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冷旭辉的老婆是一个中学教师,比冷旭辉还小好多岁,年龄是不到40岁,认识她的时候,冷旭辉当时还是基层乡上的一个小干事,他老婆也是刚刚毕业,分配在那个乡的学校,他们接触了很长时间,冷旭辉才大着胆子约她出来,记得那时候的她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犹如一支翩翩起舞的蝴蝶,长长的头发,带着别致的小眼镜,就在那一次的约会中,冷旭辉颤抖着手,搂住她的腰,她的身体微微一颤,但是没有拒绝他,于是他更大胆了,顺势给了她一个湿吻。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妻子年轻漂亮得让人羡慕,白净丰满高佻,他们在结婚的时候,很多人都十分羡慕冷旭辉娶了一位如此漂亮的美人,就连女人见到他妻子都要仔细地看一番,当然麻烦也不少。

    娶了这样的美女,当然就少不了一些麻烦,坐大巴有一些眼睛憋得焦绿的男人直往她身上蹭,到家时她就把衣服脱下来泡在水里。跳舞时也会有一些男人因争风吃醋大打一团,或在跳舞时往臀部或胸部上偷偷地摸一把过过手瘾。邀请吃饭的人更是多得很,妻子控制的很好,她就抱怨的说男人没好东西。女人总是赋予幻想,冷旭辉发现在尚床的时候给她讲个桃色新闻,她会激动不已。

    但这些年过去了,那些美好和漂亮在岁月的侵蚀下,都黯淡了很多,老婆也好像没有过去那样水灵了,自己和她做那事情的时候也没有过去的激情了。

    特别是这几年冷旭辉手中有了权和钱,很多年轻的姑娘,还有很多年轻的少妇们,越来越多的在他眼前晃悠了起来,就像是公安局的向梅一样,她们总是可以对自己投怀送抱,慢慢的,他在家的时间也少了,对老婆也变得客气却没有了幻想,他信任老婆,也爱这个家,但却很少和她在亲热了。

    今天冷旭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兴趣,或者是因为季子强就要倒霉,所以他要把这份快乐找个人分享一下,他在亢奋中就记起了老婆。

    老婆也发觉他今天有点异常,就很乖巧的先收拾了一下,自己到了卧室,冷旭辉在外面看了一会电视,也来到了卧室,妻子已经尚床了,冷旭辉默默的走过去,和妻子偎依在床上,粉色的灯光灯给卧室笼罩了一层暧昧的色彩,他在灯下观看妻子,可能是心情的缘故,发现妻子比平常凭添了一丝的妩媚,颇有几分夜下挑灯赏美人的意思。

    妻子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呼吸变有些急促。冷旭辉拥抱住了她,轻轻的吻着她,但这个时候他却突然的想到了前几天他和向梅的那一场风花雪月,两人是那样的酣畅淋漓,翻云覆雨,还有蚀骨,究竟用那四个字来形容好呢一时难以决定。说实在的那天晚上自己表现确实不错,轻易得就把向梅送上了巅峰,最后在她娇柔无力的抗拒下,快感轰然来临将满怀的激情尽情的宣泄出来。

    冷旭辉在老婆的喘息中,又回到了现实,是啊,那就是一次游戏,过了就过了,何必再去回味。

    他开始吻着老婆,吻她的身体,他们就这样维持着,再看她的脸,却变成一阵红一阵白了

    她说:“你还犹豫什么,来吧,”

    冷旭辉说:“我帮你在下面垫个东西吧,我怕你腰不行。”

    老婆笑笑说:“你还怕我进医院不成。”

    冷旭辉呵呵的就笑了起来说:“我怕一会把你弄伤着。”

    老婆就说:“没关系,我这结实着呢。”

    冷旭辉感觉时机成熟了,他就急不可耐的一头扎了进去。

    这一场阴雨连绵好几天,让人感到格外的郁闷和不爽,洋河县的各项工作还是按照既定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在平静的表面下,却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很多谣传,特别是季子强和冷县长两人不和的传闻是越说越严重了,连上次的公安局干部提升问题,在大家的描绘中,也成了两个人一次较量的对攻。

    还有就是关于季子强给检查组大摆宴席,让市委书记当面呵斥,最后袖手而去的事件,也传的沸沸扬扬了,有说是季子强准备好了饭菜,吕副书记一看准备的太奢侈,发脾气走了。

    还有说季子强坚决按国家规定,不给他们大吃大喝,什么本来办公室已经安排好的饭菜,季子强把桌子给掀了,等等吧,在秘书小张给季子强汇报这些谣传的时候,连季子强都忍俊不止笑了,真是的,看来人民群众的想象力就是好啊,他一笑,小张也笑了,难得看见这几天季子强心情好点。

    不过季子强有点高兴的太早了一点,很快的,洋河县就接到了柳林市的通报批评,在此次党务公开检查中,洋河县出人意料的拿了个全市最后一名,这对季子强直接就是一个打击,为这次的检查,季子强是花了很多气力,做了很多工作的,光是开会,就搞了好几次,现在倒好,拿了个全市的最后一名,他脸再厚,也有些挂不住了。

    一会的功夫,就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安慰他和对市上检查发牢骚的,说:“这是什么检查啊,不就是没吃到宴席嘛,他们至于如此变态啊。”

    季子强是不这样看待这个问题,他已经有了一种感觉,这次的事情不是单纯和偶然的一件事情,吕副书记异常的态度,也许才是整个事件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那么吕副书记为什么会如此呢

    难道他是为华书记在报仇,但这个概率已经很小的,吕副书记是政客,他不是大侠,但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只怕隐藏在整个事情背后的还不止这一个评选的最后一名,换句话说,这只是一个开始,后招应该接踵而来。

    所以在这几天里,他是客气的回应着这些安慰,一面自己也暗暗的警惕着,等待将会出现的变故,这样的变故是没有办法预测和定位的,只能是等待,自己是没有一点的主动权。

    就这样,他耐心的等了好几天,但没有发生什么他所想象的意外,一切还是那样,还是平淡和单调的工作,还是所有人都客气的每天见了他招呼,讨好的对他微笑,说着那些老生常谈的奉承话,这到让季子强反倒有点奇怪了。

    就在季子强对自己的判断快要做出否定的时候,在柳林市的市委办公室里,正在召开着一次民主生活会,会议由叶眉主持,与会的有市里所有掌权的老大们,大家就蜻蜓点水般的做一些自我批评,互相之间轻描淡写的指出一些无关痛痒的错误,更有甚者,他们可以找出你本来是优点的一个问题出来装着批评你,在你解释过后,他们就恍然大悟的说:“是这样啊,看来我理解错了,但为工作,还是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是人民的,不是你一个人的。”

    靠这话都想的出来。

    看起来,这整个会议的氛围还是安静祥和的。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就扯到了党务公开的检查上来了,就这样有人提出了这次检查的事情,吕副书记就很快的接上了话题:“这次评选啊,也让我们看出了很多问题来,你就说洋河县吧,从这次检查评选中,我们就发现了一些内在的问题。”

    叶眉和韦市长都一眼看了过去,这个洋河县对他们来说,都是有一些解不开的情结在里面,韦市长从吕副书记的语气中,感觉到他是一定要表达一些意见了,这正是韦市长需要的,他就哈哈的笑这说:“看来吕旭同志在此次检查中还很有体会嘛,那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

    吕副书记也对韦市长笑笑接着说:“我是感觉到啊,每个干部其实都是有他的局限性,你就说季子强同志吧,他在搞活洋河县的其他方面,那确实很有成效,但要说到在党群建设和一些对文件,对政策的理解上,我就感觉他有点跟不上了。”

    韦市长点头凝神的听着,时不时的还给予吕副书记一点支持和肯定的眼神,这让吕副书记就更加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他说:“今天是民主生活会,本来不该扯这些,但话已经说道这里了,那我就说完,我建议在座的领导,在用人方面,以后是不是可以考虑取其长处,避其不足,就那季子强来说,完全可以让他继续搞专业方面的工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