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心里也很不舒服,自己提出整顿治安,并没有针对什么人,自己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很多问题已经看的很明白了,这样的治安环境也算没问题哼,难道是有的人怕暴露出其他问题吧。品 书 网

    季子强也不好和他们争吵,就解释说:“我不是对过去的治安有什么看法,也不是想出个风头,只是希望洋河县的环境更好一点。”

    但这更让雷副县长气大了,他就不客气的说:“季县长,你是话中有话啊,什么让洋河县变的更好一点,听你意思那就是过去很差吗”

    其他几个副县长也都不大好说话,季子强看看这情况,他就不想再说什么了,自己是人微言轻,以后慢慢找机会在说。

    哈县长看到季子强不再说话了,心里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自己上次让他敲诈了一下,一直也没机会还回去,今天算是打击了他一下,哈县长就呵呵的笑着说:“我看啊,季县长也不是这样意思,年轻人吗想干点事,理解,但有的事情还是要考虑周到,不要急在一时。”

    季子强也只好打消了准备在近期除黑打恶的想法,不要看自己分管了公安局,但想要有个大点的动作,没有获得几个主要领导的首肯,根本就实现不了。

    会后的这一段时间,季子强就更忙了,农村工作也到了关键时刻,今天上班,季子强正准备下乡去看看,就接到了吴书记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这班长叫,那能有片刻的耽误,他赶忙给秘书小张打个招呼,离开了县政府。

    季子强一路来到了吴书记的办公室外面,礼貌的敲了敲门,说起这敲门,看似简单,但其中的也是有奥妙的,季子强是很懂这些,加上在市政府办公室做了好几年的秘书工作,这种小技巧掌握的是炉火纯青。

    他控制住了敲门的力道,声音不太大,也不太急,间隔时间还不太久,这样既能让别人感觉到有人敲门,又不会升起反感的心思,他没有像一般的副职那样,敲两下就推门进去,他很有耐心的等在外面,直到从办公室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男中音:“进来”

    季子强这才整了整衣服,仔细看了看自己的仪表有没有失礼的地方,身上的西装很平整,隐隐看得出衣服的折纹,皮鞋是早上才搽过的,油亮油亮的,照的出人影子,胡须刮的很干净,精神状态很好,黄色的领带配上白色的带阴格的衬衫,显得十分稳重。

    季子强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吴书记办公室,听到推门的声音,吴书记的声音再次响起:“子强啊,来了把门关上”。

    吴书记看着神采奕奕走进来的季子强,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仔细观察过季子强,虽然他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

    说句实话,吴书记还是很器重季子强的,虽然他觉得季子强有点狡诈,但他是叶市长过去的秘书,这一点很重要,运用得当,它就完全可以化解哈县长那背后若隐若现的哈书记的压力,这也是吴书记一直以来的心病,他常常哀叹自己没有一个稳固的后台。

    “吴书记,您找我什么事”自打进来后,吴书记一直盯着季子强看,看得季子强心里有点发毛。这是季子强来到洋河县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仔细的在脑海里搜寻着最近自己的工作,他实在想不起自己又出了什么差错。

    “也没有什么事,只想找你聊聊”看着季子强一头雾水的样子,吴书记自己感觉到有点过不去了,他从办公桌的下面拿出一套精美的紫砂茶具,放在办公桌上,用饮水机里的开水慢慢的洗了起来。

    “喝什么茶我这儿可有好茶哦。”吴书记盯着季子强说道。

    “我自己来吧”季子强实在想不出今天吴书记反常究竟是为了什么。抱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想法,站了起来。

    “你坐好了今天,我也为你服务一下,难道嫌我泡的茶不如你泡的好喝”看着季子强受窘的样子,吴书记调侃着说道。

    季子强也只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吴书记忙活,他心里挺郁闷的,就发现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老是不踏实。等吴书记忙了一会,稍微的停顿中,季子强心里有点发慌,定了定神,再次就急切的问:“吴书记,找我是不是有重要的事情”

    “喝茶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吴书记泡好了茶,哈哈哈的笑着,亲手将茶杯端到季子强的面前。

    “谢谢”

    季子强也只好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既然来都来了,再担心、再害怕都没有办法,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吧,到了这个地步,季子强也想开了,双手接过吴书记端过来的茶杯,慢慢的品起来。

    “怎么样”看着专注的季子强,吴书记坐在他的边上,若有所思的望着他。看着抬起头来的季子强,吴书记没等他回答,又继续的说道:“品茶和品人一样,都是需要功夫的你对领导,是如何理解的,能不能告诉我”

    吴书记很突兀的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季子强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基层的老百姓对领导是有透彻理解的,作为领导如果是凌驾在老百姓上面的领导老百姓就不会拥护,领导也就不成为领导,所以当一个领导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首先从思想上就开始同老百姓对立了”

    “那你觉得我们县上目前的领导都很合格吗”吴书记话锋一转,再一次突然提出了一个让季子强意想不到的问题,同时,吴书记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冷峻起来。

    这让季子强的心里一紧,他有点隐约的预感到了吴书记今天请自己来的意图了,看来吴书记已经是准备对哈县长下手了。但他以何种方式,何种契机动手这是季子强无法猜测的。同样的,吴书记现在提出这样的问题,对季子强来说,也不好回答,他还没摸清很多问题,自己对吴书记的理解也很肤浅。

    吴书记是不是个敢担当的人自己能够依赖和信任他吗他的准备工作都是不是已经到位他有没有一举拿下哈县长的能力这一切都需要充分的时间来观察和体会,可自己来的时间太短,很多问题也许只看了个皮毛,所以季子强就不好回答,他犹豫了。

    他不想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卷入到吴书记和哈县长的派系斗争中去,按季子强惯常的性格来说,不管是做什么,都要先谋而后动。但吴书记是不能给他太多的时间来做判断和选择,吴书记就眯起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用刀一样的眼光直刺过来说:“你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在我面前有所保留”

    季子强知道自己不说话是不可能了,这是个立场问题,两个都是明白人,虽然一些话没点透,但相信都彼此心照不宣,不回答那就是拒绝。

    而拒绝,就意味着对立。于是,季子强呵呵的笑了,吴书记没有被他掩饰的笑容迷惑,依然死盯着他,听他会说什么。

    季子强准备开口了,他没有太多的选择,他必须说点什么才能应付得了今天的场面:“洋河县不合格的干部肯定有,但我来的时间不长,现在吴书记问我,我唯一可以回答的就是,我一切听吴书记你的指示,你比我站的高,看的远,也看的清楚。”

    季子强就很快捷的,很巧妙的把这个球又踢回给吴书记,他是不会轻易就暴露自己想法的,官道行走,时时都要如履薄冰。

    对季子强这样的回答,吴书记很不好判读,季子强说的也算是实情,不过让吴书记有点欣慰的是,季子强说一切都听自己的,这也许就是一种暗示,表示他会无条件的跟着自己走。

    于是,吴书记就紧追一步:“你认为就目洋河县的局面,我应该怎么做”

    季子强的后背已经有了些许的汗水了,但他的表情却显的很淡然,很轻松,现在吴书记已经把一柄锋利的尖刀放在了他的手上,就瞅着自己,看自己把刀挥向哪里。

    季子强在权衡后,感觉唯一可以实现和不让自己受害的一个办法就是减少矛盾,减少对立面,他平静的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吴书记一直盯着他,在他说完后并没有接他的话,两人都在静默中对视,季子强强打精神,也用深邃的目光直面吴书记那敏锐的目光,少顷,吴书记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吴书记不的不佩服季子强的沉稳和老辣,季子强的见解和自己是一样,说真的,他也没有完全的战胜哈县长的绝对优势,特别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他是一直隐瞒着季子强,那就是哈县长能在洋河县如此嚣张,绝不是偶然,也不是自己无能,是因为哈县长背后有个强有力的支柱--市委华书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