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大吃一惊,这样的事情叶眉都能知道,那偌大的一个政协家属院,难道还有人认识自己,他不敢多想了,怕增加叶眉的怀疑,就说:“是的,本来是找华书记女儿的,但吃了闭门羹。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叶眉那面有好一会没有说话,季子强就准备给叶眉把事情说清楚,他不希望叶眉对自己有疑心,认为自己和华书记还有什么,他就又说:“华书记的女儿过去在洋河县呆过,我去找她。”

    这时候叶眉才说话:“你说的是华悦莲吗,你和她,奥,是这样啊,我就说吗,你怎么会去见华书记,那你没找到人吗”

    季子强说:“叶市长,嗯,叫习惯了,是叶书记你也认识华悦莲。”他没有正面回答叶眉,他现在不想提起这段伤心来。

    叶眉说:“我见过她的,很漂亮的一个姑娘,是不是华书记不希望你们发展下去”

    季子强实在不想继续谈这问题了,但他又不能失利的打断叶眉的问话,是好说:“我们有点矛盾。这次叶书记有什么指示吗”

    叶眉大概也感觉到季子强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了,她就说:“我想问一下你,上次给你说的事情好像你还没有执行,你在想什么”

    季子强的头就大了,他知道叶眉说的是向梅的任免问题,但他真的不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把人家免去,他迟疑了一下说:“叶书记,我上次给你汇报过我今年的规划,很快洋河县就要启动几个旅游的大项目,这个向梅和他老公都市可以帮洋河县争取到大笔资金的,所以。”

    “所以你宁愿违抗我的指示,是这样吗既然你和华悦莲在谈恋爱,你为什么又和这个姓向的女人搞的乱七八糟的,嗯。”叶眉的态度强硬了起来。

    季子强对叶眉算是很了解的,叶眉给人的外表很随和,但实质上她是具有所有女性的固执和认真,她所交代的事情在别人感觉已经过了,大家都忘了的时候,她往往还是记得清楚,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她还会复查的,所以季子强有点为难了。

    想了想,季子强就说:“这样你看行不行,等今年年底,我免去她的这个职务,不然我的面子,还有人家的面子都挂不住。”

    叶眉就冷笑了一声说:“谁来顾及我的面子,我现在连一个县委书记都指挥不动,你说我是不是很无能。”

    说到这,叶眉就把电话生气的挂断了。

    不说季子强拿着话筒在发呆,就说叶眉坐下以后,眉头就拧了起来,这个季子强现在是不是感觉自己的翅膀硬了,可以不在乎自己了,还有上次在会上吕副书记一听到韦市长说要调查这个女人的时候,就急急忙忙的跳出来反击韦市长,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这个姓向的女人会不会是吕副书记要求提升的,不然他怎么会那样明显的帮季子强开脱,而这个季子强现在死活不免去她,或者也和吕副书记有点关系,这样看来,这个女人和季子强,还有吕副书记他们三者必然有一个纽带联系在了一起。

    那么季子强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要背着自己搞这一手,如果是迫于压力,他可以给自己明说啊,他却摆出一副要让这女人为洋河县出力的幌子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叶眉疑惑了,同时对季子强也有了一些猜疑,官场中的友谊总是很难让人完全放心。

    季子强还在发呆,他几乎想马上就按叶眉的意思把向梅换掉了,他放下电话,点上了一根香烟,慢慢的看着烟头上那袅袅升起的烟雾,他要判断一下哪一种方式最恰当,他不希望叶眉对自己误解,不要说叶眉手上具有对自己的生杀大权,就凭两人的感情和关系,自己也似乎应该按她的要求做,但后果呢,那就是洋河县受到损失,自己的威望也会受到伤害,但他还是决定了,找个借口,把向梅调离县委办公室。

    就在他决定刚刚下好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办公室的们开了以后,向梅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进来就说:“书记,书记,我刚和省交通厅的海厅长联系了,他说只要我们把立项这些基础工作做好,多的钱他也不敢说,三两千万问题不大,他还让我什么时候到省城去一趟,好好谈谈这个事情。”

    季子强一下愣住了,他不知道这事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几千万的拨款,假如用在洋河,以后的回报就是几个亿,几十个亿,洋河也就从此翻身,洋河县的百姓也会逐渐的富裕,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对季子强是,对所有的其他官场中人都一定是的,就算有的想要捞钱的领导,但可以出政绩,可以造福一方人民,他们其实也是会高兴的,当然了,这有个前提,不要和他自己的利益冲突。

    高兴归高兴,但自己怎么给叶眉交代呢这是季子强一个难题,他对向梅说:“向主任,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有没有信心拿下这个项目”

    向梅就娇笑着说:“这个海厅长和我家老蒋关系最好,对我这嫂子也很不错的,我要去找他,他多少还是要给了面子。”

    季子强犹豫了起来,他在这两难间反复的徘徊着,向梅还以为季子强在考虑这个项目问题,也不敢随便的打扰他的思路,她哪里知道,季子强现在想的是她的主任位置问题,季子强想了很久,他最后还是相信自己和叶眉的相互信任,他决定冒一次险,惟愿叶眉顾念着自己和她这些年的亲密交往,不会对他真的生气。

    但是,或者他错了,永远都不要忘记一句话:女人的心,海底的针。

    季子强就对向梅说:“行,那你就准备一下,最近抓紧配合老蒋他们,把理想和前期的工作做好,然后你到省城去,要能拿下这个项目,我在洋河县为你摆庆功酒。”

    向梅有睁大了眼问:“真的吗,我不要什么庆功酒,我把钱要来了,你好好请我一顿,单独的请我怎么样”

    季子强长嘘了一口气说:“好,我一定请你。”

    向梅离开了,但季子强的心情一点都没有轻松起来,他无法确定刚才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既然已经这样定了,那就好好的把事情做好。

    他又投身到工作中来了,他暂时的忘记了自己的剧痛,也忘记了自己会面临的危机,他专心的,认真的让自己动了起来。

    过了两天,安子若果然来了,她还带来了两个人,他们在宾馆间的面,季子强带着旅游局的蒋局长和招商局的王局长,一见面,季子强感觉安子若更有气质和风韵,她眉目如画,清丽难言,言行和举止端庄娴雅,美目流盼中,那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季子强就对安子若介绍说:“这为是我们旅游局的蒋局长,这位是招商局的王局长。”

    他又侧身对两个局长说:“这位是我的同学,现在省城的美女大老板安子若女士。”

    安子若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不要听他瞎扯,什么美女大老板,妇道人家一个,对了,我对你们介绍一下,这位长的英俊的青年叫韩磊,是我的助手,海归的,帮我管理公司内部事宜。”

    季子强很客气的和这个年轻人握了一下手,那年轻很自信的对季子强笑笑,季子强也回了一个微笑,他把眼光有转到了安子若旁边的那位美女身上说:“这应该也是你的助手吧”

    安子若摇了一下头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这个美女呢,叫江可蕊,是我在国外认识的朋友,现在是省电视台的台柱呢,节目主持人,这次陪我来旅游,我就带她来看看山,看看水。”

    季子强点头笑笑,只是他很少看省台,也不知道对方是主持的什么节目,这个美女到很大方,伸出了纤纤玉手和季子强握了一下,季子强就感到那小手柔若无骨,润滑柔和,他就蜻蜓点水般的捏住了几根手指,稍一接触,赶忙放开。

    那美女看出季子强有点窘迫,感到很是好笑,就抿嘴憋住,季子强也看出了她的表情,自己有点不大自然了,再认真的一看这个江可蕊,真的越看越有味道,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她在各人脸上转了几转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优雅之气。

    但这都不是主要的,在这个美女的身上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这种气质不是常人可以模仿出来的,这事一种真正的高贵气息,在温柔随和的背后,有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傲气。

    安子若招呼大家坐了下来说:“这次我来就是看看地方,在看看温泉的质量和出水量,另外还想和县上谈谈你们优惠的条件。”

    季子强说:“安子若,你们也坐了一天的车,肯定很累了,我们今天就先吃饭,休息一下,明天到温泉去实地考察,至于洋河的优惠政策,现在不急,等你看好了再说。”

    安子若就笑着说:“不过我也相信老同学是不会让我太吃亏是不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