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抬起头来,收敛起深层的表情,微笑道:“没有啊,刚才我们在谈论如何把这个五指山开发出来,蒋局长给我出了个好点子,我正在消化呢。 ”

    蒋局长恭顺的笑了笑说:“季书记你也太谦虚了,我就是随便说了几句而已。”

    季子强道:“蒋局长这是点睛之笔啊,不然我可没有想到那么多。对了,这件事情很重要,在很多环节上都要有个得力的人协调才行,唉,不瞒你们两人啊,县委办公室在处理这个方面的力度还是很弱。”

    向梅笑着道:“县委办公室不会多配几个副主任就汪主任一个,哪忙的过来。”

    季子强点点头道:“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呢,但一时又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这人要拿得出台面,还有能力,素质,灵活度一样都不能少,还真是难找。”

    向梅就软软的说道:“是季书记的眼界太高了点,洋河这么大,哪能没个人才。”

    或者今天向梅感觉自己和季子强熟悉了许多,说话也就随意了一点,她就为自己的没有提升抱屈起来,说出的话里面,多少有点醋意和不满来了。

    这话一说完,季子强就看向了向梅,眼光深邃难测,向梅起初还满面含笑的,但在季子强的眼光中很快就有点一份局促不安来,她感觉自己说话有点随意了,是不是引起了季书记的反感,她老公蒋局长也瞪了她一眼,心里说:这个蠢婆娘,话都不会说,大家奉承都没机会,你还说书记没眼光。

    他就真的有点后悔把这老婆带来了。

    季子强还在看着向梅,他的眼光很专注,已经看的向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了。

    旁边的华悦莲有点急了,就走过去摇了一下季子强的胳膊说:“看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

    季子强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好,不错,我看这个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有着落了。哈哈哈。”

    几个人这才知道他又想起了工作,都一起松了口气,蒋局长擦了下额头,其实那里并没有汗水,这只是他一个紧张后的习惯行动作。

    向梅也是暗暗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想到,这个季书记的确让人生畏,一会是阳春白雪,一会是雷霆万钧,深不见底,难以猜测,谁要和这样的人为敌,真是太过恐怖了。

    华悦莲就扭着头问季子强:“子强,你看上谁做办公室副主任了。”

    季子强笑笑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这话音一落,那向梅就“哎呦”了一声,她手中一抖,那杯水溢出了许多,到在了她的腿上,好在水已经放了一会了,否则就要烫伤自己,但就这也让她惊出了一身的汗水。

    她的惊讶不完全是水到了出来,刚才她正想喝水,突然就听到了季子强的那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话,她芳心一阵的乱跳,手中的水也就洒了出来。

    看看眼前这几个人,老公是局长,不可能去做办公室副职,华悦莲在柳林市,再说她才工作几天,也没有资格做副主任,那眼前岂不是就只有自己了吗

    这县委办公室的副主任级别也算副局副科,但意义就很重大了,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它就好比是一个皇宫里的副总管一样,不要说一般的副局长,就是那些正职局长,见了面也会客客气气的。

    要是运气好的话,过个三两年后再上一个台阶,做了正主任,那立马就能进常委,这就把所有的局长都扔在后面去了。

    她有点激动,用有点颤动的嗓音问:“季书记开玩笑的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开玩笑我没有啊,向科长我们接触也好多次了,我感觉你这人大气,豪爽,场面上也镇的住,人吗,当然也是蒋局长有福气啊,找了个漂亮的媳妇,如果你去县委把办公室力量加强一下,要不了几年,你一定能顶起一片天。”

    向梅和蒋局长都有些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就一个劲的想,这次来爬山真是来对了,来对了,看起来以后在洋河县,也该我们出人头地了。

    向梅好半天才换过来,说:“我真的能担负起那样重要的工作吗”

    季子强轻描淡写的说:“肯定能行,就算真有什么问题,不是还有我在支持吗,特别是蒋局长下一步的五指山修路工程,将来少不的和省交通厅打交道,副厅长又是老蒋的同学,你向主任代表政府县委出面做工作,成功率就又大了许多,是不是。”

    蒋局长忙说:“那是那是,我那同学海建峰在交通厅很有实权,向梅也和他很熟悉的,她去协调最为恰当。”

    向梅就有点惊喜的晕了头,要不是老公在,要不是华悦莲在,她怎么的今天都要给季子强来个热吻的,她赶忙表态说:“季书记,你要是信任我,到时候和省交通厅的要款工作就交给我,说什么我也要把海厅长拉下水,让他给我们解决资金过来。”

    这一高兴,她就又说了真话,现在向梅已经是想好了,为了这个位置,为了给季子强立上一功,为将来向办公室主任,常委,一步步的攀爬,就算是舍了自己这一身的肉,也一定要把海厅长拉下水的,一定要他给洋河县立项,划拨资金。

    不过现在大家都在高兴着,没有人细想她的语病来,他们两口子高兴那是不用说了,季子强心里也是高兴的,本来他一直在强颜欢笑,为了避免自己几面的强敌,他不得不违背心愿,做出政治妥协,准备提升向梅,以化解市委吕副书记的攻势,今天来不过是想找个机会把这件事情做的自然一点,给自己留下脸面。

    没想到出人意外的是谈到了开发五指山的问题,这就让季子强有了想法,假如可以把这个向科长来个废物利用,靠她的泼辣,靠她的关系,拿下了五指山修路的指标,这就是一个意外之喜了,也很附和自己下一步对洋河县的旅游开发大布局,所以季子强现在是真的高兴。

    喜悦和兴奋交织在了一起的向梅,脸色红红的,半天才娇声说道:“好了,今天华书记和华悦莲是来玩的,我们就不要谈工作上面的事情了,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恐怕华书记饿坏了。”

    蒋局长就对季子强讨好的笑着说:“季书记,你看我这老婆,还没进县委,已经准备当你总管了。”

    季子强哈哈哈一笑说:“好啊,这就是进入角色快,适应环境能力强,就这两天,我就把她这事情定下来,现在我们吃点,看看这都有什么好吃的。”

    在山区吃饭,自然要吃这里的土鸡、野生蘑茹,还有一些野味了,向梅已经很快的投入到了副主任的工作中,跑出跑进的,一会安排老板上菜,一会有去检查厨房。

    很快的,好多个菜就上来了,老板笑说道:“你们这是好福气,昨天刚弄了两只野兔,你们今天就来了。”

    季子强笑道:“有野味当然好啊,不过两只不知道够不够吃。”

    华悦莲道:“两只我们能够吃完吗”

    季子强说:“应该没问题,我们一边喝酒,一边慢慢吃吧,今天我和蒋局长少喝点酒,你们俩个女士陪我们喝,你们要多喝点。”

    华悦莲看着向梅,说:“向姐酒量肯定比我大。”

    向梅谦虚地说道:“我酒量也不行。”

    很快东西就都上齐了,几人品尝了一下,味道果然不错,比起喂养的家兔来,好吃了很多。蒋局长对季子强说:“华书记,这里当地自己泡的散酒也很不错,今天请书记就试一下。”

    季子强来了兴致,说:“散酒好,我很多年没喝过了,来点。”

    蒋局长让老板先打了一斤泡酒来,这是一种纯粮食做的酒,这是农家自己壤的酒,劲大,口感好,不像现在酒厂出的酒,都是勾兑的。

    四人一边喝酒,一边吃着这一桌子的土鸡,野兔,野菌,蘑菇,到也份外的悠闲爽快。

    今天是星期天,季子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他也准备放开量喝一下,但想到一会还要开车,就只好忍了一忍。

    今天季子强和向梅这几个人待的时间长了一点以后,感觉也还不错,自己还能和他们谈的来,气氛倒也融洽,至少没有过去那种厌恶和反感了,其实这两口子还算直爽,心里到没有太多的弯弯绕。

    有时候季子强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但有时候他更希望别人头脑简单点,最好没有自己聪明,这样有安全感。

    一会华悦莲和向梅都要给他敬酒,季子强不喝,他说:“我要开车的,警察叔叔抓住了,罚款算谁的。”

    华悦莲就说:“罚款算向主任的,今天她提升了,该好好破费一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