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离开的时候,华悦莲已经紧紧的挽着季子强的胳膊,她在感受这浪漫和幸福的一刻,带着这样的浪漫他们回到了宾馆,进了门华悦莲依然不愿意松开挽着季子强胳膊的手,季子强用手指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下说:“想喝点什么吗”

    华悦莲这才松开手说:“你这也就是白开水和茶了吧,茶我晚上不喝,就到点水吧。 ”

    季子强给她到了水,不知道该让她离开还是留下,他希望华悦莲可以留下,刚才的浪漫温馨也一样的感染了他,但他也担心今天两个人一起出来,华悦莲不回家,会不会让华书记他们有什么看法。

    华悦莲却不管这些,喝了口水就说要冲个澡。

    季子强心里还是很盼望这样的,也就不去多想什么,给她兑好了水,华悦莲在里面洗的时候,季子强已经就开始了幻想,那雪白的春色,那娇柔的身子,丰腻的肉感,婀娜多姿的身材。

    一会华悦莲就围着浴巾出来了,他急急的就想靠上去,华悦莲假装大叫着“非礼”,把他推进了卫生间,说:“洗好了在出来。”。

    季子强心急火燎的,把那一会要用的几个重要部位,三五两下的一洗,他就走了出来,华悦莲已经坐在了床上,也没开电视,可能也在焦急的等待他吧,他也坐了上去,用手慢慢的把她抱在了怀里,一阵的芳香袭来,华悦莲的眼神也开始了迷离,但她的那种高贵气质是与生俱来的,是的,那是一种清高的具有震慑力的气质。

    如果说女人如花的话,那么她就是一朵未经许可不可随便采摘的花但是她现在已经准备让季子强来采摘了,因为她的心跳,她的喘息是这样表示的,她浑身散发青春的气息,身体很温暖很有弹力。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季子强搂着乔华悦莲滑润柔嫩的身体,她现在很享受似的在他怀里轻轻扭動着,靓丽的容颜上满是红晕。

    他低下了头,她的身上淡淡的散发着一股香气,不是很浓烈,但闻起来却也令人心神荡漾。她长长的秀发披散在枕头上,一派青春靓丽的气息。真美,他情不自禁的赞叹着:“悦莲,你真美。”

    她的身体在他的怀抱里渐渐热了起来,季子强立即就感觉到她的心跳的强烈,胸脯的起伏是如此快速,温暖结实的胸一下又一下的挤压着他的胸膛,让他无比清楚的感受到她青春的热力。

    季子强的热血沸腾着想要破体而出,脑海里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溶入她温暖熾热的身体里。他的慾望如水般袭遍全身,亲吻着她白净的颈项,华悦莲在他的挑逗下嬌喘吁吁,星目朦胧,靓丽的脸颊上满是如火的红晕。

    季子强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忽然吻起她嬌嫩还在不停说话的小嘴。华悦莲心里一阵温暖,她被季子强这强大而温暖的爱打动着,她此刻幸福极了,季子强轻轻在在她的小嘴上吻着,然后伸出舌头,那渴望的舌尖触碰到华悦莲的唇逢,轻轻试探着,季子强内心的火熱瞬间点燃汗水从身体的每个毛孔涌出,让他们肌肤的触感更加刺激他们再也支持不住了,都全身软软的倒在床上了,两人完全都陶醉了。

    第二天他们起来的很晚了,季子强睁开眼看到华悦莲那调皮的表情,他就不得不去亲吻啊,他醉了,在这美丽绝伦的妹妹面前,深深的沉醉了。

    中午,华悦莲说到她家去吃饭,季子强却有点不敢,他怕万一问起了他们昨天在那,自己不好交代,华悦莲也就只好依了他,一起在外面吃了点小吃,正吃着,华悦莲就接到了家里老妈的电话,问她在那呢,季子强吓的是只摆手,华悦莲理都不理他回答说:“我和子强在外面吃饭呢。”

    好在华悦莲的老妈也没人问他们昨晚做什么去了,要是问起来他还真不知道华悦莲怎么回答。

    几天休假一晃就过去了,他又回到了那个他可以指点江山,发号施令的地方,手背后面,随便的训两句话,看到别人谦恭的假笑,听着人家违心的奉承,这样的感觉是很奇妙的,一天即便是累个半死,但心理上却有极大的满足。

    一旦回来了,那事情也就跟着来了,首先是赶快派人到省城去要点费用,不然就揭不开锅了,他给财政局肖局长先去了个电话:“肖局啊,我任啊,你这两天还得派个人到省财政厅去守一下,早点给县上搞点钱回来,恩,你看谁去啊,我看就让那个朱科长去,他不是有亲戚在那吗,对,对对,可以带些东西送,你安排。”

    这个是头等的大事情,把这安排了,季子强背起手来,到办公楼各部门转了一圈,看看有没有还在家过年的,也让大家看看他已经过完年来了,还好,大部分人都在办公室开始上班了,

    不过一个个都是在谝自己过年的喝酒啊,打牌赢钱啊,什么什么的闲话,人们还没有从节日的喜庆氛围中清醒过来,上班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到办公室上班的人们打着节日期间没有打完的哈欠,聊着节日的碎片,有说有笑,一时间还没法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也没有一个正规的样子,季子强也是法不责众,机关都是如此,只有慢慢的调整,扭转这种风气了。

    在县委政府办看到了向梅,过了个年怎么更漂亮了,一头如云的黑发挽成云髻,弯弯的柳眉,一双秋水般明眸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桃腮微晕,点绛般的唇,洁白如雪的瓜子脸娇羞含情,嫩滑的肌肤嫩泽如柔蜜,身姿诱人,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季子强就笑着开玩笑的赞美了两句,向梅又是喜欢又是不好意思的瞅了他几眼,惹的办公室一片笑声。

    过了一会县委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陆续的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问好,请安,请客等等的事情,季子强就一一的招呼,该客气的就客气,能推的就推,推不掉的,也就只能先答应下来,说有时间一定赏光。

    这样稀里糊涂的就晃悠过去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县委就召开了一个洋河县新一年的工作会议,除了县委这面的几个领导之外,冷旭辉的带领几个副县长也来到了小会议室,大家互相客气着,相互问好,开着玩笑。

    一会季子强就来了,这一下问好声和讨好声就此起彼伏,很是热闹了一会,等大家该表达的情意都表达过了之后,季子强才收住了笑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也是个信号,大家都知道现在该转入严肃的工作中了,所有人很快的收敛起刚才嘻嘻哈哈的表情,一起注视着季子强。

    虽然是新年的工作会,但实际上也没什么大事,有几个措施季子强是想的差不多了,但他还要等等,因为这不是县委的主要工作,他希望县政府县拿出一个合理可行的规划,这样在结合自己的商议实施。

    只是可惜,冷县长虽然也有个计划,但那几乎还是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根本无法落实,季子强暗暗的叹口气,在冷县长讲完了启动工业,农产品配给,春耕,育林,计划生育这一套之后,季子强不得不谈谈他的设想了。

    季子强提出了一个最近几天的一直在考虑的想法,他说:“我想我们政府的工作要分几个步骤来,第一,对五指山和温泉的开发可以作为第一目标,力争在上半年有所突破,第二,对工矿企业的改革势在必行,刻不容缓,但考虑到涉及的人员和企业较多,要慎重对待,但也应该在上半年有所行动,至少要拿出几个试点企业。”

    下面大家都在记录着,不过冷县长是不以为然的,开发五指山和温泉说起来简单,但都离不开一个钱字,不管这钱从何来,但总要有个出处啊,你书记当然很轻松了,嘴一张,就说突破,但工作要政府今天做,怎么做从那做

    同样的,工矿企业的改革就要动人,就要裁减,那多余出来的职工往哪分流,最后闹起来了,谁来负责

    所以冷县长就是听听,对季子强和两个提议,他是根本没抱多少希望,也不准备去怎么落实的,就他的感觉,这就没办法落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