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菲还是有点担心的说:“反正你小心点,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心眼特小。 ”

    季子强也就很郑重的点点头,这样的后果他早就想过,他本来是可以避免和任何人冲突,只要他使用起无为而治,韬光养晦的策略,可是季子强不愿意那样,他要权利,要工作,就算在这个过程中引起了战斗,他还是会要,这是他骨子里天生固有的特性,他也不怕斗争,他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没有争斗,哪里来的权利

    两个人说了会闲话,季子强也感觉好久没和方菲聚一下了,就请她一起出去吃饭,方菲当然是乐意的,从上次两人有了那种关系,自己没事的时候也想过他,只是看他太忙,自己最近的事情也多,现在见他邀请,那还用说,一起就上街去了。

    天还没黑,路上的行人也很多,一路上,季子强到是没几个熟人,但方菲就不一样了,很多人不断的招呼着她,这让季子强多少就有点尴尬,他到不是嫉妒方菲,只是感觉很多人在指指点点的看着自己和方菲说着什么。

    季子强就有意识的走快了一点,想要和方菲有点距离,方菲可是不干了,就叫着他的名字说:“季子强,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怕我影响到你形象是吧。”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我有点饿了。”

    方菲撇撇嘴,带点调侃的说:“不是吧,怕别人说闲话是不是这有什么,两个县长难道就不能走一起啊。”

    她说话的声音还挺大的,让季子强有点不好意思了,想一想,是啊,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和方菲走一路呢

    季子强也就放松心态,和方菲说说笑笑的走在了一起。

    饭店人还不少,老板是认识方菲的,见她进来,亲自走出柜台招呼着把他们送到了包间,对一个美女县长来吃饭,老板打心眼里是有些自豪的,他不断的有意的叫着:“仲县长,请里面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招呼一个县长。

    季子强坐下以后,就说:“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仲县长在洋河如此受欢迎,人缘很是不错。”

    方菲就有点小得意的说:“那是,你可以羡慕,但不能嫉妒。”

    季子强就“且”了一声说:“这有什么嫉妒的,你没见我回我们村里,那比你现在拽多了,连小孩都老远的叫我呢。”

    方菲就呵呵呵的笑了。

    就两个人,他们菜也没多点,倒是聊的很起劲,这一聊,一顿饭两个人就吃了几个小时,那方菲今天也有了点幸福的感觉,废话就多的很,好在季子强很有耐心,就听她叨叨了,也不着急。

    吃完饭天色很黑了,两人都有些想法,都又不好说,最后还是季子强脸厚,就说:“那我送你回去吧,天黑了,你一个人回我还真不放心。”

    方菲就有点羞涩的笑了,说:“男士送女人回家那是应该的,走吧。”

    他们就叫了个车,一会就到了方菲的家里。到了地方,季子强还是有点犹豫的,他对方菲的谈不上太多感情,更多的是单纯的需求。

    方菲倒是很大方,娇声笑着:“进来呀,站那发的什么愣,怕我让你负责,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赖上你的。”

    几句话说的季子强脸上一阵的发红,他在她面前一点办法使用不上,虽然他也是那样的潇洒,但她总是用大胆和诱惑在面对他,对她的话他也只能是笑笑,无话应对。

    进了房间,方菲就用优雅,无比美妙的动作脱去了外衣,方菲是有意让自己表现的优美和风流,因为她需要季子强的喜欢,在这个城市,虽然已经呆了一年多时间,但她还是有一种外乡人的孤单,她希望在自己寂寞和孤独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听她来倾诉,更希望在自己伤心的时候,有一个强有力的肩膀借她来依靠,那怕是短暂的,那怕是昙花一现。

    于是,她现在就选中了季子强,她知道自己的妩媚对一个单身男子的威力,当然,偶尔的时候,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可以和季子强结为长久的夫妻,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在洋河县只是来挂个职,来度镀金,自己的路很光明,已经有人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想要摆脱恐怕很难。

    季子强也确实被她的动作和表情吸引了,呆呆的看着她,方菲看着季子强那入迷的样子,噗地一声笑了,“你这表情跟孩子见了妈一样,我美么”

    方菲缓缓向季子强走来,走到他身前,轻轻的搂住他的脖子。

    季子强刚想说话,才张开嘴,她早已把霸占了他的嘴里。

    季子强就像一只受到鼓励的小宠物,兴奋着,撒着欢的奔向了主人。

    许久之后,两人最后都几乎是瘫软在了床上,他们相拥着,一起看那窗外满天的繁星

    畜牧局的黄局长后来还是被调走了,到了一个可以养老的单位做了党组书记,这对他应该也是很不错的一个结果了,假如不是因为季子强对权利怀有太大的,或者,黄局长就很可能比这更惨。

    季子强也是迫不得已,他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他想做事,那就要有权利,同时,在官场,很多事情都要讲一个平衡和协调,哈县长的面子是必须给的。

    再过了一段时间,在季子强的指点下,贾副局长就找到了吴书记,季子强没有问他使用了什么方式,但有一点是可以猜测出来的,这个贾副局长一定是给吴书记送了大礼,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顺利的转正。

    当然了,在这个问题上,贾局长是瞎子吃馍馍,心里有数的,他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季子强,没有季子强斗倒黄局长,没有季子强在吴书记那里的美言,没有季子强的指点,这个位置是很难落到自己手中。

    据说在商议他提升的会议中,哈县长自己也提出了一个人选,但在吴书记的坚持下,哈县长退缩了,常委会上他知道自己是不占优势的,所以没等投票,他就转变了,他才不在常委会上和吴书记做对,他的优势是在基层,是在洋河县个各个角落。

    最近一个时间,连续的几个会议,搞的季子强晕头转向,好在那稿子都是秘书写好,但就这样,也让他读的口干舌燥,到了下午的县长碰头会上,季子强早早的就进了会议室,自己排行靠后,心知肚明的,提前到会场是应该的。

    坐了一会,就见其他的县长也都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哈县长自然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到场的,这就是一种权威的象征。

    会上哈县长就近期的工作做了下总结,又对以后工作提了些要求和和指示,大家也都把自己工作中的困难多多少少的讲了一些,为以后完不成任务,提前找点借口。

    看看大家都讲的差不多了,季子强也就发言了,他把自己在街上看到的流氓地痞行为说了一遍,最后说:“哈县长,我建议,全县搞一次除恶打黑的行动,为维护洋河县的治安稳定,也请哈县长给予支持和批准。”

    哈县长在季子强讲话的时候就没有认真听他的发言,一个扫尾的副县长给你点权利就就想用,才管了几天公安局啊。

    但现在季子强还找上自己了,提名道姓的让自己支持批准,哈县长心里就自然的不舒服了,他冷淡的说:“公安局是你在分管,你自己安排,对打黑除恶,维护洋河县的安定团结我肯定要支持,但洋河县真的有你说的那么乱吗是你经过深入调查,还是道听途说,还是你自己的凭空想象我看,你还是先把问题搞清楚了再动不迟。”

    早就对季子强看不顺眼的雷副县长,他在哈县长的话音刚落之后,就接上了话:“季副县长,哈县长的话很有道理,不要夸大事实,危言耸听,更不要老想着什么上来烧个三把火的,洋河县的治安环境,看还是不错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