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向梅就接上口说:“对,罚款算我的,季书记一定要接我们两杯敬酒的。 ”

    季子强看看两个美女在身边站着,那两对胸部就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只好赶快的喝了,免得一会更晕。

    一顿饭吃完,季子强的头就已经开始晕乎乎的了,四人一共喝了两斤左右的酒。蒋局长也是脸上一片红通通的,不过整个人精神状况还不错,也没有什么醉意。

    季子强感觉头发晕,浑身都没有一点力量。恨不得找个地方睡一觉。倒是向梅和华悦莲两人很清醒的,都一点事情也没有。

    华悦莲喝了酒以后,脸上一片粉红色,显得妩媚不已,她们两个女人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休息了一阵子,又喝了好多的茶水,上了几趟的厕所,人倒慢慢的清醒了一些。

    蒋局长感叹道:“和季书记比起来,我这酒量实在是太小了啊。”

    季子强笑道:“你的酒量也不错了,只是这酒度数太高。”

    蒋局长说道:“这酒有人测过的,65度呢,不过不打头,醉的快,醒的也很快,不想现在勾兑的酒,喝着没事情,回去才发着。”

    季子强点点头道:“是啊,我现在感觉就很明显了。”

    他们又在小店里坐了很长时间,酒劲也慢慢的消减的差不多了,几个人才一起往山下走去,本来已经是下了大半截路程了,没过多久,他们也就到了山下面,这一路季子强和华悦莲还是走在后面,两人也不知道从那找的那一堆一堆的话,走了一路说了一路。

    下山准备上汽车的时候,蒋局长和向梅就要相约着回城以后再搞一台子酒宴,借口是给华悦莲洗个尘,季子强最后说了好半天才算是给婉言谢绝了,他想和华悦莲单独的处处,对于向梅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在喝那么多的酒没意思,现在他很有信心的一点就是,市委吕副书记一定不会在给自己找麻烦了,自己已经牢牢的把向梅抓在了掌心。

    蒋局长两口子看季子强心意已决,也想人家小两口的,一定要好好的说些知心话,他们也只能作罢了,但向梅在车上还是给老公说:“老蒋,我们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感谢一下季书记,这对我们两人以后都好。”

    蒋局长点头同意,但又说:“你不是说他不收钱吗这该怎么感谢呢,就吃个十顿八顿的,也吃不出感情来,还是要想想别的法子。”

    两人就走了一路,想了一路,在他们的想法里,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提升了,心里很过意不去的。

    季子强和华悦莲就没有开会县委了,两人一商量,就在刚进县城的一个宾馆停住了车,季子强怕别人认出了自己,因为最近自己不时的上上县台的电视,所以他就让华悦莲去先定了房间,自己随后上去。

    季子强在车上等了一会,接到了华悦莲的短信息,给他说了房间号,季子强就下车拿上包,快步走进了酒店,酒店大堂人也不多,谁也没太注意他,他就上了电梯很快敲开了房间。

    进去以后季子强和华悦莲先拥抱住吻了一下,华悦莲就帮季子强泡上了一杯茶水,说:“这就酒店的茶叶,估计不是太好,你凑合着喝一点。”

    在这里季子强自然是不能挑剔了,就笑着说:“你泡的茶水,一定好喝。”

    华悦莲抿嘴一笑说:“嘴这么甜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哼,哼。”

    季子强就伸手把华悦莲拉到了身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偶偶私语起来,要不了多久,季子强忍不住伸手在华悦莲的身上摸捏起来,华悦莲的屁股挺大,也挺性感的,虽然隔着裤子,但也挺有感觉。

    华悦莲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说:“你干什么呀乱摸人家那儿。”

    季子强笑着说:“我就喜欢你的这里,怎么办啊,妹妹。”

    华悦莲就说:“你少来了,喜欢就可以乱摸啊。”

    虽然话说的比较硬,但并没有推开季子强的手。于是季子强更加的放肆起来,她也有些动情了,不仅没躲,还向季子强靠的更紧,这样就变成她偎在他的怀里,他更加方便上下其手了。

    华悦莲挣扎着说:“不要这么急,让我去洗洗。”

    季子强不为所动继续在她身上揉搓着说:“不用洗了,完事再洗吧。我很干净的。”

    华悦莲到了房间里不再象在外面那样的腼腆,她说:“人家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还爬了那么长时间山浑身汗味重的很。”

    季子强明知故问说:“哪里味儿重呀我怎么没闻出来”

    华悦莲脸红红的说:“你什么不知道啊装什么装。”

    季子强笑着说:“不要洗,我就喜欢你的这味儿。”说着开始脱她的衣服。

    华悦莲轻轻用脚踢了他一下说:“你这个色郎,还喜欢汗味儿。”

    季子强起身握住她的两只白嫩的小脚儿,抬起,季子强凝视她的脸;美丽的黑色眼睛、小巧玲珑的秀鼻、嫩滑的雪肤、丰腴的嘴唇,是那么的娇美他探究到她的热情和需求。

    华悦莲和他都迷失了,但他们不在乎,他们俩努力维持姿势,认真的耕耘。

    星期一以上班,季子强就叫来了办公室的汪主任和组织部长马德森,季子强招呼他们坐下以后说:“今天请你们二位过来是有个事情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这两人现在都死心塌地的跟了季子强,此刻一听他说“商量”这两个字,都有点惶恐,马部长忙说:“书记有什么事情直接指示就可以了,还这么客气啊。”

    汪主任也说:“就是就是,季书记指示就可以了。”

    季子强就对他们两个人说:“我想把县委办公室在加强一下,老汪你不要有顾虑,这是准备下一步开发五指山的问题,考虑到旅游局的蒋局长和省交通厅海副厅长的关系,想把他老婆向梅调过来做办公室的副主任,你们看看行吗”

    这季子强也就是客气一下,对这两人人来说,他们也知道一旦季子强提出这个话题,那一定是他早就思考好的了,马部长无所谓,和他关系不大,就是汪主任心里还是多少有点七上八下的,他担心将来这个向梅会不会顶了他。

    汪主任脸上就闪过一丝的紧张,季子强看在眼里,笑笑对汪主任说:“老汪,对我你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吗,放心好了,不过是个权宜之策。”

    汪主任让季子强看出了心里的想法,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季书记,我到也不是担心,就怕最后工作没做好,让领导费心。”

    季子强给他们发了一根烟以后说:“老汪在县委所有人的评价中都不错,我自然放心你工作能力,就算真有一天要动你,那也一定是高升了,呵呵呵。”

    汪主任听季子强这样一说,也心里坦然了很多,就点头说:“那季书记你看我们怎么操作这事情。”

    季子强说:“下次会上,让马部长提出这事,老汪就配合一下,尽快的把这事情办了。”

    马部长和汪主任也都不再说什么话了,赶忙就准备商调细节去了。

    季子强等他们离开以后,想了一下,又拿起电话给市委的吕副书记去了个电话:“吕书记啊,你好,我洋河县的季子强啊。”

    吕副书记听到了季子强的声音,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这小子怎么给自己来电话了,且听听他说点什么:“奥,是季书记啊,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季子强就先笑了下,然后换个手拿上了话筒说:“我就想给你汇报个事情,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还是怕你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你说说。”吕副书记冷淡的问。

    “是这样的,上次会上本来要提向梅的,但我最后有其他考虑,就是把她否决了。”季子强开始胡说八道了。

    那面吕副书记一听他季子强还自己提出这事情了,怎么的,还想和老子来挑战一下,就你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也有点太张狂了吧,吕副书记就冷冷的说:“那是你县上自己的正常安排,用不着给我汇报,你看怎么合适就怎么办”

    季子强忙说:“要汇报的,我谈谈我的想法。”

    吕副书记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季子强接着说:“我早就看好向梅同志了,一直想把她调到县委办公室来担点担子,她的性格和能力是很适合这项工作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