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坐在床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他们没有像当初那样疯狂的做愛,都很温柔,都很轻缓的拥抱住了对方,彼此的体温缓缓的传递给了另一半,这个晚上都是如此,季子强也很奇怪,今天自己一点没有过去的亢奋和激情,有的是更多的爱怜和缠绵。

    季子强搂着方菲,低沉的声音轻柔地安抚着地,“乖,你什么都别担心,我会整晚都陪在你身边。”

    他的保证字字铿锵磊落,深深地抚平了她骚动痛苦的心。

    她感激地抬头仰望他,轻柔地道:“子强,是我太多愁善感了,我怎么能够”

    他止住了她的话,低沉有力地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方菲怔住了,泪水静静滑落双颊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心有多么地痛远远望去,窗外的黑幕交错成一抹迷离诱惑,她像是辗转沦落了滚滚红尘,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而季子强,只是飘荡过她天空的一抹微云,来了来,走了走,终不复见。

    她还能够奢望什么呢当初那一段的陪伴该就是终生抹不去的刻骨铭心,等到须道离别的时候,尽管心多么地不舍,还是要强笑对他说再见。

    夜,一点一滴流逝,方菲已经呼息均匀平缓地熟睡了,季子强却睁大着眸子,一夜无眠到天明。

    在方菲醒来的时候,季子强已经靠在她的身边睡着了,方菲就这样看着这个人,红尘中有他,该是自己的欣慰,还是自己的悲哀生命中种种的际遇,从来只是,来得太迟。

    花开有声,一朵绽放幸福,一朵浸渍苦涩。

    如同世间所有的爱情,长着一样的面目,一半儿是苦难,一半儿是幸福。正如自己的心,一半在漫溢的喜悦里,轻轻诉说;一半在凝固的忧郁里,低低叹息。

    红尘中有他,将会上演一出长久的喜剧,还是一场短暂的悲剧

    会不会有一幕千古绝唱,响彻环宇幕落后,是不是后会还有期自己留恋徘徊;红尘有你,在红尘外顾影自怜。爱痛交加,她有太多的悔恨,她有流泪了,她的泪水滴落到了季子强的脸上,季子强倏然惊醒。

    她擦去泪水,满脸关怀的对他嫣然一笑,抓了抓微蓬松的乱发说:“你醒了啊”

    季子强笑笑,坐了起来,轻轻地在她额际深情一吻:“你现在的感觉好些了吗”

    方菲感激地点点头,“我没事了,谢谢你昨晚陪我。”

    他凝视着她,温和地道:“不要这样客气好吗”

    “谢谢。”她爬下了床,轻移莲步走向了浴室,季子强也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准备离开了,一会,方菲就走了出来,她来到了季子强身边,季子强就嗅到了她香香的粉肩。

    那低领杉的前面形成了个大窟窿,粉红色的胸罩连同那湾深深的乳沟显露无疑,看得季子强直发慌,方菲那双纤细的嫩手已经在季子强的肩膀上捏起来,轻轻地却很有节奏。

    方菲就一下子把季子强用在了怀里,她轻轻喘息着,用自己的胸,紧紧的挤压着季子强的胸膛,低头恣情的吻起了季子强。

    紧贴在他的身上,方菲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季子强起初在尽量的抵挡这突然到来的冲击,但要不了多久,他再也克制不住血液里疯狂窜流的激情他尽量的退缩,因为他的理智还没有完全的丧失,生理和心理相互在矛盾着。

    “我要你。”方菲简捷地说,她黑眸深深蓄满着再也无法掩饰的热情和疯狂。

    她想要征服这座大山,还要让火山在自己的口中喷发,她心里又想要,又有点害羞,小脸红的像花一样,这时方菲的心扑腾扑腾乱跳,却也不免喘息着说:“这就是我给你的新年祝福。”

    季子强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出来,他感到惭愧,也感到有点良心不安,他不怪别人,只能自己在内心责备自己,是自己不够坚定,是自己太过软弱,禁不起诱惑的到来。

    他有点尴尬的离开了方菲的房间,独自回到了县委。

    今天的清晨,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季子强在办公室穿上熨烫好的衬衫和西服,一身潇洒气派地在办公室等待着,虽然刚才他劳累了一回,但现在他却感觉不出疲惫来,反倒觉得是精神百倍,他的脸上也充满了男人的成熟和霸气。

    县委已经全部放假,除了几个值班的本地人,其他都回家了,往日繁忙的场所今天是这样空旷和萧条,看着这落寞的大院,季子强一下就想起了红楼梦里的好了歌注: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自己也是如此,在学校的时候,那里想过会走上仕途,那里想过会做几十万百姓的父母官。。

    人生变化无端,犹如白云霞雾,谁有知道以后会是怎么样。。

    他这样在空荡荡的大院里走着,又多了几分的感慨。

    一会,小车司机和汪主任,还有秘书小张都来了,他们提起了他前几天采买的一些礼品,但绝大部分是别人送给他的,他们一起到了院中,汪主任殷勤的给季子强打开车门,又说了很多祝福和吉祥的话。

    汪主任和秘书都要送他到柳林,季子强婉言的拒绝了,本来现在季子强心里都很过意不去,大过年的,让司机送自己,可有什么办法呢中国的春运,就像是一场永远不会停歇的流水宴,总是有那么多的人在车上。

    汪主任和小张因为送不成季子强,都好像很惋惜的样子,季子强对他们笑笑,就上车离开了县委大院。

    路上有雪,所以车开的就慢了许多,季子强到也不是很急着赶路,他就一个人在后面想着一些问题。

    最先想到的就是方菲,季子强过去一直以为方菲是一个冷漠,或者说坚韧的女人,但从昨天晚上的情景来看,她又是那样的柔弱和忧愁善感,那么什么人在这变幻万千、世事莫测、光怪陆离的尘世能够活得最幸福

    在继“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首要问题”之后,思维独到、逻辑缜密又判断精准的哲人已经给出了答案,就是衣食无优后,对俗人和雅者的幸福分别给予了不同的内涵:人生活在形而下之的尘世直人比如通常的男人,就都希望权、钱、色一样不少地尽入自己彀中;而活在形而上之境界的思考者,则愿自己能够拥有**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然而,这当然又只是活在柏拉图幻象境界的人设计出来的一种美好梦中之理想罢了。

    在真实的世界里,我们发现,诗人们说的“刀霜剑雨严相逼”与民间俗语“好人恼坏人也恼”的意思其实大抵相近,形容的乃是人世间多半或者全部的人,既然都身处谁也无法逃避的凡尘世间,是些许时候都不能逃避各种烦恼的纠缠的。

    幸福,本来是对心境愉悦的一种快乐体验,要想在由各式各样而本性贪婪残忍的人们组成的真实社会里,捕捉到它哪怕丁点的影子,谈何容易

    一般情况下,各类阶层和群体所需要面对的景况是极端迥异的:贫困的下层人,经年累日会因生计的艰难与无着而困扰与焦虑;多情而无法看透男女之间的人,又无时无刻无法自拔地让“世间情为何物”搞得七颠八倒、意乱神迷。

    就像是自己,尊贵与宠遇程度都可以在洋河县排在第一名,但还是要处心积虑的防范别人的进攻,而且偶尔地,竟然也还会多了种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味道。先除了上述这个因素,身处官场的他,在具体的工作里,确实也被折腾得人仰马翻、焦头烂额了。因为,中肯而仔细地算来,中国的行政事务处理,其烦琐与繁杂、重复和无效、庸俗与无趣,可能也属世界之最了。

    这样说来,自己也算是个不幸福的人。

    所以,方菲的忧伤和苦恼也就在所难免了,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不如意的方式不同罢了。

    天边的云臀停滞不动,覆盖在洋河县的上空。公路两旁的树木都没精打采,懒洋洋的站在那里,叶子已经掉了,光秃秃的树枝挂着层灰土在风中摇曳,

    到了秋天,夏日里为人们遮荫的树叶就变成了光彩夺目的金黄色,然后又变成红褐色,现在呢,它们最终飘落在道路上,生机勃勃绿茵茵的树叶令人心旷神怡,然而落叶就如同徘徊在生死线上的残骸般,令人更加怜惜动容。路上车车倒是不少,大货车、小轿车、公共汽车都呼啸着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