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向梅很积极的,她决定在这个事情上好好的露一把,不仅要让自己在县委站稳脚跟,还要让那些背后说自己小话的人看看,老娘是凭借真枪实弹坐上来的。品 书 网

    季子强也是要用她这个想法,只要她这次真的能从上面要个几千万来,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就算当初给她的是一个副县长位置,那都合算的很。

    但季子强却没有时间马上看她的东西,季子强难为情的看着向梅说:“要不你等会来,我憋了一路了,先进去处理一下。”

    向梅就咯咯的笑了起来说:“我等你,你慢慢处理,不要紧张,咯咯,咯咯。”

    季子强也不想多说话,真的是尿急,就走进了卫生间,这个时候刚好叶眉的电话就来了。

    后来叶眉又打了季子强的手机,但季子强手机在包里,他人在卫生间,也就没有听到,等出来以后就和向梅研究了一阵计划书的事情。

    向梅倒是提醒了他一下,说:“季书记,刚才有个电话找你,是个女的。”

    季子强拿着计划书,没怎么在意的“嗯”了一声,继续看着,向梅也不好打扰他,其间季子强也接了几个座机电话,一直都没注意手机,就这样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人才把一些问题讨论清楚,向梅很温柔的看看季子强说:“季书记,年前你是答应我的,说抽时间一起坐坐,你看什么时候合适”

    季子强想起了确实有这么一件事情,就笑笑说:“就这几天吧,等我稍微的闲一点,我们就一起坐坐,怎么样”

    向梅就嫣然一笑说:“好,我等你消息。”

    说完就告辞离开了季子强,季子强伸个懒腰,这才好好的喝了几口水,把包打开,拿出烟来,点上了一根,吸了几口,又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看来一眼,哎呦,这上面怎么有叶眉的一个未接电话,季子强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他就赶忙的用桌上的座机给回了过去。

    几声振铃后,那面电话是接通了,但叶眉却没有说话,季子强就对着话筒说:“喂,叶书记,你好啊,我季子强喂,喂。”

    就在季子强怀疑是不是电话有问题的时候,那面叶眉才说话了:“你刚才在干什么”

    叶眉的口气生硬,而且少有的冷淡,这让季子强心里一阵的紧张,他很了解叶眉的性格,也听的出叶眉的语气。

    季子强就忙说:“我刚才在办公室,手机放包里没听见。”

    叶眉说:“我知道你在办公室,刚才办公室接电话那女的是谁是不是那个向梅”

    季子强愣了一下,想起了向梅说过的刚才有个电话的事情,就说:“奥,对,是她,你也认识她啊,那会我在卫生间呢。”

    叶眉依然很冷淡的说:“我当然认识她了,听说还是个大美女,不然怎么能让我们年轻英俊的华书记情有独钟呢,连原则都不顾了,就把人家破格提升了。”

    季子强越听这话越不对劲了,就忙说:“叶书记,是不是有什么风言风语,我和她没有什么的。”

    “没有什么为什么要破格个提拔”叶眉不依不饶的问。

    季子强就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要说清这问题不是三言两语的事情,他犹豫着,还没说,叶眉就说了:“季子强同志,你最好收回你这个任命,我不希望别人拿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至于你自己,现在也要懂得爱惜羽毛,你的地位的责任是不允许你乱来的。”

    季子强有点惊讶了,收回任命,这不是开玩笑的吗那自己以后这脸面放什么地方,以后还怎么在洋河县工作,并且自己设计好的要开发旅游,修路等等的构想都要受到限制了,他就辩解说:“叶书记,其实这个向梅在省上很有点关系的,我是准备。”

    “我不管她有什么后台,也不管她和你关系如何,这都不是我考虑的,我只是要求你尽快的收回任命,把这件事情画个句号。明白吗”叶眉不想听季子强的解释了,她已经开始对这个女人有了憎恨,这个女人竟然让季子强第一次的对自己的命令产生了抵触情绪,这是绝不允许的。

    季子强沉默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叶眉今天会变的这样霸道和难以通融,是的,季子强无法理解叶眉此刻的心情,叶眉的愤怒在加大着,季子强无声的沉默犹如是在想自己宣誓着一种权威和**,这更让叶眉难以接受,她就再一次很冷的说:“季子强,我的话在你洋河县是不是执行不了,你翅膀硬了是吗”

    季子强不得不说话了,他有点沮丧的说:“叶书记,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也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们先不要谈这个问题,等我们都平静一下,我给你好好的汇报这件事情。”

    “我不需要你的什么汇报,你就说这个女人你撤还是不撤”叶眉发出了最后的通牒。

    季子强已经无路可退了,他在想,那就先答应她吧,等她气消了,自己在给她解释:“好吧,我听叶书记的指示,最近就把这个任命撤了。”

    叶眉在那面也一下子沉默了,她似乎也意思到自己今天不大正常,到底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自己老是担心季子强会离开自己,他会离开自己吗会的自己已经老了,而他还是那样的年轻,他身边的美女一定不少,他又怎么能还记得自己这个老太婆呢

    叶眉挂上电话,自怨自艾的忧伤了好一会。

    而季子强也心情沉闷的思考这这个问题,这件事情自己怎么处理

    他站起来,在办公室走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决定拖一拖,不能随便的撤回这个任命,这是自己在洋河县的第一个任命,如果就这样玩笑般的撤回来,以后自己的政令还能在畅通和获得信任吗

    朝令夕改是一个领导者的大忌,更为重要的是,没有向梅的协助,单凭自己是很难向省交通厅争取到那些资金,那么自己在洋河县也将一事无成,继续的和前任一样混下去这绝不是自己当官的目的,要当一个行尸走肉般的领导,自己还不如不做。

    他打定了主义,希望这件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叶眉事情一多,就会忘记,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但如果她下一次再提起了呢季子强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干脆也不在去想这个问题了,管她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几天都过去了,季子强暗暗的侥幸着,叶眉好像真的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问自己了。

    就在他暗自高兴的时候,一个更大的灾难却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华悦莲听到了这个传闻,据说是华书记亲口告诉她的,这让华悦莲大受打击,她已经没在乎过去季子强和方菲的传闻,那时候她感觉自己和季子强还没有谈恋爱,但现在呢,季子强背着自己又和向梅有了瓜葛,这个向梅自己是知道的,風流,风韵,多情,难怪上次季子强要和人家一起去爬山,后来还突然的在吃饭的时候答应提升向梅,而且竟然就在后来没几天的时间里真的就提升了她,原来这里面有这样多的猫腻在里面啊。

    她不得不相信这事真的,因为作为一个乖女儿,她是不会不去相信老爸的话,她也知道老爸虽然离开了柳林市,但柳林市发生的每一点小事,他都会很快得知。

    华书记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确实也犹豫了很长时间,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华悦莲,但后来他还是说了,因为他对季子强在这方面真的比华悦莲还要担心,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最后沦落为一个玩偶,或者牺牲品,在最近他也想过了,他可以不计较季子强对他发动过的那些攻击,只要他真心实意的对华悦莲好,只要他可以永远维护华悦莲的安全,维护华悦莲的幸福和尊贵,那么就算自己委屈一下,也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但季子强和向梅的绯闻就再一次击碎了华书记对季子强刚刚形成的一点点好感,他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女儿不能托付给这样一个風流倜傥玩世不恭的男人,不能,绝不能

    在华悦莲听到这个话以后,她伤心的哭了好久,她开始从侧面打听,从洋河县过去自己上班的公安局那些同事那里打听,但听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在别人把她当成一个旁听者,给她讲诉的时候,又为了情节的需要,都多多少少的再添加了一点佐料进去。

    更为可怕的是,每一个人又很好的去弥补了前一个人话中的露洞,让这个传闻是那样的合情合理,又是那样的栩栩如生,几乎成了确凿无误的事实,甚至她们在那里约会,开的那个房间,两个人在房间中的叫声都把旁边的旅客吵醒,最后人家对酒店投诉,酒店还给人家道歉,等等的这一切,都说的活灵活现的,这怎么可能不让华悦莲相信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