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副书记愣了一下,他也搞不清季子强是早有此意还是现在反应过来重新考虑的,但不管那种情况吧,都说明他还是知道厉害,这就够了,以后向梅还要在人家手下混,得饶人处且饶人,吕副书记就说:“嗯,看来季书记想问题还是深刻,我知道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并没有问的更详细,有的话是不用说的,他相信季子强今天能给自己打这个电话,那就表明了季子强一定会解决好这个问题,所以自己完全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季子强就又说:“本来这事情我们上过几次会的,但可能向梅同志不了解情况,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那公安局要求业务性很强,太辛苦,一个女同志不合适,我原打算不给你汇报这个事情,但怕书记你误会我,呵呵,先汇报一下。”

    吕副书记也就呵呵的笑笑说:“小季啊,还是你想的周到,不过这种事情在你职权范围,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我谢谢你这样看重我,好了,那就这样,挂了。”

    电话是挂断了,但吕副书记心里就有点猜疑起来,这个冷旭辉是不是想把我当炮灰啊,明明他们会上都商量过调向梅到办公室去的,他还蹿腾向梅去争那个副局长,看来他是别有用心了。

    挂上电话,季子强也嘿嘿的笑了,不管吕副书记怎么想,但至少他会停止对自己的攻击了。

    季子强现在是可以轻松一下的,同时,在最近一阶段,季子强也明显感觉到,他使用起吴书记这些人的时候,很顺畅,没有一点的抵触和消极,从他们的言谈表现中,也可以发现,他们的论调正在逐步的向自己靠拢过来,这对季子强来说,应该是个好兆头,他是官场中人,不会为过去一些宿仇去打击和嫉恨他们的,在这里是没有仇恨和友情,有的只是需要和利益,因为这就是工作。

    所以在随后的几天里,马部长和汪主任都在努力的把这件事情办好的,这是季书记他老人家亲自交办的事情,他们两个也做好了全面的准备,找好了各项的理由,就算那个向梅同志是个秃子,他们也决定要把她说成是一朵鲜花,要说的县委办公室没有了这个向梅同志,就像是马上要关门一样。

    今天两人又来给季子强把这件事情做了个汇报,说考察材料和其他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

    季子强又问了问他们:“老马你看还需要那些方面的支持”

    马部长一点都不想给季子强添什么麻烦的,他斩钉截铁的说:“不用了书记,你放心,交给我的事情就没一点问题。”

    季子强很欣慰的点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们了,抓紧点,这一两天就上会。”

    两人答应一声,告别了季子强,继续投身到编造工程中去了。

    离过年很近了,季子强忙的都快飞起来了,最近还老是有人来找他,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乡长,厂长,经理,老板,和想要晋升的干部,给他不断的送来了过节费,礼品。

    季子强也不怎么推辞,懒得多费口舌,烟酒留下自己享用,红包就用老办法,把财政局的肖局长叫过来,打个条子,进了财政收入,在收红包的时候心里就想:你们钱多,尽管送。

    今天酒厂的马厂长也来了,见了季子强就一阵的狠拍,最后拿出了两条烟,两瓶酒,一个红包,季子强就问他了:“你这些东西和红包的钱从那出的,要是你们厂里的就拿回去,要是你自己的我就收下”。

    马厂长的钱当然是单位的,这是每年都有的项目费用,他就说:“我这钱是我厂长固定招待费里面留下来的,你不要,那我也要花掉”。

    季子强也知道现在企业好坏不说,但企业领导都有一个固定比例的请客招待费用,他给自己比他拿去泡小姐好点,至少不会染病,还可以为县财政出点力,也就照单收下了。

    马厂长见季子强收了红包就又奉承了一会说:“书记啊,我发现和你在一起我进步挺大,要是经常见到你,我肯定会各方面有所提高”。

    季子强知道他在拍自己,也不以为意,就说:“好啊,那以后你经常过来转转麻。”

    马厂长见有了缝隙就小心的说:“厂里忙没时间经常跑啊,我在酒厂呆了10多年了,要是可以调到机关多好,听说经委刘副主任开春就退了”。

    原来这小子是想谋那个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位子,季子强心里笑笑,就对马厂长说:“我还想提你做副县长呢,但我才来多久,我一来就明确说过短期之内县上干部不做大的调整,你小子想让我自己扇自己嘴巴”。

    马厂长忙说:“不是不是,我也就是这样一说。”

    季子强拿起那红包又说:“看来这红包不好收啊,你还是带回去算了,免得让你失望。”

    马厂长那里敢再拿回去,一溜小跑就失去了踪影。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方菲来电话问今年过年看望老同志的标准是多少,季子强过去也没经手过这样的事,就让她按去年的标准走,不过专门强调了下,给老同志拜年买的酒,就从洋河酒厂买。方菲就开玩笑说:“季书记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季子强听到她的玩笑,就说:“那是,当然不能乱流”。

    方菲在那面想想的这个话不太对头,但一时也想不出那里有问题,季子强就把电话挂断了。

    过了一天的时间,季子强就把县上的常委们召集到了一起,研究了几个洋河县比较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会上也大概的谈了谈在年后对五指山以及温泉等地进行开发的构想,大家听了都是很振奋,要是这两个地方可以开发成功,以后洋河县就可以扭转目前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结构,从而获得更多的经济来源。

    同时在这次会上,汪主任就把准备抽调公安局的向梅同志到办公室的问题提了出来,他当然是说了几个必须,几个重要性,最后说:“为加强我县的经济开发工作,我再次特请各位领导,能够同意向梅同志到办公室来工作。”

    季子强是不用说了,在汪主任的整个发言中,他都是笑咪咪的看着汪主任,这也是今天汪主任越说越精神的一个原因,在过去,汪主任是很少这样长篇大论的发言的,按他的排名,也轮不到他叽哩哇啦的说着一堆,但今天的情势不同,大家也明显的看出来他的讲话是有恃无恐的,所以所有的常委都很耐心,都很专注的听着他的讲话。

    组织部的马部长在汪主任讲话刚一结束,就表态了:“汪主任这个请求我看是成立的,他们办公室也真的缺员严重,我们洋河县在以华书记为首的领导下,现在已经迈入了一个快速和崭新的时刻,办公室的工作更为重要,要起到领导参谋和协助的功能,我同意汪主任的提议。”

    马部长也许能猜到一点季子强为什么要这样急切的解决向梅的问题,因为他是知道向梅底细的,但这就不是他考虑的事了,他只知道季子强有这个需要,所以,旗帜鲜明的表示支持,那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季子强果然对他也很温柔的笑了笑,这让马部长犹如是沐浴在春风之中,那颗心就在刹那间感到了熏熏欲醉。

    在马部长讲话一开始,冷县长就心里一紧,这个名字对他也太重要了,自己前一段时间实质上全都是围绕着这个名字,但就在这一刻,冷县长知道,自己的计划和期待都将成为泡影,季子强已经成功的破解了自己的招数,就像是自己挖了个陷阱,上面盖上了茅草,而季子强却用一根很细的小棍,把这盖在上面的茅草都挑开了,那个洞固然很大,但洞口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冷县长沮丧的看了一眼季子强,不料想刚好就和季子强的眼光交织在了一起,在季子强那略带几份嘲弄的眼神中,冷县长感到了失败,这样的结果让他不能接受,但又无可奈何。

    其他几个常委也感觉到今天这个马部长和汪主任的反常,按说坐在这里的两大首脑都未曾发话,他们怎么如此笃定的表示了赞同,其间自然是有很多猫腻在里面了,再一想,他们不可能是为冷县长说话,因为他们本来就和冷县长不是一个派别,那么他们两人在为谁在说话呢毫无疑问,是为季子强了。

    这个结论一旦得出,大家就争先恐后的说了起来,而且都是毫无例外的表示了支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