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方菲也就苦笑了一下说:“算了,季书记,不要宽慰我了,我这算什么进步啊,但或许我能猜出一点点的原因来。 ”

    季子强不能不凝神仔细听了,现在对他来说,也许一点细微的信息,都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他问:“方县长,不要绕了,说说看。”

    方菲就正视着季子强说:“这其实应付是冷旭辉为你布的一个阵。”

    “奥,一个阵,不错啊,现在这个阵已经把我困住了。”季子强为了激发她的谈话,适时的跟了一句。

    方菲端起水杯,小小的呡了一口水说:“知道上次会上为什么冷旭辉要提出来公安局的向梅吗”。

    季子强眉头皱着,摇摇头,他不知道现在方菲把那件事情扯出来做什么,但季子强明白,方菲既然扯出了这事情,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方菲放下水杯,悠悠的说:“公安局的向梅,市委的吕副书记,他们两者是有很大关系的,向梅把吕副书记叫姨夫。”

    方菲这蜻蜓点水的几句话,一下就让季子强醍醐灌顶般的清醒了过来,冷旭辉设计的整个线路图都从他脑海中一条条的显现出来了。

    冷旭辉答应帮着提升向梅,然后在常委会突然的提出,自己势必会进行驳斥和否决,他也要的就是自己的那个态度,会后他就可以给向梅和吕副书记添枝加叶的说一些自己如何,如何不通情达理,也许,他还会说,自己是明知道向梅和吕副书记的关系,自己故意不同意,自己还说了很多对吕副书记大为不敬的话,这是绝对的,也是很简单就可以办到的。

    所以才有了吕副书记在检查中的那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让自己一下子把整个检查组的人都冒犯了,最后的检查结果也就可想而知,而吕副书记在市里的会上说出自己不适合做县委书记的话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季子强呆呆的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有说话,他没有想到的是,看似软弱胆小的冷旭辉竟然可以设计出如此精妙的陷阱,更让他难以想象的是,冷旭辉还如此的歹毒,直接就把自己置于市委主要领导的对立面了。

    自己在市上已经有韦市长那样一个强大很明显的对手了,如果在和吕副书记对上了,就算自己有叶眉的支撑,但自己的处境也会很难,而且还会给叶眉带来很多麻烦和后顾之忧。这样的状况是必须改变。

    方菲看到了季子强惊愕和忧心的神态,她也是很同情,很怜悯的看着眼前这个忧伤的大男孩,她就有了一种想要把他拥抱在怀里,安慰他,抚慰他,拍拍他头的感觉。

    原来不管是多么强大的男人,都是有脆弱和值得同情的时刻,季子强更是如此,在他展露才华,驰骋权场的时候,他是那么坚决,冷冽,和狡诈,但在他受到了打击和欺骗的时候,他一样是如此的颓废和可怜。

    方菲几乎真的忍不住就要过去把季子强的头拥在自己的怀里了,但那种机会就如同惊鸿一瞥,当她想到了这点,还没有付诸于行动的时候,季子强已经抬起了头。

    季子强已经在脸上挂起了嘲讽和狡诈的笑容:“呵呵,看来这冷旭辉真是有些手段,我差点就看走眼了,谢谢方县长啊,你这个信息对我也是很重要的。”

    现在该方菲惊诧了,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季子强的情绪可以变换的如此之快,刚才那个无助,无奈的大男孩已经不见了,自己眼前面对的又是一个圆滑老道,城府高深的宦海中人了,她心里的那点柔情马上就消失了,两人的感情又回到了一个县委书记和副县长的状态。

    方菲快速的整理了一下情绪,就事论事的问:“那么华书记该怎么解开这个死结呢”

    季子强淡淡的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就像是找到了一个人的病源一样,相信药方总是会开出来。”

    方菲看到了季子强脸上的自信,她也心情轻松了很多,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有着狼一样的奸诈和狡滑,他是一定会有办法来对付和处理接下来的问题,而自己就不必在这里画蛇添足的说什么了。

    方菲摇下头说:“季书记,我想说一句真心的话。”

    季子强听方菲说的如此郑重和恳切,就很专注的看着方菲,他不知道方菲会说什么,她是不是又要提起感情上的问题呢那怎么该怎么来应答和搪塞她呢。

    季子强小心谨慎的问:“方县长,你说吧。”

    方菲认真的看着季子强说:“我的真心话就是:你这个人只有在受到打击的时候才最可爱。”

    季子强愣住了,方菲在他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就揶揄的笑笑,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留下了季子强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了。

    季子强就干坐了一会,看看台历上的工作安排,明天是周末,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季子强就给华悦莲去了个电话,对她说:“悦莲啊,你明天休假吗”

    华悦莲在电话里说:“休啊,周末当然要休。”

    “那你明天过来玩吧,我陪你到五指山去看看,怎么样”季子强对华悦莲发出了邀请。

    华悦莲当然是满心欢喜了,她在那面很兴奋的说:“你想爬山啊,好,明天一早我就过去。”

    季子强说:“你路上注意一点安全,对了,记得把鞋换好,不然路上就吃苦了。”

    “那是当然了,我有旅游鞋,你也准备一下。”华悦莲笑嘻嘻的说。

    季子强放下电话,却没有丝毫的高兴,他的眉头还是皱着,脸上有一种无奈的表情,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季子强又拿起了电话,手拿电话他犹豫了很久,他不想打,但知道不打不行,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公安局法制科吗,找下你们向科长。”

    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很年轻的声音:“你那位啊”

    季子强明白,要是自己不说点什么,这个电话未必能打通,他说:“我县委啊,找向科长有事情。”

    那面年轻的声音就很快的说:“奥,好的,你稍等,我马上帮你叫向科长。”

    接着季子强就听到了跑步声,他知道人家是帮他找人去了。

    季子强拿着话筒沉思着,目光中有些忧郁和悲哀,自己这算是什么呢是对强权的妥协还是对现实的屈服,应该都是吧,自己没有办法无所顾忌的按心中的想法来做人做事,在很多时候自己要退让,要委屈自己,虽然这是官场必备的特性,但谁又能不感到沮丧呢

    电话那头向科长还没有过来,季子强有了一种想要挂断电话的冲动,他是一个骄傲的人,自重和自尊那是流淌在血液里的细胞,在每一次妥协和退让中,他都会感到羞愧,要不是这些年宦海磨砺让他趋于成熟和理性,在很多时候他一定会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

    然而,季子强还是突然的挂断了电话,这不冲动,是他为了自己挽回一点颜面的举措,也是为了安慰自尊的一种表现,他放下电话,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他需要在等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相信,电话还会打过来的,因为公安局所有电话都有来电显示。

    真的过了很短的一点时间,季子强的烟还没有抽到一半,电话就响了起来,那头公安局的向科长有点娇柔,有点胆怯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是季书记吗刚才你找过我”

    季子强用尽可能的平淡语气说:“是啊,大科长很忙啊。”

    向梅就惴惴不安的连忙解释说:“刚才我在楼下处理一点公务,让季书记久等了,不好意思。”

    她的确是很紧张的,对季子强阻止了她的提升,她很失望,也很气愤,她冲动中就给吕书记告了状,希望让他为自己出一口恶气,但当后来发生了那个党务公开检查的事情之后,她又开始担忧起来,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自己两口子都在洋河县,都在季子强的手心,而一旦季子强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一定会对自己恨之入骨,后果将不言而喻的。

    除非是吕副书记可以一举把季子强拿下,但仔细想想,这种可能也不是很大的,季子强是有叶书记做后盾的,一旦季子强没有离开洋河县,自己两口子的前途就会一片黯淡了。

    在刚才办公室小李叫她以后,她发现电话已经挂断,就漫不经心的翻看了一下电话记录,当她比对了号码以后,她的心一下子就收缩起来季书记办公室的座机。

    她真怕面对季子强了,前几天她还对季子强有过一些绮丽的幻想,但随着不断涌现出来的传闻,她越来越担忧,生怕季子强那天一发飙,自己就会先倒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