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她小心翼翼的抓住话筒,感觉手心里已经有了些微的汗水,就听季子强“嗯”了一声说:“向科长,你家蒋局长最近忙不忙。 ”

    向梅愣了一下,怎么问到自己的老公了,她忙说:“最近他都在县城,冬天旅游是淡季,他们要闲一点,不知道季书记有什么指示。”

    季子强说:“奥,这样啊,我有点私事想找他帮个忙的。”

    向梅疑惑着问:“私事什么事情啊,你说吧华书记,我可以帮他做主。”

    季子强就说:“你帮他做主,这和我想的倒是一样,现在家里都是女人当家作主人啊。”

    向梅就轻松了一点说:“这不是解放了吗。”

    季子强就笑笑说:“我之所以没有给他打电话,就是想先看看你同意不,明天我想借用你老公一天。”

    向梅的疑虑就更重了,这季书记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又问:“看书记说的,这不是借用,有事情你吩咐就是了,我哪能阻拦他出来。”

    季子强这才说:“是这样的,明天华悦莲要过来,奥,嗯,你也应该很熟悉她吧,呵呵,就是,过去你们一个局的,我准备陪她到五指山去转转,但我对山上不熟悉,一直没去过,想让你家老蒋陪一下,就怕耽误了你们休息。”

    那面的向梅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这事情啊,这是好事啊,很多局长想巴结着陪领导都没机会呢,能和领导在办公室外面待一个小时,那就比在工作中认识一个月的效果都好,她赶忙说:“那有什么问题啊,他就喜欢爬山,平常在家里待个几天都要把我叫上陪他外面跑呢,这样你看可以吗书记,明天我也一起去,华悦莲也是我的好姐妹,你们两个男人陪人家一个小姑娘也不方便的。”

    季子强就考虑了一下,感觉她这个提议很不错,就说:“好是好,就怕耽误你们一家的休息,本来我这也是个闲事情。”

    向梅就一口接上了季子强的话说:“休假在家里也是个闲,就这样定了,明天你准备好了就来电话,我们也准备好等你。”

    季子强最后就勉强同意了,向梅心里有了一种骄傲的感觉,明天自己两口子可以陪书记出去玩,这样的殊荣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遇上的,她又一下子想到了华悦莲,刚才打电话自己有点紧张,一直没有仔细的想想华悦莲的问题。

    怎么她来了季子强要陪,难道他们两个人

    想到这里,她稍微的有点嫉妒,但很快又发现自己的嫉妒有些莫名其妙了,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自己还想怎么样,自己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想飞一下,已经没机会了。

    第二天一早,华悦莲就到了洋河县城,她给季子强打电话的时候,季子强也才起来不长时间,本来季子强是估计华悦莲不会这样早就到的,所以他一面接听者电话,把手机夹在脖子上,歪着个脑袋就收拾起东西来了。

    他对华悦莲说:“你就在车站门口等我,不用来回的跑,我几分钟就到了。”

    换好了鞋,带上昨天为华悦莲准备好的一点小吃,他就走出了办公室,昨天办公室汪主任已经让司机好车洗好,加上油,放在县委车棚中了,季子强过去打开车门,先放好东西,就开车出了县委大院。

    季子强在车上又给向梅两口子去了个电话,那两人早早的就起来了,准备停当就一直在家等着华书记的电话,两口子脸上都有一种激动和兴奋,现在一接到季子强的电话,蒋局长提上东西,就和向梅到了楼下院中,开上旅游局那个捷达车,往说好的会面地点开去了。

    季子强开着车到了县运输公司门口,老远就看到了华悦莲,季子强按了几声喇叭,把手伸出窗外招了招,华悦莲也一眼便见县委的黑色桑塔纳,就跑了过来,两人说几句话,华悦莲就坐上了车,季子强把窗玻璃滑上去,开动了小车。

    在车上华悦莲就问他:“你今天怎么想通了,要去爬爬山呢”

    季子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在不运动一下,以后这肚子就问题大了。”

    华悦莲嘻嘻的笑着说:“人家都说要当领导就先要养肥肚子的,你难道想逆潮流而动吗”

    季子强瘪瘪嘴说:“我不是官还没做大吗,等以后做大了在养肚子。”

    两人调笑了几句,就到了城郊路口,季子强看到了路边的那辆捷达车,就

    探头出来道:“老蒋,你在前面带路,我跟你后面跑。”

    那向梅的老公也伸出了圆圆的胖脸说:“好的,我开慢点,有什么事情你按喇叭。”

    老将年纪四十多的样子,一头黑色的头发保养得很好,脸上总是油光放亮的,整天笑眯眯的,肚子挺得高高的,像个弥佛。

    季子强点下头,当即便开着车往五指山而去。华悦莲坐在季子强的身边,脸上一片淡淡的红霞。虽然季子强在这之前,已经告诉她今天是和向梅夫妇一起去五指山玩,但是对方毕竟是自己过去的同事,她和季子强这关系过去人家一直不知道,现在她还是有些害羞。季子强转过头来,笑道:“怎么啦,在想什么”

    华悦莲嫣然一笑道:“没想什么呀,子强,你和向梅夫妇的关系不错嘛”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道:“应该一般吧。”

    华悦莲奇怪了,她看了他一眼,娇媚地道:“关系一般你还要他们相陪做什么,还不如我们两人单独去玩。”

    季子强叹口气说:“我怕把你带丢了啊,听说那山里很多壮汉都是没有媳妇的。”

    华悦莲就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小拳头在季子强的身上擂了两下。

    这样他们两个车就一前一后的跑了一个小时的样子,来到了一个小镇,这里今天镇上很冷清,也不是逢场赶集的日子,整个街道显得很寂静,季子强和蒋局长就把车停到了旁边一个倒班的小院里,看门的老头见是县上的小车,也不多说什么,离开的时候,蒋局长就扔给了老头一包烟说:“我陪领导过来的,你帮忙把车看一下。”

    老头满口答应说:“没问题,你们放心玩,有我呢。”

    老头才不管你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和他有个屁关系,到是蒋局长这包烟的威力很大,玉溪烟,几十元一包的,这样的好烟,老头估计也就是一年能抽35根吧。

    这一下车,向梅就和华悦莲亲热的了不得,上前拉住华悦莲的手,问东问西,实际上在过去单位的时候,她们两人关系很一般,人说一山不容二虎,这一个单位有两个女人都长得漂亮,相互自然会攀比和嫉妒,应该是也适用于刚才那句一山不容二虎的话,只是这两只虎前面一定要加个“母”字。

    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两人拉着手说个没完没了,季子强和蒋局长反倒没话可说,蒋局长是有点拘谨的,季子强有点淡然,他们就到了外面,找了家小吃点,一人吃了一碗面条,只是这味道真的不敢恭维。

    今天向梅和华悦莲都打扮的很漂亮,向梅是浓密黑发做成大波浪,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在这冬日里给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华悦莲一点也不逊色,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那白色的旅游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能感觉出她的漂亮,惊人的漂亮

    蒋局长和季子强在前面走着,绕过了小镇的一条街道,再走几百米,就到了山下,向梅和华悦莲在后面嘀嘀咕咕的说着话,跟着走,大部分带来的东西都让蒋局长背着,季子强过意不去,也自己提了两个小包,一行四人就慢慢的顺着小路,登山了。

    小路越来越“小”,荆棘、灌木越来越密。

    后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座塔,好象是刚建好不久的样子,周围没有建筑,围拦都没修好,地也只是平整了一下,还没有铺水泥,几个人就兴冲冲的爬上塔顶,觉得视野开阔多了,往山上看是,山顶还在很远、很高的地方。

    稍微的休息了一会,他们又继续的前行,路是越来越窄,季子强一边前进,一边望山顶,路回山转,有时看不见山顶了,但一会儿又出现了,这就成了他们前进的动力。尽管心里还有几分害怕,还要不断排除荆棘、灌木的干扰,季子强依然只想着:我一定要到达山顶。

    眼前的这座山真的很美。因为受保护得非常好,一路上有许多年龄很久远的树,树皮上都刻着沧桑,大得一个人抱不过来,高得直冲云霄,抬头望去,令人目眩。山道两边是一些不知名的树木,嗅着是一种清新濕润。虽然是冬季,但这里的树木还是有郁郁葱葱之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