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知道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也怕县政府不能按自己的构想来实施,所以他就在最后说:“今天我在这里先是给大家吹个风,但希望县政府在一周之内,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这一点我是强调过了,政府出不上力的话,我就要直接插手了,那时候你们这些县长可不要说我手太长,夺了你们的权利,呵呵呵。 ”

    大家就都笑了一下,但心里是很明白,这绝不是季子强在开玩笑,他刚刚当上书记,他是需要一种新气象和新局面,自己不踏上他的步点,只怕真的会想他说的那样,最后把权给夺了的。

    冷县长也是心里凛然,季子强这话似乎就是冲自己来的,难道年前的那几样事情,他季子强准备回击自己吗

    他多少还是有点紧张起来。

    季子强实际上也就是给冷县长说的这话,他不能眼看着时间最后流走,而自己没有任何的业绩出来,他希望大干一场,给洋河带来一个新的,但这一切都要依靠政府,特别是冷县长的权利配合,光凭自己和县委是没有办法来完成自己这所有的构想。

    自从坐上了书记的位子,季子强明显感觉到了书记的工作灵活性很大,很多事,可以管,也可以不管,不象在政府工作的时候,你口上的事情,你不管谁管,一天感觉很忙,现在主要是看自己了,想费心你就什么都可以管,你管了,一般也没有人敢说什么,想清闲,你就什么都可以不管,但人事权那是一定要抓在手上的,哪怕就是动个小小的科长,哪怕自己手再忙,字还是一定要亲自签。

    季子强可以不计前嫌,对冷县长的所作所为继续忍耐,但绝不会容忍冷县长的消极怠工,一旦发现他不好好的使力,自己就不管别人说什么了,自己就亲手参与到这些的具体事务中去,为了工作,为了洋河县的大局,就算别人骂自己两句,那也认了。

    会议一直开到了上午下班的时间,其他这些人他们住的都近,就回家吃去了,几个人邀请季子强去家里吃,季子强自己怕去了麻烦人家,就一一拒绝了到食堂吃饭的人今天很少,就他们56个人。

    吃完饭季子强休息了一下,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门外敲门声响起,方菲过来单独的看望他了,她隔着办公桌坐了下来,今天她收拾的确实很漂亮,黑发的长发她挽成了一个云髻,显的端庄成熟又高雅,但在她看着季子强的时候又有一些妩媚多情的样子。

    季子强昨天倒是见过方菲的,但人多,两人也没怎么说话,现在季子强就望着方菲说:“过年怎么样,还开心吗”。

    “恩,就那样吧,过不过年都一样。”方菲带点幽怨的说。

    是啊,一个单身女人,也许过年还不如平常快乐点,平常至少还有工作,还可以充实点,但过年就只有孤单和寂寞了,外面的繁华或者会让她更加的伤感。

    季子强也一时无言以对,两人闷坐了一会,

    季子强找了个话题就问她:“你对洋河县的以后发展怎么看”。

    方菲沉思了下说:“照你现在这样规划,大的方面应该没问题,但是工业上还是要有点难度,困难不少,启动很难,但没有动作吧,它会拖县上后腿,洋河工业一直是个老大难,过去也想了很多办法都没什么成效。”

    季子强见她说的和自己担心的一样,就坚定了尽快对工矿企业变革的想法,他又问方菲:“对冷县长这人,你怎么看,他有没有动大手术的魄力。”

    方菲对冷县长还是有所了解,就说:“冷县长这人魄力和工作能力还是有的,但有一点就是喜欢拉山头,心眼小,不太好对付,过去哈县长虽然不怎么用他,但轻易也不敢招惹他的,对他这个毛病,你还是要有所防备。”

    对这点季子强看到,也是有心里准备的,他就点了点头说:“这个我也知道,就希望他可以和县委的大政思想保持一致,个人有点恩怨和隔阂没关系,但不要影响到工作。”

    方菲有点担忧的说:“现在一切都言之过早,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过季子强已经提前把棋子都布好了,你冷旭辉好好工作,好好配合大家都好,我在将来万一升了,还可以把这个位子也给你留下,你要是想独霸洋河县,做第二了个哈学军,那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又谈了几句闲话,方菲就说:“晚上我请你到家里去吃个饭吧,过年都没在一起聚聚。”

    季子强一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季子强担心自己不去会让方菲面子上很难看,会破坏两人刚刚缓和的这一点关系,但去的话,万一方菲像年前那样做,自己能不能保持住理性,控制住情慾呢,他开始对自己有点没把握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实际上就是个在誘惑面前很脆弱的人。

    方菲看出了季子强的犹豫,她有点伤感的说:“怎么,季书记还在记我的气啊”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不是和方菲记什么仇恨和误解,只是自己不想让自己就此沉沦下去,在很多时候,他希望自己可以对得起自己所爱的人。

    但他看到方菲那忧愁哀伤的眼睛,他就点点头说:“我在想晚上你会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方菲的脸上又焕发出来了灿烂的笑容,她偏着脑袋问:“你想吃什么说出来我都可以给你做”

    季子强笑笑说:“随便吧,哪怕你下面给我吃,都没什么关系的。”

    方菲就一下子瞪起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季子强,季子强有点奇怪,怎么了

    她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少顷,季子强一下想到了什么,扑哧的一下也笑了出来,他明白了,方菲的这个表情一定是想到了最近一个手机上流传的段子。

    方菲见季子强笑了起来,就恨恨的瞪了季子强一眼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也不分个场合。”

    季子强就大叫这冤枉说:“我真的就是随口一说,唉,算了,呵呵呵。

    方菲也就站起来,说:“那就这样,我先过去了,晚上见。”

    季子强点点头,也没有站起来送她,就这样看着方菲走了出去,他有点为自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无力的做出准确的选择而懊恼,也许自己是为了团结和不愿意伤害一个本来就很孤单的人心吧

    季子强开始给自己找起来一个合理的理由了。

    夜色中的洋河朦朦胧胧的,季子强在第二次接到方菲的电话时,他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揉揉眼睛,站了起来,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肚子真的有点饿了,穿上外套,他独自走出了县委大院。

    方菲还是在老地方住着,季子强轻车熟路的就到了那里,敲敲们,房间里很快就传来了方菲欢快的脚步声,打开门,两人相视这笑笑,都没有说什么,季子强自觉的换上了方菲为他准备好的棉拖鞋。

    方菲也接过了季子强的外套,看着季子强冻的泛白的脸色,方菲赶忙又把整个房间的空调温度再调搞了好几度。

    房间也就更加的暖和起来。

    喝了一口刚刚泡上的热茶,季子强浑身也温暖了,他看看忙前忙后的方菲说:“要不要我个你搭个手。”

    方菲调侃的问:“你能做什么炒菜还是做饭。”

    季子强想想说:“既然是搭手,难度就不能太高了,比如拨个蒜啊,洗个菜什么的,我还是能胜任得。”

    方菲就呵呵呵的笑了说:“你就坐那喝点茶,看看电视吧,我一会就做好了。”

    季子强也是客气一下,要说做饭,他还真的不怎么在行,他就拿起了电视调控器,随便的按按,看看表,还有几分钟才是新闻联播的,就换到了中央电视台,等起了新闻联播。

    新闻还没有看完,方菲已经把好多个才端上了桌子,季子强还想看看电视,方菲就喊了:“子强,菜好了,不看了吧,一会都凉了。”

    季子强虽然是想看完新闻,但人家如此的盛情,自己表现的无动于衷不礼貌,他就一面说着:“好香,好香,今天我要好好的吃一顿了。”一面就走了过去。

    的确菜很不错,而且都是季子强最喜欢的几个菜,这是过去两人好的时候,季子强给方菲说过,没想到方菲全部记了下来,今天都给季子强做出来了。

    季子强心里还是暗暗的感激,他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他们开了一瓶酒,两人轻饮慢斟,他们说话很少,吃的很安静,有时候季子强的咀嚼声都会在这里显的分外响亮,季子强笑笑,端起了酒杯,和方菲碰了一下,两人都没有一口喝完,只是喝掉了一小半,没有人劝酒,没有人敬酒,可以这样安静和自然的吃饭,对它们两个人来说都市一种很难得的享受。

    后来方菲说:“和我一起吃饭你会感到无聊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