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坐在柜台内的戴眼镜的男子见有人进来,起身微笑朝梅雪茗打招呼,显然,戴眼镜的男子就是这家古玩店现在的老板。

    萧博翰也笑着对老板说:“随便逛逛,您忙您的。”说着,自顾自的走至博古架前,漫不经心的打量着上边的古玩。看到萧博翰在博古架前随意张望,古玩店的老板坐了回去,略微有些失望,伸手扶了扶眼镜,不时的瞥着萧博翰。

    他想顺着这个年轻人的目光知道他可能对博古架上的什么物件感兴趣,作为古玩店的老板,察言观色是他必须熟练掌握的技巧之一。

    说是古玩,其实没几件是真的,古玩店的老板从来都不怕自己的货不真,若是客人在一件东西前驻足留步,饶有兴致的仔细察看,那就好办了,客人看的东西十有**是赝品,因为博古架上摆着的古玩十有**是赝品,那就说明客人的眼力不行,或者没信心没经验,不足以对古玩的真伪做出判断。

    博古架上摆放的每一件古玩他都烂熟于心,哪怕是现在萧博翰背对着他,恰好挡住博古架上的几件古玩,他都能如数家珍似的把那几件看不见的古玩默默的背诵一遍:一件宋代扒村窑三曲口花口**,那是一个收藏者放在这里寄卖的,那玩意儿估计是那个收藏者不知在哪里买到的赝品,扔了觉得可惜,虽然自己跟他声明了多次,在古玩店里寄卖看不准的东西不大好,可那收藏者死乞白赖的非要放这儿不可,没辙一件西汉时期的将近两尺高的彩绘陶罐,八十元进价,卖好了能卖四、五千元一件北魏释迦摩尼石像,一尺半高,进价一百五,这是前年的进价,自己前年和陕西的一个古玩店老板去了趟河南,拉了一卡车这种释迦摩尼石像,回来后每人分了三百多件,自己卖了两年,还剩下不到一百件。

    最近几年不流行佛头了,流行这种站立的石佛像。希望这年轻人能相中释迦摩尼石像,可惜,这个年轻人只在这三件古玩面前停留了一下,便移开了。

    徐老头一直跟在萧博翰的身后,他只是扫了那么一眼,便都看明白了,这种宋代扒村窑花口**的特点是用毛笔在施过化妆土的胎体上作画后再罩一层玻璃釉,强烈的黑白对比中透着浓郁的写意画风格,而这件扒村窑瓷器明显意境不够,发色也不对,器形看上去煞是呆板,八成是用模具浇注而成,**上的画则更像是用黑色电光纸剪出来的窗花图案贴在釉下一般,完全没有真品的那种洒脱飘逸的感觉。

    那个西汉彩绘陶罐,偏亮,偏艳,偏干,偏匀称,而真品则有股子暗沉阴森的晦暗感觉至于那件释迦摩尼石像,就更不对了,看整体造型像是北魏风格,头挽高肉髻,大耳下垂,左手前伸右手下垂,作施无畏与愿印,穿方领长僧衣,百褶裙,跌立于莲花座上,这都是北魏时期的风格,可北魏时期的释迦摩尼的面相应该是高鼻深目,眉清目秀,面含笑意,且较为消瘦,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冥思练瑜伽的。

    而眼前这件石像的面相则丰满圆润,双目俯视,神情安详,一副养尊处优官老爷的面相,却又是典型的唐代和唐代以后的风格。

    顺着博古架边走边看,没几件真东西,这家古玩店是标准的“四四二”。四四二原本是足球比赛时排兵布阵的术语,近两年被发誓不再看中国球赛的收藏者移植到了收藏界,意思是说古玩店里摆设的古玩当中,有四成是廉价的现代工艺品,还有四成是做旧过的赝品,只有两成是真品,在这仅有的两成真品中,有一半品相不好,有着明显不能被忽视的瑕疵和残缺,另一半则是没有多大经济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古玩,与其说是古玩,倒不如说是旧货。

    全国的古玩店,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以上遵循四四二原则,而刚开始入门的收藏者,平日里接触到的大部分是这些四四二古玩店。

    早几年,这种四四二古玩店很常见,现在却少了,全国各大古玩市场里的四四二古玩店的比例都在慢慢的减少。只有中小城市和旅游区的古玩市场里充斥着四四二。

    正在老板失望之余,徐老头却眯起了眼睛,他看到了一副清代郑燮的竹石图,

    老板就有点紧张起来,这可是一副真画,难道这老头是个行家?

    他走进了徐老头,笑着问:“老人家是不是喜欢这画啊。”

    徐老头唔了一声,又认真细致的看了好一会,对老板说:“来镜子。”

    他说的镜子,那就是放大镜了。

    古玩店的老板见到识货的,那是一点都不敢怠慢了,赶忙去过一个带着手柄的放大镜递给了徐老头。

    老头就认真的看了起来。

    他这一看,萧博翰和历可豪也都聚了过来,对萧博翰两人来说,看这就是狗看星星一场明,什么都看不懂,但既然徐老头在认真看,那保准没错。

    古玩店的老板也不说话,他静待萧博翰等人的反应。不过他现在也看出来了,这两个年轻人根本不懂,所以他的重点关注的对象也就成了这焉不拉达的徐老头。

    而徐老头越看越稀奇,越看越肯定了,这的确是真迹,他在看一眼古玩店的老板,两人就都一笑,彼此是心知肚明,他们表面轻松,但精神却高度集中,时刻都在关注着对手的一举一动。

    放下了放大镜,徐老头不动声色的问:“这画多钱?”

    古玩店老板心中狂喜,这画已经放在自己店里很久了,几乎是无人问津,看来今天是遇上了识货的,他说:“20万。”

    萧博翰和历可豪听的一惊,20万,就这一张破画?

    徐老头就稍加犹豫后对萧博翰说:“萧总,不知道你对价格上面有什么要求。”

    萧博翰摇下头说:“只要货好。”

    徐老头又问:“那我能帮萧总你做主吗?”

    “能啊,今天请老先生来就是帮我拿事的,你定什么我要什么,你定多少,我掏多少。”

    徐老头就面露微笑说:“好,”他有转过身对古玩店的老板说:“你这画估计很难有人看上吧?”

    古玩店老板点头说:“是识货的人不多,不知道老先生怎么看。”

    徐老头毫不犹豫的说:“是真货,但柳林市这地方太小,只怕就算你是真货也没人问津,所以我就出个价,你看要是合适了就卖,不合适我们继续到下一家去看。”

    那老板有点紧张了,他已经从萧博翰的穿着看出这年轻人应该有钱,而刚才萧博翰和徐老头的对话他也是听到了,所以很期待徐老头报出的价位能够比较合适。

    徐老头就说:“要是值20万也是真值,但没人认识那就一份不值,今天我们有缘看到了,那我们出12万,行的话我们掏钱,不行我们走人。”

    店里一片寂静,老板和徐老头,萧博翰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老板目光在萧博翰等人脸上逡巡一遍,他并不急于做出还价,而是把时间刻意延长,说:“清代郑板桥的真迹竹石图,现在不止这个价啊。”

    萧博翰和历可豪一听是真迹,也面色凝重起来,徐老头冷笑一声说:“要不是真迹我能出这价,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就在不看他了,转头去看架上别的东西。

    “16万!”老板缓缓报着价,目光向下扫视着,现场的气氛顿时凝滞起来。徐老头听到了这老板的回价,就转身走了,老板赶忙在后面喊:“1514”

    徐老头再也不说话了,人就出了店门,萧博翰和历可豪也心中暗笑,这徐老头势扎的很稳吗?

    果然在萧博翰等人都跨出了店门的时候,那老板无可奈何的喊了一声:“12万,给你了。”

    这个时候,徐老头才笑嘻嘻的转过身来了。

    买上了这幅画,萧博翰也就不再耽误,让车把自己直接送到了市政府门口,大院的门卫让萧博翰登记了一下,就招招手让他进去了。

    萧博翰还从来没有到过葛副市长的办公室,不过这一点都没有难住萧博翰,他知道凡是领导当的越大,那办公地点就应该越是靠后了,所以萧博翰先就到了后院,在稍微的问了一个过路的年轻人,就找到了葛副市长的办公室。

    葛副市长有一个女秘书的,萧博翰首先就要过她那一关,萧博翰对这个秘书说:“我是恒道集团的萧博翰,麻烦你问下葛市长有没有时间。”

    这个秘书长得挺不错的,不过长得好不一定脾气好,这样一个任没有预约就想轻易的见到市长,恐怕是不成的,她就翻了翻挺漂亮的丹凤眼说:“葛市长很忙的,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说下,有机会了我给你转达。”

    这也不能怪她,就算人家是哥副市长,那也不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谁相见就见的,万一来个上访的,或者来个基地组织成员,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