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突然的出现在了季子强办公室的时候是一个早晨,季子强刚在纪检委开了一个整顿干部作风问题的会议回来,他就看到了华悦莲,季子强的心情就豁然开朗,他已经好多天没见到华悦莲了,这几天打电话,华悦莲也总是说忙,两人讲不到几句就结束了,现在他看到了华悦莲,很高兴,很激动的迎了上去,等秘书小张一离开办公室,季子强就想过去抱抱华悦莲,他想稍微的给她一点温柔,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

    但华悦莲冷冷的躲开了,还说了一句:“你经常都在办公室这样吗”

    季子强懵了,他举着准备拥抱的双手,僵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很快就明白了华悦莲话中的意思,自己的谣传已经让华悦莲也听到了,她会怎么想,自己能不能给她解释清楚呢季子强的心开始收缩和寒冷起来。

    华悦莲看着季子强,满脸的不屑说:“怎么说到你疼处了,是不是”

    季子强垂下了双手,有点无奈,又有点苦涩的说:“有时候自己耳朵听到的未必就是实事。”

    华悦莲在生气的时候,样子还是很吓人的,她走近了一点,盯着季子强说:“你的意思不抓个现场就不承认”

    季子强很认真的看着华悦莲说:“现场怎么抓,让我表演一个还是编造一个,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但我只能说那是谣言。”

    “谣言那好啊,你把向梅的主任现在就免了,你敢不敢”华悦莲说出了叶眉一样的话,也许她们的认识和思维都是一样,她们固执的把谣言和向梅的职务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季子强低下头,拿起了桌上的香烟,点着,狠狠的吸了一口说:“向梅的职务是通过常委会,通过县上所有领导大家商议的结果,你让我说免就免,你也太把组织原则当成儿戏了。”

    华悦莲就冷冷的哈哈笑了两声说:“不要忘了,我在那个小饭店听到是你决定要提升的向梅,现在怎么到成了组织决定”

    季子强无言以对了,自己不过是找了一个借口,但没想到华悦莲很简单的就戳到了自己的漏洞,他就只好大口的吸烟了。

    华悦莲站在办公室的中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本来今天她并不是想来兴师问罪的,她就是想来看看,想来听听季子强的解释,只要他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借口,自己就去原谅他,哪怕这借口并不完善。

    但刚才她却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因为季子强并没有给她做出解释,所以她就破天荒的给他发了脾气,说了这些让他尴尬和泄气的话,现在两人都沉默了,华悦莲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烟还在抽着,这已经是季子强点上的第二根了,他心情的沮丧华悦莲是不理解的,叶眉对他声色俱厉的呵斥,已经让他感到心痛,现在华悦莲又来冷嘲热讽,更让他难以平静,但这些年,特别是在洋河县的这段时间,纷繁变化的仕途生态,彻底磨光了季子强鲁莽的钢角,他变得柔韧和自控,他没有急于的把自己的不满的激愤发泄给华悦莲,他开始让自己逐渐的心平气和。

    从这一两天种种的消息和迹象表明,这次的谣言绝不是孤立的一件偶然之事,这应该是冷县长的又一次冒险攻击,当然了,这次他没有亲自出面,但何斌要是没有他的教唆和指使,只怕也未必有这个胆略,既然是一次斗争,那自己就该心平气和的来对待,因为这是工作。

    是的,斗争也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所以到现在为止,季子强还是只抽烟,没有让华悦莲的话激怒。

    房间里静悄悄的,华悦莲也坐了下来,她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和口不择言,她感觉自己已经深深的刺伤了季子强,她不安起来,她偷偷的看看季子强,就见他的脸上挂满了哀伤,他像一个希腊雕像一样,英俊,但毫无生机。

    华悦莲咳嗽了一下,季子强抬起了头,季子强的脸上没有热情或者往昔看她的那种激情,季子强淡淡的说:“路上没吃饭吧,一会带你吃点什么,你想吃什么”他的话有一点淡淡的。

    华悦莲刚刚有的一点点后悔,在季子强这种表情下又消失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给自己道歉,也不给自己解释,这事情难道就这样算了,那么以后他要是再犯这个毛病怎么办

    想到这,华悦莲就说:“谢谢你,子强,我现在不饿,不过我想听到你的解释,可以吗”

    季子强想了想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和向梅同志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的一切都是正常的,至于她工作的调整,那是因为工作需要,这样解释你能接受吗。”

    华悦莲愣了一会,摇摇头说:“我不能接受,除非嗯,除非你们可以分开我才放心。”

    季子强重复了一句:“分开”他不理解华悦莲这句话的意思。

    华悦莲就说:“是的,分开,你可以调到柳林市上班啊,找找叶书记,或者我让老爸帮你跑跑,怎么样”

    季子强一动都不动的看了好久华悦莲,笑了起来说:“你啊,怎么就这样的幼稚,这是随便能调动的吗我刚当上洋河县的书记,怎么提出调动问题,谁又敢随便调动我,哎,好了,我们不说这事情了,可以吗,你应该相信我。”

    说着话,季子强就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了过来,他感觉到华悦莲已经平静了许多,他走到沙发旁边,突然才发现自己连水都还没有给华悦莲到上,就转身到了饮水机的旁边,帮她倒上了一杯白开水,端过来说:“喝一口吧,批评我半天了,口也干了,喝完了,养足精神一会再批评,教育我。”

    华悦莲让季子强的玩笑说的心里一软,也叹口气,端上水杯,感觉烫,又放下来说:“算了,我也没资格批评你,但你要记住,下不为例,我再要听到你的什么绯闻,那我们就一刀两断,说到做到。”

    季子强见她气消了不少,自己也轻松了一点,就继续的开玩笑说:“那要是一刀断不了怎么办”

    华悦莲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说:“断不了也的断,我可不愿意和一个四处沾花惹草,到处招蜂引蝶的人生活,那样我受不了。”

    季子强笑笑,但他的心里又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今天的这个裂痕或者已经很难在华悦莲的心里弥合了,她一定认为是在宽容自己,是在原谅自己,不知道这样的心态会不会给自己和华悦莲的以后生活带来什么阴影。

    季子强想的一点都不错,因为这样的影响很快就来到了,就在这个晚上,当季子强和华悦莲彼此压制住自己的情绪,都装着一如当初那样的和和美美的时候,在季子强强装笑脸,准备和华悦莲亲热,当他爬到华悦莲身上的时候,华悦莲却说了一句很不合时宜的话:“你到哪学的这些的方法,是和她们练出来的吗”

    季子强犹如五雷轰顶般的呆住了,看来华悦莲是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传言了。

    季子强在沮丧和气馁中,他尽了自己的努力,重新的调整起自己的精神,想要再振雄风,但为时已晚,这个晚上他都没能提起性质,他沮丧的从华悦莲的身上下来,有点惭愧的说:“最近工作太累了,明天好好慰劳你。”

    华悦莲却不认为是这样,他看出了季子强躲闪的眼神的愧意,她说:“是不是因为你情人太多,每天消耗太大了。”

    季子强无语,但他的沉默没有换来华悦莲的闭嘴,整个晚上华悦莲说了很多那样的话,季子强一直在忍耐和包容,心想,让她出下气也好,这谣言让她暂时失去了理智,但没关系的,她只要爱自己,一切都会过去。

    夜晚中,季子强依然没有安眠,他也有委屈,也有伤感,但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华悦莲诉说,他怕他的没一个解释都会让华悦莲去误解,更加让他们的裂痕加大。

    直到天色快亮的时候,季子强菜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当季子强睁开眼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华悦莲,坐起来四周看看,季子强知道,华悦莲已经独自离开了。

    季子强的情绪就低落到了极点,他坐在床上,拿起电话,给华悦莲拨了过去:“悦莲,你回柳林吗怎么不给我说下,我安排车送你。”

    华悦莲在那面说:“不用了,我坐班车也很方便。”

    季子强说:“悦莲,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你解释,但你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还是爱你,我也没有和向梅发生什么事情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