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县长等他接话,但见他并不为所动,心里就骂着,但嘴上却说:“季县长,你感觉还应该怎么样,你才愿意放手。 ”他不得不挑明话题。

    季子强也就不再和他周旋了,说:“把他降级调走那是当然的,不过黄县长,你看公安局也都没多少油水,但对配合农村的工作是很有利的,你说是不是”

    哈县长一下子就懵了,不会吧,你小子胃口也太大了点,连这你也敢想,敲诈的有点太过份了,他就要一口的回绝过去,可是想想那到手的几万元钱,还有黄局长那可怜巴巴的脸,他一下子又咽回了话,想了想说:“今天就先说着吧,我们都考虑下。”

    说完起身就走了,他已经知道了季子强的底牌,那这个问题自己还是要好好的想想,看看这笔交易是不是合算。

    等他一走,季子强就赶忙的联系了一下吴书记,他必须把这情况给书记做个汇报,他知道,不和书记先沟通好,自己私下里答应什么了,以后也会让书记误解的,一旦两面都不讨好了,那就不是自己在夹缝生存的问题,自己就是在悬崖上了。

    见了吴书记,他把自己的想法很婉转的托出,最后说:“书记,那个黄局长只是个小人物,我们不能因为他影响了工作,不知道书记怎么看这个问题。”

    吴书记一直在听他说,对他的这种观点也认真的分析了一下,感觉是很有些道理的,一个过气了的局长,在这盘棋局上是没有多少作用的。

    到是这季子强,看的出来,很有点手段,一点都不像一个年轻人,自己以后要好好的培养他,也要好好的防范他,用的好,就是一把宝刀,用不好,呵呵,就会是个隐患了。

    最后吴书记点头夸了季子强几句后说:“子强同志啊,没看出来,你很有大局观念吗,团结是最主要的,我们发展经济一定要有个稳定的局面,这事你就看着解决,我支持你。”

    得到了吴书记的首肯,季子强算是放心了很多,回去以后,他就在办公室里坐等哈县长的回话了,他不急,一点都不急。

    急的到是哈县长,他不得不急,刚才黄局长又给他来了个电话,还暗示了事情办成,还有重谢。

    这让哈县长必须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他心里是很清楚的,季子强要的是权利,这比要钱还恼火,钱是可以让黄主任出的,但权利却是要自己付出。

    不过想想那公安局,那是个花钱的主,有点油水也让县委的副书记和政法委卡住了,干脆就把公安局交给他管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按市委华书记的意思,是一定要收拾掉这个季子强的,先让他蹦达几天,爱工作,好嘛,干的多,失误自然也就越多,不要让我抓住机会。

    哈县长就打电话把季子强叫了下来,见他进门就招呼坐下,等秘书把水到了以后说:“季县长,你来这段时间,我也观察了一下,你还是很不错的,是该给你压些担子,公安局就交给你分管吧。”

    季子强心里高兴,上次在街上看到的那商铺被砸的场景也出现在了眼前,季子强知道,公安局虽然没什么油水,但为自己在农村开展工作是很有帮助的,最近在好几个乡上,都发现有一些黑恶实力的存在,要是自己分管了公安局,就可以好好的整治一下,确保农村和城区的环境安全。

    哈县长见季子强没有什么反对的话,就说:“下午我们就开一个政府工作会,把大家的分工再落实一下,也提醒一下大家,以后分管的下属局不能随便的越级汇报,你看怎么样”季子强也就笑笑的说:“哈县长的安排,我是一定要支持的,你是我们的班长啊。”

    哈县长摆摆手说:“不敢当,不敢当,那就这样吧,大家都准备自己的事。”

    季子强就离开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回去了。

    以后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在纪检委来问他情况的时候,季子强自己也说不清了,当时是不是给黄局长看了文件,现在时间一长,还真记不起来了,最后纪检委也就大概的问了问,回去给书记汇报去了。

    政府的工作会议开的也不错,每个局的分管都做了落实,会上也明确了以后不能越级汇报的决定,公安局也顺利的划入了季子强的辖区,最后所有的人都是皆大欢喜。

    在大家都挺欢喜的时候,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年轻的副县长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不要拿自己的纱帽来和他玩,于是很多局长主任都不断的告诫自己: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下风平浪静,对季副县长,一定要顺着他的毛毛抹,千万不要得罪他。

    季子强开完会心情还是比较好的,但也不是所有的人心情好,雷副县长就心里憋屈的很,他是哈县长的嫡系,但不知道为什么,哈县长莫名其妙的要他把公安局交出来,好在最后哈县长是答应了,这只是暂时的一个调整,要不了太长时间,一定会把公安局再还给他分管,但不管怎么说,雷副县长还是不大舒服。

    雷副县长就问:“老大,为什么你要这样迁就他”

    哈县长就只是笑笑,摆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让雷副县长自己去瞎琢磨吧。

    因为哈县长他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不想回答。

    快下班的时候,,方菲到了他办公室,季子强的心情好,就开了几句玩笑,两人嬉笑了一会,方菲就认真起来说:“你也不要太高兴了,知道吗,开会前,雷副县长让哈县长叫去了,回来虽然不说什么,但我看的出来他是很不舒服,估计是把他分管的公安局给你,心里不痛快。”

    季子强就说:“他是当然不高兴了,不过他和哈县长关系好,生会气就完了。”

    方菲就用手指戳了他一下额头说:“你笨不笨啊,你以为我是说她生哈县长气啊,那他也不敢啊,我是怕他把这气记到你头上了,以后你见了他还是小心点,不要让他找到撒气的理由了,知道吗”

    “奥,有这么严重啊,这我到没多想。”季子强说。

    “不会吧,季子强同志,难道你混迹官场这么多年真不明白这个道理。”方菲有点夸张的看着季子强说。

    其实,季子强何尝不知道啊,自己高兴了,别人就要生气,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不能为了让别人高兴,自己什么都不管,他们手上都有很好的部门,给自己匀一点也是应该的。季子强就继续对方菲说:“我离他远点就是了,你不要担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