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道:“那我就先谢过田局长了,我等田局长的好消息。 ”

    说完了这话,季子强就先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新交通局长尹伟留在最后,就见他在田局长的办公桌上翻了一下,在台历上饭下了一张卡,田局长好像没注意的样子,一直和他说着客气话。

    从市交通局出来,季子强又先后带他们跑了几个局,什么财政局,旅游局等等,这一圈子跑完,季子强便让这些人自行返回洋河县,自己准备到叶眉那里坐坐,给他把情况汇报一下,重要的是,要想办法把两人的误会化解一下。

    今天因为时间上不好掌握,所以季子强是没有提前给叶眉来电话的,现在他就拿出电话,给叶眉拨了一个:“叶书记,我季子强啊,今天你有时间吗,我想把最近的工作给你汇报一下。”

    叶眉淡淡的说:“汇报什么工作你还需要给我汇报吗”

    季子强见叶眉气还没消,就忙开玩笑的说:“叶书记,你这是要把我往组织门外推啊,我可是想要紧紧的跟随组织。”

    叶眉没有笑,她稍微的停了下说:“你先到我办公室去,我在外面呢,30分钟后过去。”

    季子强忙着答应:“好好,叶书记不急,我今天没其他事情了,慢慢等你。”

    叶眉也不再和他多说什么,直接挂上了电话。

    季子强拿着手机发了下愣,这女人啊,一但生气了,还真难消化。

    车子到了市委门口,季子强滑下窗玻璃,对门卫招了一下手,打了个招呼,那门口的门卫是认识的这车牌和季子强的,也没问什么,直接他们的车就开了进去。

    季子强就到了市委的大院之内,也还有一会时间,季子强就没下车,把座椅调整了一下,自己就在车上眯了一会,让司机看着时间和大门口,到时候叫自己起来。

    季子强眯了一会,司机就把他叫起来了:“季书记,季书记,你醒醒,叶书记的车回来了。”

    季子强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果然见叶眉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季子强也赶忙把头发整一整,也就是用手拨弄两下,把脸使劲的搓了搓,他下了车,跟在后面到了叶眉的办公室。

    叶眉早已经看到了他,但装着没有看见,一路也不理他,等到了办公室门口,叶眉才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还知道来啊,进来吧。”

    季子强冲叶眉的秘书吐一下舌头,就跟了进去,秘书帮他把水倒上,叶眉先到卫生间去了一下,洗了一把脸,这才出来,秘书看看也没其他的事情,就先悄悄退下了。

    季子强放下水杯说:“叶书记最近还好吧。”

    叶眉坐在了办公椅上,来回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说:“还是老样子,你最近听说忙的很吗一天都在忙些什么,说说。”

    季子强就把自己最近的一些活动,特别是对温泉和村村通公路的这些设想说了一遍,季子强本来口才也好,加上他层次分明,逻辑清楚的表诉,让叶眉听的津津有味,等他说完,叶眉闭上眼睛想了好一会才说:“不错,这个想法很好,洋河县光靠传统的农业经济是不能改变过去的现状,只有突破过去的条条框框,走出一条新路,我很赞同你的设想。”

    季子强就很兴奋,叶眉的赞同就意味着自己的构想从理论上已经成立,至少在柳林市的各种程序上都不会再有更大的问题了,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资金。

    但柳林市的底细季子强也是知道的,不要说韦市长未必会对自己有政策上的照顾和倾斜,就算他有,但柳林也不可能拿出太多的钱来,资金不是困扰洋河县一家的问题,柳林市几区几县都有这个问题存在。

    季子强就说:“叶书记,我刚才已经到相关各局跑了一圈,我们的立项报告也都递了上去,要是有什么问题,还请叶书记帮着协调一下。”

    他希望叶眉能过问一下,这样立项报告就能通过的快一点,顺一点。

    叶眉理解他的意思,她点一下头说:“这件事情我开会的时候会过问的,应该来讲问题不大,但最后还是要落在资金这个焦点上,对此你有没有一个详细的规划。”

    季子强把几个方面的情况都给叶眉说了:“资金我是这样想的,可以分四块,一是乡村可以自筹,这个比列肯定很小,二是我们县上可以解决一点,三是市里给支持一些,四是省交通厅给划拨一部分。”

    叶眉说:“你算好,村上,县上和市里都拿不出多少,主要是省厅,但他们能给多少,能不能达到你的设想这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季子强说:“我还有一个构想在计划中,就是吸收外资来修路,将来可以让他们有偿的分年收费,但这个操作复杂一点,就看最后在省上能不能通过了。”

    叶眉点点头说:“那你们就好好跑跑,需要我出面了就说,我也可以给你们使点力气,对了,你说你们温泉那一块已经有人去考察了吗感觉怎么样,哪一家的。”

    季子强把这两天安子若过去考察的情况给叶眉说了,他感觉只要水质和出水量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件事情成功的把握还是很大的。

    但等季子强说完以后,却发现叶眉有点心不在焉了,季子强就停住了话,关心的问了一句:“叶书记是不是有点劳累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叶眉两眼无神的看这前面,过了好一会才说:“你说的这个安子若,应该就是你原来讲过的那个女同学吧。”

    季子强这才一惊,刚才自己只顾谈工作了,怎么把安子若的名字也说出来了,只怕叶眉会多心,季子强就小心翼翼的说:“嗯,是同学,很长时间没联系了。”

    叶眉悠悠的说:“她一定很漂亮吧”

    季子强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迟迟疑疑的说:“这个也都变化挺大的。”

    叶眉这才收回了无神的眼光,认真的看着季子强说:“子强,希望你早点成个家,前几天为那个向梅同志的问题,我可能有点武断了,但你真的不能再这样闹腾其他绯闻了,这会让很多人为你伤心的。”

    季子强知道,叶眉说的很多人,其实就是她,她一直关心自己,她不希望自己最后搞的身败名裂的,更不希望自己把不断的绯闻传入到她的耳朵里,那每一个绯闻,毫无疑问的,都会给叶眉带去伤痛。

    季子强点点头说:“嗯,谢谢叶市长,我以后会注意的。”

    叶眉看着季子强,他还是过去那样潇洒,还是过去那样的英俊,但自己却对他有了一种疏远的感觉,是为什么应该是开始对他有了防范,这要命的官场,把每个人都变得疑神疑鬼了,他是不会背叛自己的,绝不会。

    叶眉要扭转自己对季子强这中看法,她在感情上是信任季子强的,但理智又告诉她,在环境和地位有了变化后,所有人都会变的,季子强也是人,他迟早也会变。

    叶眉如无其事的说:“这次你来没到其他领导那去看看吗,以后多和别的领导汇报一下,不要光认我一个人,那样对你以后发展不好。”

    说完这话,叶眉自己都有点吃惊,她从自己的话里也听出了一种试探的味道,那么季子强这样精明的一个人,他能听不出来吗

    不错,季子强也听出来了,他就有了一种悲哀,这是一种被人误解的,很委屈的悲哀,他听到的再不是过去那个和大姐姐一样对待自己的人的话,这已经是一种官话和语言的试探,这完全是官场中相互防范的一种下意思的体现。

    季子强在一种感伤中说:“我跑了几个局,其他领导那里还没去,今天的时间也紧,就不去了,以后吧,有机会在说。”

    他说的很平淡,很无所谓,这也是一种官场中标准的语言技巧,不能去否决和表白自己对其他领导的不重视,但却要表现出对其他领导的无所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用这种语言和方式来回答,或者,在他心里也开始做起了防范,他做起了叶眉对自己转变了心理的准备。

    这就好像是两口子,男人接到了一个女友的很普通的短信,但怕老婆知道了会多心,他就想要伪装一下,后来老婆就发现了问题,开始更加的怀疑他了,不然他为什么不给自己老老实实的说清楚呢

    现在叶眉和季子强也是一样,本来季子强期望今天的会面可以化解一下自己和叶眉的矛盾,但现在看来,误会一点都没有消除,两人反倒误会加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