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摇下头说:“没有,相反我感到这种气氛很好,我喜欢热闹和繁华,但同时也喜欢安静和平淡,或者你会感觉我很矛盾吧,但我就是这样。 ”

    方菲笑笑说:“人在很多的时候其实都是矛盾的,就如我,有时候希望自己在这条仕途之路走的更远,走的更高,但也有很多的时候,我会异常的厌倦官场这个地方,它一点都没有让我感到快乐。”

    “是啊,很少有人会在这里找到快乐。”季子强附和着她的话。

    “那么你在这里有快乐吗”方菲问道。

    季子强停下了准备夹菜的手,想了想说:“我也没有多少快乐,如果一定要说有点快乐的话,那其实只是一种心里的满足和做出了一点成绩以后升起的一种自豪感。”

    方菲问:“你很自豪吗你有过自豪吗”

    季子强说:“有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你难道没有过吗”

    “我很少有这样的感觉。”方菲有点黯然的说。

    他们端起酒杯,各自呡了一点,这样沉重的话题很快他们都不再想说了,他们就开始换了几个轻松和搞笑的话提,一会,这房间的气氛就开始了温馨和柔美。

    因为挨得近,季子强就闻到方菲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味道,这样的美女。还有这样的酒香,他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了

    而方菲,也开始娇媚起来,她不断的用眼神,用语气,用轻轻的触摸,来唤起季子强的温情,季子强也觉得精力旺盛,慾火升腾,像打满了气的皮球一样。

    可还是忍住了,他要矜持,他还想细细体味,就如同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要慢慢品咂,他就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淡定

    方菲其实现在也是在渴望着,她本来就是个慾望很强的女人,季子强与她木厅长不一样,他懂得用眼光欣赏她,用语言赞美她,让她满足,让她兴奋,让她快乐,他还会挑逗她,疯狂地吞咽她,咀嚼她,让她欢愉,让她激情,让她的血液里充满粘滞,味蕾里充满甜蜜,感情里充满热烈,对这样一个男人她怎么可以不去渴望。

    他们喝完了一瓶白酒,两个人都有了一些朦胧和飘渺感,这点酒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但这样的温情,这样的浪漫已经让他们两个先醉了。

    后来,方菲拉住了季子强的手,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卧室。

    他们起初是拥抱着,她静静的躺了下去,季子强不得不破坏这浪漫的氛围,他静静地躺在方菲的身边,看着她的美丽,听着她轻轻的呼吸,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芬芳,慾望在慢慢的强烈和急迫床边台灯柔和的光,映衬得她的肌肤更显白皙柔嫩,那高高隆起的颤巍巍的胸部,那细软袅娜的腰肢,那修长雪白的双腿,那渾圆结实的臀,这一切是这样的誘惑。

    季子强轻轻的吻着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耳朵,她的鼻子她也轻轻地回吻着他,吻他的下巴,吻他的脖颈,吻他的喉结她喜欢这样的温馨,她喜欢那种味道,也渴望他这热烘烘的气息。

    方菲发出喘息,她抱紧他,在他的胳膊上轻咬了一口,小声对他说:“你现在是越来越坏。”

    季子强抬起头说:“一会才让你知道什么是坏。”说完他低下头继续去品咂那种淡淡的,湿湿的,甜甜的味道。

    她闭着双眼,脸颊绯红是的,就象是人间的尤物,珍品,又如同千年的美玉,稀世的宝石,季子强在疼爱珍惜着。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季子强的耐心等待却没有受到多大的效果,县政府那面在开发旅游和工矿改革这两件事情上面依然没有多大的动作,会到是开了几个,但就季子强从侧面对会议的了解和观察,几个会议不过是继续演绎假,大,空,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

    季子强坐不住了,他不能就这样让时间白白的流失,现在季子强已经完全掌握了县委的局势,除了副书记齐阳良,县长冷旭辉和那个阳奉阴违的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之外,在整个常委都基本能够号令一致看,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他或许也就有了发挥自己才能和理想的空间了。

    这两天,季子强又召开了一次工作会议,他再次的提出了一些工作主张,强调了旅游开发和工矿改革的重要性,并拿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案,对五指山的开发先从交通局上着手,力争早日修通道路,为五指山启动打好基础。

    另外,季子强还将发展乡镇企业的工作特意提了出来,并督促黄副县长多想办法,要求招商局等部门要多配合,大力发展乡镇企业。

    与会的冷县长和齐副书记,看到季子强和这些下属们一唱一和的,季子强等人谈笑风生的样子,他们的心中十分地沉重,好像这架势要把自己几个人架空一样,以后他们的日子,将会过得非常地郁闷啊。

    黄副县长汇报说:“嗯,经过前期的工作,在小煤矿整治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对全县的煤矿安全工作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整顿。”

    季子强摇摇手说:“今天不谈成绩,就手说困难和不足。”

    黄副县长脸一红,忙说:“季书记,洋河县的各项资源比较丰富,关键的问题是交通不便,因此我觉得,如果要想把洋河县的经济发展起来,最好是以公路为突破口。先把路修好,这样招商引资方面,就要简单得多,另外路修好了,物资活泛起来,经济也跟着活起来了,不是说要致富,先修路吗。”

    季子强点点头道:“是啊,黄县长你说的有道理,我县的道路交通问题确实十分地严重,就算从柳林市到洋河县,这条路都还算是比较好的吧,可是到处都是坑坑洼法的。车子开起来,人都抖得浑身要散架了,至于县城到各个乡镇去的公路,情况就更差劲了,还有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扑上拍油,还是石块铺就的,外地企业看到这幅样子,前来投资的意愿确实受到打击啊。”

    对于季子强说的情况,其他常委也是深有感触的,冯副县长也接上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等到路修好了再来发展经济,我们应该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开始进行道路的修建,另一方面也要加大开发,改革和招商引资的工作。”

    季子强想了想就说:“这样吧。我们分个工,冷县长负责准备招商引资会,工矿改革。而我呢,则负责交通问题和旅游开发,我看能不能拜拜那些有钱的衙门,如果能够从上面挤点钱下来。先把洋河县的一些道路修好。就算不是为了招商引资,对全县人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福利嘛。”

    冷县长见季子强点到了自己的名字,也不得不点头道:“季书记说得对,时不我待,我县的经济发展正处在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开动脑筋,奋力前行,季书记人脉丰厚。有季书记出面,肯定能够给我县的公路交通发展带来好消息。”

    他就直接把这最难的一块也撂给了季子强,你能,那好吧,有本事你去搞钱,搞不到钱回来,看你还好意思再给我们吹什么。

    季子强笑了笑道:“冷县长你就不要给我灌**汤了,全县交通不好的地方不在少数,我到底能不能弄来资金,到底能够弄来多少。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啊。这样吧,我下午去交通局走走,也不能什么事情都靠我一个人,该发挥一下大家的积极性才行。”

    季子强其实也是心里没谱的,其他事情都好说,但一谈到钱字,不管是市里还是省上,都难说话,但自己不出面看来也不行,要全靠冷县长,只怕到明年的今天,他也还是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

    下午,季子强着分管公交的郭副县长,也没有通知交通局,便直接驱车过去准备到交通局了解下情况。

    交通局的院子里面,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的。司机开着车子,在交通局的楼下停好车,季子强和郭副县长一左一右的从车上下来,走进大楼里面,很快便到了局长办公室。

    门是关着的,也不知道有人没有。郭副县长上前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却没有什么回应。

    季子强淡淡地道:“这个何斌。上班时间跑哪儿去了”

    郭副县长道:“书记,我去他们办公室问问。”

    季子强点点头道:“不忙,我们先参观一下这里的办公情况。”当即,季子强和郭副县长便从一间办公室一间办公室门口走走,通常在季子强和郭副县长在门口观看的时候,里面的人都没有谁注意他们两个,要么是在打电话,要么就是凑在一起聊天,看都没人看看他们。

    季子强的脸色沉了下来,看来交通局的工作作风很有问题啊,上班时间,总体来说大家的工作态度都比较散漫。

    “走吧,我们回去了。”季子强平淡地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