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旅游局和招商局的两个局长就一起的笑着说:“那是一定的,季书记刚才还念叨你呢,说你很有魄力,让我们好好配合。品 书 网 ”

    安子若点下头问:“季书记,你真的这样说过吗”

    季子强很严肃的说:“千真万确。”

    这样一转头,他就又看到了那个叫江可蕊的美女了,她也正很专注的看这自己,季子强连忙就转过了头去。

    这个叫江可蕊的女孩,看到季子强慌乱的移开眼神,就心里一笑,她早就听安子若说过她和季子强的很多故事,对季子强她一阵有种好奇的心理,就在来的路上,她们还谈到季子强,从安子若的语气里,这个季子强已经是很完美的一个男人,江可蕊就一路在想,这个男人长什么样,他潇洒吗他多情吗他气质好不好

    现在见到了,她感觉和自己的设想很匹配,这确实是一个少有而有独特的人,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冰冷孤傲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只是今天的他,似乎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是的,她无法想象季子强在最近几天所受到的折磨,如果换做其他一个人,或者已经倒下了,但季子强依然还可以和他们侃侃而谈,虽然悲伤会不时的涌向心底。

    季子强就对自己带来的两个局长说:“那面酒宴准备的怎么样了,把郭副县长也叫来,一起陪陪我们这大老板。”

    安子若嘴一撇说:“子强,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在叫我大老板我就不理你了。”

    季子强笑笑说:“本来就是吗,又没人劫持你,看你怕的,好了,那请安子若同志先去吃个饭怎么样”

    安子若站了起来,对身边的两个人说:“你们收拾一下,先吃饭去。”

    安子若的朋友和助理就一起站了起来,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季子强他们又稍微的等了一会,见他们过来了,几个人就一起到了酒店二楼的餐厅。

    安子若一面走着,一面含情脉脉的对季子强说:“没想到我们竟然有可能合作在一起做事,我很高兴,你呢”

    季子强也点点头说:“我也很高兴,至少你不是一个让我讨厌的商人。”

    安子若又问:“你怎么样,今天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我能不能帮上忙”

    季子强摇下头说:“你帮不上,但我还是很感谢你的关心。”

    说话中,就到了餐厅的大包间,今天酒店的生意不错,来来往往都是熟人,每一个人在看到季子强的时候,都会恭顺的点头问好,侧身让道,这让安子若也不由的对季子强有点肃然起敬,在这个时候,她也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有钱确实很拽,但在权利的面前,钱就逊色了许多。

    包间内装饰豪华,配有高档沙发、背景音响等,使人感受到一种拂面而来的尊贵祥和气氛。

    季子强和安子若剧中而坐,季子强的左面是两个局长,安子若的右面是江可蕊和那个助理,还留了一个位置是给郭副县长的,他电话已经打了,说马上赶过来。

    大家随意的说说聊聊,酒菜早就安排妥当了,把个碟子起个碗的也连续的上了起来,一会,郭副县长也赶了过来,季子强就做了一番介绍,大家添上就门杯酒,开始了酒宴。

    菜不用说,洋河县有什么好的就上什么,就也不用说,安子若本来也是能喝一点的,现在也不作假,该喝就喝,大家都是其乐融融,一句公事都没谈起,到是安子若不断的和季子强窃窃私议几句,惹得旁人抗议不断。

    一会那个叫江可蕊的美女就来到了季子强的身边,脸比桃花艳,眼若勾魂星,她拿着酒瓶子说:“处来贵地,今天认识了季书记,很荣欣,希望可以做华书记的朋友,所以这杯酒书记是一定要喝的。”

    季子强也不畏惧,今天自己带来了三员猛将,加上自己就是四人,对方那是对手,所以也礼貌的站起来说:“江可蕊的话不错,那我就喝了这杯酒,同时也希望江小姐能经常来洋河转转,比起国外来,我们这上更青,水更绿,人更憨厚诚朴吧”

    江可蕊嫣然一笑说:“季书记真是爽快人,我还想和季书记碰一杯酒。”

    旁边蒋局长就说:“美女和帅哥要碰就是两杯,好事成双吗”

    江可蕊脸一红说:“行,那就双杯。”

    季子强也不想乱扯,就很规矩的喝光了两杯碰酒,那江可蕊见季子强如此照顾自己的面子,也很欣慰,很柔情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谢谢季书记。”

    季子强和她这火辣辣的眼光一撞,心里就是一紧,连忙收拢心神说:“你客气,今天我看你也喝的不少了,多吃点菜,你们一路辛苦过来,一定要吃好。”

    江可蕊莞尔一笑,又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这才离开。

    酒宴还在继续着,季子强也慢慢的放松了心情,这许多天不不开逐渐的消融着,他希望自己可以喝醉,可以让酒把一切的不快和忧伤带走,所以他就不断的邀请别人,也爽快的接受别人的敬酒和碰酒,到后来,他看着安子若的时候,又仿佛回到了过去那青春岁月,再到后来,他醉了,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季子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渴的难受,起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他菜发现自己是没有脱去衣服,他努力的回忆昨天后来是怎么三的席,怎么回到这里,但脑袋一片混乱,什么都记不得了。

    他一口气喝光了一杯水以后,又回到了床上,脱去了衣服,这个时候,他的思维也就逐渐的清醒起来,他想到了昨天晚上和安子若他们喝酒的事情,但很快的,他又想到了华悦莲,那犹如切肤之痛的感觉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心里,这个夜晚,很长很长,季子强再也没有睡着了,他就那样痴痴的想着。

    第二天他就带上了旅游局,招商局,还有宣传部等几个相关部门的的领导,一起到了安子若住的酒店,先是陪安子若三位吃了早点,然后就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开出来城,到了那个有温泉的山坡,

    车在山坡下就不能在往上走了,大家一起步行上山,春天到了,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直射到草地上,但又不刺眼,像一只温和的手一样抚摩着大地。小草弟弟在春姑娘的叫唤下,醒了,它们偷偷地从泥土里钻了出来,为大地披上了一件绿色的大衣。山道的两边山坡上开满了野花,它们是那样的小又那样的多,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有的是粉红色的,有的是雪白色的,像还没有来得及融化的雪,但又飘着一股清香。

    令人陶醉不已。

    那个叫江可蕊的女孩就完全的惊叹在这山水间了,她想个小孩一样时而奔跑几步,时而又停下脚步,长久的欣赏着这优美的景物,脸上和眼中充满了惊奇和感叹。

    季子强偶然看到了她这个样子,心里暗暗好笑,到底是京城来的人,连山都没见过,好土啊,想想似乎不对,应该是自己土一点。

    季子强和安子若走在一起,他们两人都一路赞叹着这美丽的景色,季子强走到半路上,在一棵大树下面歇了歇脚,安子若陪着他也驻足而立,季子强对安子若指点着那山下的景色和遥远的小城说:“看一看,这多美好,如果在这个地方把路修好,一个温泉山庄会成为洋河县,柳林市,乃至于江北省的一刻璀璨明珠,不要说你将来大把的挣钱,就是天天在这走一走,看一看,你都会心旷神怡。”

    安子若也有点陶醉,她顺着季子强的手指,把山下细细的看了一遍说:“是啊,很美丽,很独特,我喜欢这里。”

    因为他们没有走,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等待他们,季子强笑笑说:“大家都在看你呢,你今天可是很漂亮啊。”

    安子若环顾四周,见大家确实在看这自己和季子强,虽然她也知道其实大家是礼貌客气的等待自己和季子强,但听了季子强的话,心里还是很舒畅,她擦一把汗水说:“走吧。”

    在往上走,那梨花、金丝菊、白菊、月季都越来越多了,看到这些五颜六色的鲜花,季子强的心就豁然开朗,这些天的压抑的痛苦,都在这魅力无垠的大自然中释放了,他突然好象也变成了一朵粉紫色的兰花,和它们一起玩耍嬉戏。走到了后来,他们气喘吁吁的到了温泉所在地,那地面是坚硬的石灰岩地形,石阶的凹槽布满天然温泉,因地下水含钙质,流经之处钙化物沉淀,形成许多大小不同的半圆梯形小池。含丰富矿物质的泉水。

    所有的人都在惊叹,都在想象着要是自己可以在这里泡个温泉,看看天然景致,体验圣洁安详的震撼感,那一定会很奇妙,很空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