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副书记也不是盲目的说这些话,他跟华书记也有几年了,在很多问题上,他也经常和韦市长是遥相呼应的,他知道自己打压季子强一定会很对韦市长的路。

    不过叶眉就不一样了,谁都知道季子强是叶眉的秘书出身,所以在这个说话中,吕副书记就很注重一个技巧,你看不出他对季子强有什么成见,似乎他就是随便的在谈谈,在就事论事一般。

    韦市长就来了点兴趣,他很认真的看看吕副书记说:“你这话我有点不大理解了,难道他现在不是在做专业方面的工作吗”

    吕副书记就解释说:“党务工作肯定是不对季子强同志的特长,要是他到市里一些业务局来,我感觉这才可以让他更好的发挥强项。”

    韦市长刚要说什么,就听叶眉接了过去:“吕旭同志这个想法是不错啊,但洋河县目前的势头还是不错的,我感觉我们还是应该以稳定为主,有的想法确实不错,但还有个多看看,多等等,不能以一时,一事来衡量一个同志。”

    叶眉的话是软中有硬,她很敏锐的看出了吕副书记和韦市长的一搭一唱,所以她不能让这个话题在继续的延续下去。

    吕副书记就干笑了两声说:“是啊,做什么都不能看一时一事的,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年代不同啊,这是一个大发展,大机遇时刻,叶书记,我们耽误不起时间啊。”

    “不管是什么时代,但都不能否定一条规律,那就是实践检验真理,所谓的实践,就是要有一个过程,你说对吗吕副书记”叶眉冷冷的驳斥了他,没有让他的话来套住。

    参加的人都感觉到了气氛不是太好了,虽然看起来他们是笑着在说,可明眼人很容易就发现这两人的话里都有了针锋相对的味道。

    叶眉要控制会议的气氛,她不等吕副书记在说什么,就又说了一句:“今天是民主生活会,我们就不讨论其他问题了,等下次吧,下次开会这个问题在好好的探讨一下。”

    叶眉已经发了话,吕副书记和韦市长也都不能在继续说什么了,两人相视一眼,点点头,都面无表情的闭上了嘴,吕副书记隐隐的高兴着,自己今天也算出了口恶气,打击了一下季子强,至于能不能把季子强打下去,那到还在其次,就是要表明一下,自己也不是吃素的,不要看你季子强有叶眉在撑腰,我照样的让你难受。

    会后没多长时间,吕副书记就接到了韦市长的一个电话,韦市长说:“老吕啊,今天你这一炮点的不错,有点力道。”

    吕副书记就一本正经的问:“韦市长说的什么什么点了一炮。”

    那么韦市长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你老吕不要给我装行不行啊,我知道你看不惯那小子,也看不惯上面那位,是不是,嘿嘿。”

    吕副书记就沉默了,自己不是看不惯她们两个人,连你老韦我也看不惯,想让我当大炮啊,要不是我为了向梅这事情,我才不管你们谁看不惯谁,有本事你就自己和叶眉斗去,不要想让我打前锋。

    韦市长见吕副书记没说话,又自己说:“老吕,我支持你的意见,下次会上我们一起来,就看她还能怎么推。”

    吕副书记想了想说:“这事情我就是那一说,万一都认真了,也不大好办。”

    韦市长不以为然的笑笑:“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还能把我们几个吃了,柳林市还轮不到她张狂吧,好歹我们在这呆了这么多年的,你放心好了,下次会上我先提出来今天的话头。”

    吕副书记感觉这样也成,要说这次柳林市的干部调整自己是很亏的,一点好处都没沾上,现在叶眉上来一反常态的,经常还要摆出一副老大的样子来,谁怕她啊,自己是老胳膊老腿的了,她能把自己怎么样,吕副书记就笑笑说:“行,只要你提出话头,我就给你配合一下,也让她不能小看我们这些老班底。”

    韦市长很高兴,这几个月他也是让叶眉抓住洋河工业的事情,把他压的难受,现在问题不大了,他感觉也该借助这次的事情,把季子强收拾一下,出口恶气,对叶眉来说,也算是恶心她一下。

    作者題外話:感谢感谢,感谢大家的支持,好几位打赏的读者,真是谢谢你们了,不过你们已经花钱看书了,就不要再浪费钱打赏我了,你们的支持我心领了,感谢你们很快的,季子强就得到了这个信息,问题的复杂性就凸显了出来,对于市上的领导,季子强是无可奈何的,只是他百思不解,为什么吕副书记会如此对待自己,从他会上的讲话再追溯到他带队来检查,把很多相关的事情结合起来,那就只能是一个结论:吕副书记是有针对性的这样做。

    季子强不得不好好的思考和回忆一下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希望从中搜寻出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过吕副书记,但结果是浪费时间,不管是在市里也好,还是自己来到洋河县以后,他和吕副书记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隔阂。

    季子强心情郁闷,作为季子强的性格来讲,他不是一个轻易言败,或者等待退缩的人,他性格中有刚烈和攻击的元素,这种元素是与生俱来的,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但这一次,季子强感觉到了一种无处着力,他的反击也罢,挽回也罢,手段和智谋也罢,都全然没有地方可用,因为对手离他太远,对手的攻势也不在眼前,这让季子强就无力可使,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等待对方的进攻。

    今天刚忙完几件事情,季子强就见方菲副县长敲门走了进来,季子强就赶忙招呼一声,笑着问方菲:“你这几天忙的很吧,哎,我怎么看你脸色不大好。”

    方菲闷闷的坐了下来说:“怎么好的了啊,现在那冷县长太过分了一点,经常给人找事情,刚才在开会的时候又说到了大棚蔬菜基地的事情了,说那就是劳民伤财,明明知道那就是在你分管的时候搞的,他还有意的说,好像你真的马上就要调走一样。”

    季子强不解的说:“调走,到那里去,没听说市委书记和市长退啊。”

    方菲就奇怪的看看季子强,一点都没有被他这个笑话搞笑,反倒说:“你真的了不起啊,沉的住气,你没听外面现在都传疯了,说市里吕书记和韦市长连起手来,准备把你这个书记撤了呢,你还想人家市长的位置,真是的。”

    季子强心里一沉,有点不祥之兆,看来真是无风不起浪啊,难怪今天出去有的干部见了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怪怪的,这传言实在是快了点。

    季子强就问:“你哪里听的这些话啊,一个县上的主要领导了,还相信这些传言。”

    方菲摇头说:“季书记,你也不要骗我,现在你就没发现,很多干部已经开始向冷旭辉靠拢了吗不管这是不是谣言,但至少从现在的形势上讲,对你不利。”

    这一点季子强也是知道的,本来自己在洋河县就没有几个真正的班底,过去哈县长的势力,自己借用了一段时间,随着冷旭辉的崛起,很多人又都更加靠近了冷旭辉,而当初吴书记的班底,现在虽然是名誉上归入自己的旗下,但真心的又有多少呢,他们总是在防范着自己,就算自己表现的再大度,对他们再客气,但历史性的矛盾积累,让他们对自己不即不离,自己也不敢过于相信和使用他们,想一想,自己真的也很悲哀,偌大一个洋河县,亲信竟然盘指可算的就那么几个人。

    方菲算吗或许吧,但假如她不是和冷旭辉矛盾很大,只怕也未必会归入自己的门下。

    季子强沉默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表达这件事情,方菲也看出了季子强的无助和无奈,她就有了一点心疼,这样一个年轻人,他的优点是无处不在的,他有正义,有同情,还有一份官场中人少有的廉洁和义气,看着他如此低迷不振,方菲真的就感到过意不去了。

    她凝视着季子强说:“对上次党务公开检查闹出的误会你找到原因了吗”

    季子强感觉她这话问的很突兀,但显而易见,她对那件事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的,季子强就谨慎的说:“应该不是误会,是必然吧。”

    方菲有点激愤的说:“你还聪明,对的,一点都不错,就算你那天在机关食堂也准备了饭菜,但结果还是一样。”

    季子强看了一眼她,见她美丽的脸庞上已经因为气愤显得有点有点红晕,季子强就笑着说:“方县长现在看问题越来越深入了,这是进步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