的做法,但怎么来实现吴书记的想法,这个问题是需要很谨慎的,搞的不好,就极有可能会引火烧身。

    季子强最终决定还是先拖拖这个问题,不要为讨好吴书记而急于有所动作,等自己把局面看的更清晰一点再说。同时,也不能让吴书记感觉自己的消极怠工,这就需要一个很好的拖延的办法,他必须想一个出来。季子强这样想想的,脑袋就晕晕乎乎了,一会儿,感觉到疲倦的季子强,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也睡着了。

    “唉唉”方菲的鼻子痒痒的,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方菲就睁开了那双又大又圆的黑眼睛,很开的,她就看到了身上的衣服方菲就低头闻了闻那衣服,衣服上有一种淡淡的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穿上衣服,方菲感觉到一种男人的味道将自己紧紧包裹了起来,一种很特别、很特别的感觉在心底升起。

    她感觉到这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人。这个人是谁呢,是季子强,还是省财政厅的木厅长呢

    这两个影子渐渐的重叠在一起,慢慢的、慢慢的,影子清晰起来,变成季子强那张英俊的、有点个性的、坏坏的,色色的脸。

    她就感觉到季子强轻轻的拥住了自己的身子,贴在自己的脸上,温情的看着自己,方菲能够看见自己的脸红得像要滴出水来。她的心也怦怦的跳着,就像要跳出来一样。

    感受幻觉中季子强逐渐靠近自己的红唇,方菲眼神迷茫起来,有点期待,有点渴望。一霎时,她又回到了现实里,看着熟睡的季子强,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西装,方菲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再次被深深的刺了一下,季子强作为她生命里的一个喜欢的男人,完全进入到了她的心里,那么,自己的心里以后还容的下其他的男人吗

    作为女人,她们往往是喜欢长的坏坏的男人,但不会喜欢已经长坏了的男人,对季子强,方菲就认为是长得坏坏的男人,所以她喜欢。方菲感觉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虽然她知道季子强未必就和自己一样的心情,也许自己只是他寂寞孤独中的一段霞光,但是她顾不上了。

    她要像飞向火烛的飞蛾一样,义无反顾的扑到爱情的火焰中去了,哪怕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也无法挡住她的步伐。可是,很快的,她又理智了起来,摇摇头,叹息一声,一个身在官场的女人,难道还有其他什么奢望吗她开始迷茫和彷徨起来了,不由自主的,方菲将头温柔地靠在了季子强的肩上,用手紧紧的搂住他,闭上好看的双眸,睡了过去

    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一阵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叮叮叮”。

    季子强一惊,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方菲红彤彤的娇艳欲滴的脸。

    方菲也红着眼醒了过来,望着他咯咯的笑着

    这让季子强吃惊不小,万一刚才谁在碰巧进来看到这个情景,天啊,那自己可就有的受了。

    接上电话,是秘书小张来的,他告诉季子强,今天下午预定是的到下面一个乡上去检查工作的,问季子强有没有什么计划上的变动。季子强想了下,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那就去好了,他对小张说:“你安排车吧,我们一起下去。”挂断电话,他就和方菲又说了几句,问了问方菲是不是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方菲只是摇头,脸红红的说:“午休时间想来看看你,没想到就睡着了。”

    他们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会,等小张把车安排好,又打来电话的时候,两人才分手。

    下了办公楼,季子强就见秘书小张在楼下,两人一起坐上车,一路往黑岭乡开去,作为一个来之于柳林市的人,季子强过去一直认为农村生活是美好的,到了农村,可以享受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但在洋河想的这段时间,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什么叫农村,这里的山水是很美丽,但落后的环境和穷困的农民,是没有心情来欣赏这美丽山河的。走到后来,都是县道和乡道了,道路就不怎么好了,起初是道路颠簸,快到黑岭乡的时候,前几天又刚下了雨,,那道路已经是泥泞不堪,就见土路让拖拉机压出了一条条深沟,小车走在上面,刮的车底盘咯咯作响,看看也不怎么远了,已经是望的见乡政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