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夫人就有点嗔怪的说:“什么李处长,叫阿姨就行了,在家里还这样客气。”

    季子强笑着说:“知道了,阿姨教训的对。”

    华成飞没有说话,好像他对季子强他们的谈话很漠然,一点都不关注,但他没有把季子强的任何话漏掉,他从季子强那句“事情已经过了”的话中,听出了季子强一种自负和霸气,他也在心里暗暗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季子强真的了不起,老吕那性格自己是知道的,他老谋深算,阴森狡诈,他很少出击,但只要出手总是要见血才回。

    这次党务检查的事情,华书记也是略有所闻的,他不清楚到底季子强和吕副书记因为什么发生了冲突,但吕副书记敢于面对叶眉的权威和袒护,直接果断的对季子强出手,也说明了吕副书记是有的放矢,做足了准备。

    但就这样一个可怕的人,在季子强的眼中却并不担心,这绝不是季子强不知道深浅,只能说他又一次摆脱了吕副书记的攻击,逃到了安全地带,那么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他是如何做到这一切。

    华书记就充满了好奇和疑惑,他想问个究竟,只是不好问出口来,看样子这就永远是个迷了,就像是季子强对付自己一样,很少有外人能够看清季子强和自己的倒台有什么关联,只有身在其中的几个人,才能看的懂那条攻击的线路。

    华书记的在疑惑中又一次的皱起了眉头,他看了华夫人一眼,这个表情作为和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华夫人是读得懂的,她知道他渴望了解这个谜底,她也知道老华是不好自己询问,她就说:“没事情了就好啊,说说你们到底有什么矛盾,能早点化解最好。”

    季子强本来以为话题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华夫人又扯了回来,他沉吟着说:“嗯,是一点小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

    华夫人紧追不舍的又问:“是什么误会,你年轻,有时候不知道深浅,说出来,我们帮你分析一下,看看以后会不会在引起什么麻烦。”

    看来华夫人很是领会华书记的心意,她不问出华书记的疑惑,就绝不松手。

    季子强只好说了:“是关于人事上的一点变动,有人让他误会我了,后来我让他感觉到了我的诚意,现在真的没什么事情了,阿姨你放心,要再有什么麻烦,我会来想你请教的。”

    “呵呵呵,请教不敢当啊,阿姨就是关心你。”华夫人看了华书记一眼,见他松开了眉头,知道他已经听懂了,就不再问这个问题了。

    华书记当然听懂了,里面的很多细节他不需要了解,但大概的线路他是明白了,有人给季子强下了套,让吕副书记误会他,但季子强发现了这个问题,亡羊补牢,有扭转了局面,也就让吕副书记停止了攻击。

    看起来这个季子强确实适合官场这个陷阱密布的地方,他都敏锐,够聪慧,也知道等待和忍耐,如果在加上一点好的运气,指日定能大放异彩。

    这样想想,华成飞就对季子强的怨气少了许多,官场就像是深林,每个人都在其中艰难跋涉,斩荆披棘一路前行,当他们为了前行挥舞着钢刀利斧开道的时候,其实他们在黑暗中并不知道会砍伤什么,或者是藤条,或者是花卉,或者是树苗,也许自己就是季子强前行中无意砍到的一把荆棘,自己不倒,他又怎么能够继续前进呢

    华成飞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中。

    餐桌上的菜很快就摆好了,大家也没怎么客气就一起坐在了餐厅,华悦莲的妈妈今天很热情,这和她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态有关系,她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和生活,这些年意思哈是自己主内,老华主外,现在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自己已经能和老华平等相对了。她不断的给季子强夹菜,那父女两个就蹩蹩嘴,斜眼看着她,这样的场景让季子强很是不好意思。

    华悦莲的妈妈还问了季子强一些问题,什么县上苦不苦啊,伙食好不好啊,工作忙不忙啊华悦莲就摇摇头说:“哎,相当年我在外面,老妈都没这样关心过,真是人比人活不成啊”。

    季子强现在算是明白了,被人过分的关心,那滋味也不好受。

    吃饭中途,华悦莲不断的给季子强使眼色,起初季子强还不大明白,后来知道华悦莲的意思了,她是要让自己对她父母提出两人的事情。

    季子强心里发虚,迟疑了好久,最后就鼓足了勇气,嗫嚅着对华夫人说:“阿姨,我我想说件事情。”

    华夫人就很随便的问:“子强,什么事情,你说吧。”

    季子强就冒出了一句:“我想娶悦莲。”

    一下子,吃饭的几个人都停止了动作,华悦莲是满心欢喜的,华夫人有点迟疑难决,华书记有点吃惊。

    他们都看着季子强,每个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后来华夫人刚想说点什么,华书记就一口抢到了前面说:“悦莲刚参加工作,这事情先缓一缓,过一两年再说吧。”

    他的语气平淡,但毫无商量和妥协的意思。

    华夫人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到是华悦莲撅起了嘴说:“老爸,我都工作一年了,又不是小孩。”

    华书记看了她一眼,说:“急什么,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时间是考验一个人,一件事情的标准,我不会害你的。”

    季子强低下头,他想就这个理论辩解一下,但看看华书记那冷冰的脸色,他闭上了嘴,对华悦莲眨了下眼,就低头吃饭了。

    华悦莲还想说点什么,她老妈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在多说什么了,意思是到时候自己帮她们慢慢做工作。

    几个人都不再说话,气氛有点闷闷的,很快就吃吃完了饭。

    到了晚上,季子强说要先去外面登记个房间,华悦莲就说她陪他过去,然后一起去看花灯。

    华夫人就说:“今天外面人多,你们注意安全。”

    华悦莲说:“我们会小心一点的,不过可能晚上我们还要到酒吧去跳舞。”

    华夫人忙说:“那些地方乱的很,你们不要去。”

    华悦莲说:“我是警察,还怕乱啊,不说了,走了,也许我们要玩一个通宵呢。”

    华夫人刚要阻拦,华悦莲已经换好鞋,拉上季子强出了门,华夫人也就只好摇摇头,关上门,坐在了华书记的旁边,一起看电视了。

    季子强和华悦莲就出了家属院,在旁边不远的一个地方找到了一家宾馆,两人进去看了看,条件还不错,季子强登记好房间,把东西放在了房间,这个时候两人才有机会好好的亲热一下。

    季子强伸手在华悦莲绯红的双颊上轻轻抚扫,很柔嫩很细致,她闭起眼睛时,他的双唇已经印在她的朱唇上,很柔软。当他的舌头游到她唇边,她很自然地张开小嘴,让他舌头穿过她的皓齿,侵入她暖暖的小嘴巴,搜索她的舌头,然后互相卷在一起。华悦莲双手搂着他的腰,他也熊环着她的背,两个人越来越紧密地贴在一起。

    她已经动了情,虽然隔着衣服,季子强的嘴很快就移到了她的胸前,看到华悦莲闭着眼睛享受他的亲吻,季子强知道她陶醉了,但季子强并没有过深的举动,他不想这样匆匆忙忙的完成一次渴望的纏绵,他放开手说:“我们去看花灯吧,电视上讲,今年省城的花灯规模很大,从初三就开始,一直到十五。”

    华悦莲也调息了一下激动起来的喘息说:“是啊,我一直也没去看,就想等你来了让你陪我一起去看。”

    季子强就又在华悦莲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走,我带你去。”

    拉着华悦莲那皓腕如雪的小手,两人就一起到了街上。

    他们没有打车,一路追逐嬉笑着,到了省城最大的公园,今年的花灯,比以往花灯都不太一样,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逐渐富裕起来,灯也随之好看了起来。天气虽然寒冷,但寒冷挡不住人们的热情,前来观看的人真是不少,扶老挟幼的,拖儿带母的,到处是人。

    公园花灯也开始点燃了,虽然风俗是正月十五闹花灯,但现在的省城已经急不可耐的提前了花灯时间,情人也有了个相会的场景,如今的花灯制作更为精良,增添更多时代内容,到处是流光溢彩,泉水倒影,芳华尽显,星光与灯光相映,月光与烟花争辉。

    一些商家也摆上了擂台,放起了宣传的广播,这里不仅灯好看,还处处充满商机。

    远处还有烟花在不断的腾空而起,好美的夜空,只见深蓝色的天空布满了五彩斑斓的礼花,开放的礼花如一个个彩球,似一朵朵雪花,像一颗颗拖着彩带的流星,把漆黑的夜空照的如同白昼一样一朵朵绽放的礼花把天空点缀的绚丽无比,他们两人也象小孩一样不断的惊叫,不断的拥抱,在这样美丽又激动的时刻,他们的心就贴的更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