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市长就眯起了眼睛,不错,我是查不实这件事情,但你季子强也说不清你和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关系,他就犹豫了一下说:“先放你手上吧。 ”

    秘书点点头,很快就收拾哈桌上的这封信,给韦市长添上了茶水,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他的办公室。

    这样就平平静静的又过了一天后,刚好市委有一个会议,韦市长就准备在这个会上发起一轮攻势了,在他的发言中,他先是给大家做了工作方面的一些讲话,最后他说:“同志们,一个地方的发展好坏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们当地的干部品质,更要体现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原则,最近我就接到了一封群众的来信,这是一个洋河县局长的来信,他就对洋河县的书记季子强同志发出了质疑。”

    本来大家都很随便的听着他的讲话,这洋河县和季子强几个字一出来,大家都一下关注起来,因为都是知道季子强意味着什么,他就是代表叶眉,韦市长对季子强的发难,会不会是一次对叶眉的发难呢

    叶眉也是一样的,洋河县那三个字一出来,她就心里一紧,上次在会上吕副书记已经对季子强有过说辞,还好,后来吕副书记在第二次会上把那事情给忘了,没有让韦市长得逞,没想到这韦俊海今天亲自披挂上阵了,他又想搞什么名堂。

    韦市长看看大家都专注了起来,心里暗暗一笑,继续说:“在这封信中反映了季子强同志和洋河县一个叫向梅的女同志关系不清不楚的,当然了,这是个人的问题,但严重的是,就在最近,季子强还不顾多数人的反对,直接把这个女同志破格提拔到了县委办公室做了主任,整个洋河对此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说多难听的都有,让洋河县委的威信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损害。”

    叶眉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要说季子强在其他方面有问题,自己是敢于给他担保的,但说到这个私生活上面,自己还真的不好下结论,季子强风流倜傥,人也年轻,难保不会在那上面有点出格的举动,但他再怎么做,也不应该就把对方提拔起来啊,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不过想是这样想,她的态度却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因为这不仅仅是季子强的一个人的问题,这里面还涉及到自己的威信。

    叶眉没有等韦市长说完,就接上了话说:“俊海同志啊,我们应该注重实事求是,对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有时候也当不得真,你说是不是”

    韦俊海就笑笑说:“是啊,我也没有说要去查实,只是提出一点希望,至于这个向梅够不够资格做办公室的主任,很简单,请组织部去落实一下就清楚了,我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叶眉真的有点担心起来,看韦市长一副笃定坦然的样子,估计这个叫向梅的女人确实有点问题的,这样一想,叶眉心里有多出了一份幽怨来,年前有传闻说季子强和副县长方菲关系特殊,自己也曾今见过方菲看季子强的眼神,自己也问过季子强,他也没有一个正面的回答,看来那事情是真的,怎么这次季子强现在又和这个女人好上了,他就一点不顾惜他的名声,也不顾惜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感受吗你要说找个人结婚,我没什么话说,但你要找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对得起我对你这几年的爱吗

    叶眉又想起了上次季子强拒绝陪自己,去找别的女人的事情了,对这件事情叶眉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她也是凡人,不管她是市长,书记,省长什么的,她终究首先还是个女人,她有嫉妒,有多愁善感,也会有怨恨。

    叶眉心里很不好受,但她还必须强压住自己的情绪,还是要保一保季子强的,他出了事情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叶眉就张口准备说话了,但有个人比他还快了一步,这个人就是吕副书记,他知道季子强为什么要提拔向梅,他也知道向梅不可能和季子强有多深的交情,同时他更不能让相关部门去调查向梅,在向梅很多次的工作中,其实还有他的一些痕迹在里面,所以他必须把这件事情扼杀在今天会场中,扼杀在摇篮里。

    吕副书记笑容满面的说:“我看我们一天工作还是太轻松了一点,呵呵,为什么这样说呢,不就是一个县上副科级的干部的调整吗,嗯,我听说只是个副主任,我们用的着在这上面花费精力吗,我们柳林市难道各项工作都走到全省的前列了吗同志们啊,我们差的还很远,我们应该把全部的精力和智慧都用到改变柳林是经济面貌上来,对不对啊。”

    他这话一说,韦市长立马就瓜了,本来他想的是自己要是一提出,吕副书记一定会带上他那一两个人给自己遥相呼应的,没想到吕副书记这话说的如此生分,倒像是自己不务正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在纠缠一样。

    韦市长的脸就有点红了,但他没有办法和吕副书记叫板,对付一个叶眉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了,要是自己再把吕副书记推到了叶眉的阵营,那这个柳林市自己就不要再想玩转了,他恨恨的咽下了这口气,搞不清这吕副书记哪根筋给搭错位置了。

    不是说他一个人这样惊诧,叶眉也是吃了一惊,这两个人过去都市一唱一和的,今天怎么到先给干上了,嘿,好事情,那今天这韦俊海就该他倒霉掉价了。

    叶眉就笑笑,看了韦俊海一眼,争取把韦俊海和吕副书记的矛盾在加大一点,她就说:“嗯,我赞成老吕同志的话,这也是我想说的,我们要看长远,看大局,着眼点放高一点,这样就会像老吕说的那样,让柳林市的经济工作走上一个新高点。”

    叶眉也和吕副书记一个腔调,那就是你韦俊海无聊,柳林市之所以现在搞不上去,就是因为你没有长远的眼光,看不到大局。

    韦俊海吃了一个悶亏,也无法分辨,只能呵呵的笑笑说:“我就是这样一讲,也不是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费多大的精神去研究,只是希望我们基层同志可以把工作做的更好一点。”

    吕副书记见自己的话收到了效果,也就接上说:“韦市长的用意是好的,我们也都理解,柳林市的落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不过最近我还是感觉各项工作都很有起色的,这还是韦市长指挥得力,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很佩服老韦的。”

    说完他就很友善真诚的对韦市长笑笑,韦市长也回应了他一个亲切的微笑,不过心里愤恨的骂了句:老家伙,今天吃错药了,害得我如此难堪。

    叶眉见这事情也过去了,不想在继续的纠缠在这个上面,她转变了一个话题,又讲了几个其他的问题,才散会了。

    叶眉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她的怨愤才逐渐的流露出来,一种过去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失望悄悄的涌现在了叶眉的心头,她呆坐在靠椅上,手里漫无目的的摆弄着签字笔,散乱的眼光漠然的看着前方。很多事情,很多过去自己和季子强的事情,都一一的闪现在了眼前,对季子强她还是牵挂,但今天却有多了一种失望,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副职了,他是洋河县的挑梁大哥,难到还能像过去那样随随便便吗

    他是单身,自己可以理解他对女性的渴望,他也很年轻,自己也知道他强烈的需要,但这都不能是他忘记责任的借口,他要为洋河几十万百姓负责,他要为自己负责。

    叶眉拿起了坐上的电话,她认为有必要给提醒一下季子强,电话接通了,但那面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喂,你好,我是洋河县书记办公室,你那位啊。”

    叶眉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没有开口,她的眉头邹了起来,在对方有一次“喂,你那里”的时候,叶眉冷冷的说:“叫季书记听电话。”

    那头很柔媚的声音就又响起了:“他啊,嘻嘻,还在卫生间呢,要不一会你再。”

    叶眉没等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她的眼光中有了很冷的一种光芒,她拿起电话,拨通了季子强的手机,但响了很长时间,那面都没人接,这个时候,叶眉的眼中就好像出现了季子强正在那裸身翻滚的画面,她使劲的压断了电话,用手抱住了头,就这样,抱了好几分钟,她才抬起头来,长吁了一口气,人也恢复了往日的镇定自如。

    季子强在干什么呢,他今天跑了几个点,也是刚回来,还没放下包,就见向梅敲门走了进来,给他送来了一份在省交通厅立项要款的计划,这也是他前两天交代向梅准备的,主要就是在这次立项要款中,洋河县应该准备那些基本的条件,比如都找省,市那些人,每个人身上最多花多钱,是送礼品还是准备现金等等的一些基础数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