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由于路上跑的慢,到了下午,季子强才赶到了柳林,本来打算是要留下司机吃完饭走的,但司机希望回洋河县吃团圆饭,季子强也不好过于强留,叮嘱了几句,让他路上小心,开慢点,就让他先回去了。

    季子强给家里带来了很多年货,其实家里也准备了好多,但季子强在年前收了那么多的烟酒,食品,礼物,家里不帮他分流一点,他那县委的办公室只怕也装不下了。

    一进家门就看满屋子都是人,什么大舅,姨妈,姑父,姑姑的很是热闹他也就一个个的招呼,发烟,陪笑脸,听夸奖,说:那里那里,客气客气。

    大家也像是久别重逢的人一样,一个个的和他说些虚假和客套的话。

    在吃饭的时候姨妈就专门的站起来给他敬了一杯酒,在接酒的时候季子强就知道,一定有麻烦事了,他这个姨妈那可是个扑红踏黑,只做锦上添花,决不雪中送炭的人,今天给自己敬酒,后面一定是有事要说果然,喝下这杯酒后,姨妈先是大大的夸赞了他一翻,然后说:“泽儿啊,你现在是混出来了,你看你这个小表妹还在街道的鞋厂工作,一天又苦又累的,你给想个办法调动下吧”。

    季子强一看这上真的来了,本想先推下,也提升点难度,但看到表妹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也就随口答应:“好,以后有机会我会帮她调动下。”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包括他爸他妈都脸上挂起了灿烂的笑容看我的儿子多牛气,往常过年那有今年亲戚来的这么整齐。

    季子强在不断的夸奖和羡慕的眼光里吃完了这顿饭,他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也因为陪笑而僵硬了很多。

    晚上哥们叫赵远大来了个电话,约他去打牌,估计是惦记那给他带的好酒,季子强就问了问还有谁,又叫上了几个朋友。

    哥们叫赵远大最近生意很好,他老婆到是过来了,他现在是度日如年,老婆就象名侦探阿兰一样,对他防护森严,等闲的女人那是很难靠的上30米之内,今天也就是借季子强的名头,出来混混,他老婆也知季子强,就只好解开了缰绳,把他放入了花花世界。

    季子强从家里带了好些酒,准备送给他们,在进酒吧的时候那门迎小姐很是为难了他一会,怕他自带酒水,最后他就把东西全部放在了吧台才算通过。

    一会人就到齐了,四个人一起说了些不盐不淡的问候话,就开始了战斗,打了一会哥们叫赵远大就牵挂起那酒来了,问:“兄弟,刚才你不是说给我带东西吗。”

    季子强看他猴急的样子就说:“谁的事都可以忘记,你老人家的事,那是坚决不忘的,酒都在吧台保管好的,一会走的时候拿。”。

    在哥们叫赵远大正高兴的时候,季子强用二个四张牌的联子,练翻了他。

    季子强嘴里就说着:“这一把打的好,半瓶酒钱打回来了。”

    那赵远大想想都是懊恼,自己就想了一下子酒,把三个三都窝在手里浪费了。

    打完牌,几个人就都散伙了,赵远大带上季子强给他的酒,一定要拉上季子强坐他那破面包车,上车后就要季子强陪他去洗脚,他准备在老婆一会打电话查岗的时候,用季子强做挡箭牌,季子强也只能答应啊,两人就跑了几家足浴店,才找到个有妹妹的,很多小妹妹都回家过年去了,这家还好,留了35个。

    一进门就见那墙上写道:“春天洗脚,升阳固脱;夏天洗脚,暑湿可祛;秋天洗脚,肺润肠濡;冬天洗脚,丹田温灼。”也不知是真是假,管他娘的,试下。

    来了两个小妹妹,一人端上一个大盆,里面的水是热气腾腾,一阵的揉、捏、搓、扣、敲,让季子强难受又疼痛,那小妹妹的小手,还不时的在他敏感的地方按那么两下,让他一阵阵的过电,不过真的可使紧张的身心得到松解,焦急的心情也可以消除很多,他也就慢慢的开始适应,赵远大到是舒服的很,眯上眼,很是享受。

    一起出来已经是半夜两点了,但街道上年轻人还是很多,两个人分手后,季子强走在这个曾经那么熟悉的街道,感慨很多。

    叶眉已经回了省城,季子强给她打了个电话,祝福了一番,他准备去韦市长那去坐下,一是拜个年,在一个就算是缓和下关系,当初自己搞的那个洋河县工业园的事情,一定让韦市长心里不舒服,这个疙瘩要不解开,以后自己麻烦很多。

    他也就没有等晚上,在中午2点多就去了韦市长的家,他过去还没来过韦市长的家,就先在楼下给韦市长打了个电话,看看人家方便不方便接待自己,也顺便问个门。

    韦市长接上他的电话,有点诧异:这季子强怎么也会这一手,是来给自己送礼,还是想来道歉,缓和关系呢,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上来了。

    季子强带了几瓶好酒和两条中华,进了门韦市长还是很客气的,一点也没有对他不满的情绪,招呼他坐了下来,问了些工作方面的问题,季子强也尽量的往好的方面说,韦市长也就随便的鼓励了几句。

    在季子强后来告辞的时候,韦市长还是很热情的要留他吃饭,季子强也是很委婉的推辞了晚上他又带了点礼品,专门去了趟张秘书长家,张秘书长正在家看电视,他们也是很长时间没见过了,对季子强来说,张秘书长既是自己的朋友上级,又帮过自己一些忙,所以对他是格外的客气,见面就问好:“张秘书长过年好啊,今天给你拜个年,平时你也忙都没敢经常打扰你。”

    张秘书长对季子强也是很看好,他有今天自己也算帮过忙,没想到小子能耐还不小,没几天就到了县委书记的位子,来日只怕不在自己之下,他就很客气的说:“呵呵,要说忙你比我还忙,现在是父母官啊,过瘾吧。”

    季子强给他发了支烟说:“也就是个巧合吧,要没你们在上面撑着,就我这点能耐,还混什么。”

    张秘书长接过烟来,季子强给他点上,张秘书长的老婆刚好泡了茶给他们,看到他抽烟,就瞪了他一眼,把个张秘书长紧张的,假装咳嗽两声,对季子强说:“最近嗓子不好,少抽点,少抽点。”就放下了香烟,季子强也要摁灭烟,张秘书长就说:“你抽你的,没关系。”。

    看他老婆一走张秘书长就拿起来有抽开了。

    抽了两口就对季子强说:“你没去韦市长那儿他这个人你要多注意点”。

    季子强回答道:“谢谢张秘书长提醒。”

    他并没有说今天自己去过的话。

    两个人又谝了一会,季子强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告辞回家去了。

    初四,天刚放亮,季子强就提上包到了车站,他本来可以要个车,或者让哪个朋友借给自己一辆车送他去省城,但自己过去也是苦日子过惯了,就准备坐公交车去,到了车站一看,过年这几天外出的人很少,还能买上车票,他心里塌实很多,不用排队,不用去挤就买到了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一个县为书记坐公交,也算是体验下民情。

    走半道上他就给华悦莲打了个电话:“悦莲,我快到省城了,你那面给家里说的怎么样了,我方便过去吗”

    华悦莲说:“你来吧,我昨天给老妈说了,她说欢迎你来,老爸我还没说呢,最近几天他也忙,一些老同志都轮换着请客,不过今天好像不出去。”

    季子强叱了下牙,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的,就说:“要是你爸赶我出来,你可要为小民作主啊。”

    华悦莲就咯咯咯的笑了一会说:“不怕,大不了我陪你浪迹天涯,咱们两人私奔。”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笑,放松了一下神经说:“也行,柳林郊外有座大山,我们就上那去,我织布来你耕田,你去挑水我浇园,怎么样。”

    华悦莲就“嘿”了一声说:“你想的好事啊,怎么重体力的活都让我干。”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才收了线。

    季子强知道这次来了,是躲不过华书记的,见就见吧,反正自己是抱定了一个宗旨,绝不像上次那样激动,他批评就批评,他挖苦就挖苦,自己就给他来个脸大皮厚,谁让自己想人家的闺女呢。

    主意打定,季子强也就放下了包袱,眯起眼休息了,班车就慢慢的摇着,一路走走停停,上人下人,再摇了个把小时,到了省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