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打眼一看,街道上春节的气氛很浓郁,到处掌灯结彩,家家喜气洋洋,大街上的颜色也比平时鲜艳多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只见彩旗饥饿的狼,各色商家标语、条幅迎风招展。商场门口挂着一只只大红灯笼,看一眼就让人心里暖和。

    湛蓝的天空中,一只只彩色气球在阳光的照耀下艳丽夺目。微风拂过,大小气球迎风起舞,又仿佛在向路人点头致意,街上的人们也是个个喜气洋洋,个个精神饱满。逛街的人络绎不绝,笑得是那样灿烂,那样醉人,留下一路的笑声。

    在这些笑声里有放假人们的轻松,还有一家团聚的欢欣。

    季子强出了班车站,打的就到了省政协家属院,这里是有人执勤的,季子强来的时候就带上了工作证,那洋河县县委书记的几个大字,没想到在这里并不怎么好使,无奈中,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人家的话,在门口登记了才进去。

    这里他是第一次来,只是在电话里华悦莲大概说了下位置,季子强只是知道在那栋楼,具体的楼层,门牌他是不知道的,他掏出了电话,刚要打,就见华悦莲在前面走道上闪了出来。

    季子强赶忙招了下手,华悦莲就如燕子一样的飞到了季子强的身边,嘴里说:“才到啊,我都出来看了几次了。”

    季子强好多天也没见华悦莲了,见她红红的脸蛋,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模样,要不是在外面,季子强真想抱住她啃上两口。

    华悦莲拉住了季子强的手,看看外面就问:“哎,你司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季子强笑着打趣的说:“人家是公交车的师傅,我怕叫不来。”

    华悦莲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你坐公交车来的啊,自己没车送,你早说啊,我让老爸安排车接你。”

    季子强吐下舌头说:“算,算了,今天我都不知道能你能全身囫囵着离开你家呢,还敢让华书记派车接啊。”

    华悦莲就嘻嘻的笑着说:“不过我们先说好,今天你是不能单独逃跑的,要走也要带上我一起离开。”

    季子强很郑重的点点头说:“那是一定的,还等你给我耕田呢。”

    华悦莲就嘻嘻的笑着说:“你把我当成牛了啊。”

    两人说着笑就到了一栋楼前,这是一栋六层的楼房,楼前树木花卉种了不少,地面也干干净净的,让人心情为之一爽,华悦莲帮季子强提上一个包,两人就上了三楼,靠东面的一个房门虚掩着,季子强就和华悦莲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大的待客厅,只见墙上挂着几幅字画,都是名家之作,有一幅还是国画大师齐白石画的虾图,寥寥数笔,三只虾子跃然纸上,似要游出画来。这间客厅经这几幅字画一衫托,顿时变得儒雅大方。

    季子强来不及赞叹大师之作就是不同凡响,也不知道这幅名作是怎么淘到这里来的,因为他刚一踏进房门,就看到了华成飞那冷凝的目光,季子强的心就很快的凉了下来,他赶忙招呼了一句:“华书记好,给你拜个年。”

    华成飞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说:“好,你来了。”

    季子强换上鞋就走过去,他上楼有点累,也有点紧张的喘着气说:“很久没见华书记了,你气色很好。”

    说着就掏出了烟,给华成飞送到面前。

    华悦莲说:“老爸不能抽烟,子强你不要发烟,你想抽自己抽。”

    华成飞看着华悦莲的那一瞬间,脸上就显出了温和,他说:“你就和你妈一起为难我,小心以后你也变成你妈那。”

    刚说到这,里间的卧室就传来了声响:“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呢,还想不想混了哎呦,是季子强来了啊,来来,怎么不坐呢,莲莲,给到点水。”

    华悦莲的老妈就走了出来,她似乎早已经把上次自己在电话里给季子强发脾气的那写都忘了,人很热情。

    或者她是知道老华是因为什么下来的,但她反倒感觉现在情况更好了一点,华成飞有了更多的时间来陪自己,而且自己调到了省政府,在级别上省长李云中也给了照顾,又上了一个台阶,这样的结果就冲淡了她对季子强的不满。

    更重要的是,在最近她和华悦莲也谈了好几次,感觉想要通过她和华成飞的阻挠是分不开华悦莲和季子强,那就顺其自然吧,这个季子强也不是个等闲之辈,将来说不上比老华还要风光。

    她来到了季子强的身边,看着季子强脸也冻的红红的,就说:“今天外面很冷吗”

    华悦莲笑着说:“这个县委书记是坐班车来省城的,不冻他冻谁啊。”

    现在已经成了处长的华夫人就有点惊讶起来,一个县委书记能坐班车,她暗暗的诧异不已,她见过太多的县委书记,县长了,那个不是外出前呼后拥的,有一些回老家,几千公里的路途,也是带上好几个车,一路有人伺候着,这个小子竟然坐班车

    华成飞也眉头一皱,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心情,季子强在他最后待在柳林市这半年多时间里,始终是一个心头之忧,没有任何一个县长,副县长能够让他如此关注,如此费心了,自己纵横宦海若干年,相逢的对手也不少,但最后还不是一个个的让自己击败,但这个季子强却在自己那么多次煞费苦心的攻击下,硬艇了过来,不说的确切一点,他还击败了自己,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而现在他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老伴给自己做了好几天的工作,希望自己可以想开点,不要为难小辈,也告诫他,就算他不愿意,但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那个时候,他们就不是把季子强挡在了门外,也许还会把自己的女儿也挡在这个门外了。

    这些道理华成飞自然是知道的,时代变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他们的**性和逆反心理,老人们已经很难做的了她们的主,就算季子强是自己的仇人,但华悦莲也一定会跟随他,喜欢他。

    华成飞想要放去过去恩恩怨怨,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看的清时局,顺应大势是必备的功力,但他还是做不到那样的理性,他和季子强的关系,已经超越了这个理性的范畴,更多的是感情上的意识,他现在是在等待时机,当时间冲淡了女儿对季子强的爱,那个时候,就该自己出手了。

    季子强坐了下来,他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华成飞交谈,这是柳林市两个最为强劲的人物,虽然他们的职位并不匹配,岁数也相差甚远,但两个人都很清楚对方,也都很了解自己,所有的虚情假意和花言巧语都没有任何一点作用,因为彼此都知道自己和对方的目的和想法。

    好的一点是华悦莲和她老妈也在这里,这就缓解了很多季子强的尴尬,他回答着李处长的一些问题,也接受着华悦莲的一些过于明显的爱意,她总是在下意思中流露出一点亲昵的举动,有时候把水果剥好送到季子强的嘴边,有时候又用手摸季子强的头发。

    华成飞和老板李处长两人间或也对望一眼,不易觉察的摇下头,但他们两人虽为夫妻,想法却大不相同,华夫人是感到自己女儿的天真淳朴,也为季子强和华悦莲的爱意有点欣慰。

    华成飞是无奈的摇头,这个对手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剥夺了自己的权利,现在还要来抢走自己的女儿,但自己还不能和他翻脸,这样的状况让他有种失败的感觉。

    季子强在和华夫人聊天的时候,尽量的在回避开有关柳林的一些话题,他不想刺激华成飞,有几次华悦莲和华夫人都无意中提到了那个话题,但季子强总是巧妙的转变了话题的内容,对语言的桥接和错位,季子强驾轻就熟,老道自如。

    不过华成飞也不是等闲之人,他有时候不想听到柳林市的消息,但他又有时候渴望听到那面的一些事情,这完全取决了他当时的心情,现在他就很想听一下自己这个对手说说柳林的一些工作问题,但季子强总是在将要滑入那个主题的时候,转变了谈话的内容。

    华悦莲和华夫人是听不出来的,因为她们就是在聊天,但华成飞听的出其中的奥妙,他不得不在心里说,这个小子的确不简单,他就算谈的那样随意,但还是时刻的注意着回避自己的顾忌,而且做的很巧妙。

    华夫人说出了一个很突兀的问题:“对了子强,我听过去一个同事说,最近柳林市的吕副书记正在拿你说事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要不要莲莲他爸帮你给吕副书记打个招呼”

    在李处长的心里,过去吕副书记是华成飞的嫡系,他是要听华成飞的招呼的,就算现在老华已经离开了柳林市,但凭借老华和李省长的关系,灵泉市那几个领导还是要给足面子的。

    这个话题季子强想要回避是很难的,问的太具体,季子强只能轻描淡写的说:“谢谢李处长好意,事情已经过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