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贾局长他们下了山,那面史正杰早就备好了两桌酒宴了,一行人现在就不再客气了,这些人,包括两个局长在内,全都是恶俗不堪的家伙,浑身上下,找不到半根雅骨,其实不待史正杰招呼,早已经嘻嘻哈哈地坐了下来,有人更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桌面上的桔子汽水,也不用杯子,直接嘴对嘴就吹了起来。

    史正杰看得暗暗摇头,他也不能制止啊,笑呵呵地说道:“大家放开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酒水不够,直接向服务员要就是了。今天要尽兴。”

    一干混蛋便轰然叫好,其中更是有人冲着史正杰竖起了大拇指,叫道:“史总,牛!”

    “那是。史总什么人啊?请客还能不管够?”

    于是奉承之声,此起彼伏,直将史正杰捧成了“英明神武”的一代天骄相似。史正杰倍觉有面子,哈哈一笑。

    宴会开始了,佳肴珍馐、鲍参翅肚满桌,众宾客觥筹交错、推杯过盏。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酒酣耳热之际,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酒酣耳热之际,史正杰手举酒杯,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缓缓说道:“各位领导,今天你们辛苦了,为表示感谢,我提议大家共饮一杯。”

    贾局长就用眼曳着史正杰说:“老史啊,这要不得,今天说白了大家都是在为你忙活,说什么你也得一个个的碰杯吧,你要这样喝,那我不喝。”

    高副局长也用手捂着杯子说:“对,走一圈,不然今天就到此为止,大家都不喝了。”

    下面其他任都轰然叫好,说:“领导顶住。”

    史正杰一看这架势,自己不挨个碰可能是说不过去了,他无可奈何的就一手提着酒**,一手端着自己的酒杯,先从贾局长这里开始了。

    他端起啤酒,对贾局长说道:“局长,我敬你一杯。感谢之情尽在酒中。”

    见他如此的喝法,贾局长也不再推辞,和他碰了一杯,一饮而尽,夹了一坨红烧肘子放进嘴里,大口咀嚼,含含糊糊地说道:“老史,你放心好了,这事情有我顶着,最后他不得不就范。”

    很显然的,贾局长说的这个人他,那肯定就是萧博翰了。

    “嘿嘿,在这上面该怎么办,还不是贾局你一句话?”史正杰讨好的奉承了一句。

    贾局长笑了笑,说道:“话是这么说,但事情还要按程序来,对了史总啊。”

    史正杰也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

    贾局长趴在了史正杰的耳边小声说:“一会让人弄一箱茅台给高副局长装上。”

    史正杰满口应承说:“这没一点问题,我敬完了酒马上安排。”

    贾局长拍了一下史正杰的胳膊说:“好,爽快。”

    这一圈通关打下来,史正杰也是喝的有点难受,本来他酒量还成,但十多号人啊,一口菜不吃,喝下来也不容易。

    这桌子上就是这样,一点有人带头敬酒碰酒了,后面自然有不甘示弱的任接着来,要不了多久,78**的好酒就报销了,

    一干人等,包括史正杰和两位局长在内,都喝得酩酊大醉,一个个东倒西歪,大着舌头说胡话。

    史正杰看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就有点站立不稳的对贾局长和高副局长说:“一会喝完酒我们活动一下。”

    高副局长四周看看,没有说话,贾局长看似醉了,但心里还是明白,就小声说:“等大家离开了在说吧,都是单位的同事,看到不好。”

    史正杰也心领神会的笑笑,不再说话了。

    等最后大家都就饱饭足,贾局长就说:“今天就喝到这吧,感谢史总的款待,我们准备撤了。”

    高副局长也站了起来,剩下还有一两个继续闹酒的,一看两位局长都要走了,也赶忙放下了酒杯,抢先跑过去帮着吧衣帽钩上局长的外套,公文包递过来。

    贾局长和高副局长打着嗝,出了酒店,史正杰就适时的说:“两位局长,我送你们回去吧?”

    贾局长和高副局长心知肚明的答应了,一起坐在了史正杰的车上,其他众人见领导走了,也上车的上车,约着打牌,唱歌的也都各自散了。

    史正杰他们的车就来到了一个叫“水晶宫”的桑那城。

    史正杰和贾局长,高副局长三人到了男宾部,大厅里躺着三三两两的浴客,墙上挂着的一个电视机里正在放一部香港的枪战片,还有几个穿着短袖恤的女人走来走去,看上去她们也不像这里的服务员,因为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男的,这么说来她们该是按摩女了。

    看到她们,贾局长突然感觉自己的血往头顶冲了,也许是这里特别热的原因吧,贾局长的脸有点发烫了。

    他用眼光瞟了一下高副局长,发现高副局长很熟练地往包房走去,看样子他并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他们三个每人开了一个单间的小包房,小包房确实很小,除了一个小躺椅一个小茶几和一个小的挂衣橱外没有其他东西了。事实上,包房内也确实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因为洗澡有澡堂子,这里只是洗了澡休息一下的地方。

    这个地方贾局长以前好像并没有来过,洗了澡,贾局长就躺在躺椅上休息,服务员端来了一小碟西瓜和一杯茶,躺着的贾局长感觉自己很疲惫,他确实想好好地睡一会儿,晚上酒喝的不少。

    这么迷迷糊糊的想着,就想到了办公室打字员小苹,不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在干什么。

    记得一年多前自己提为局长后,小苹就有事没事往他办公室跑,她一来,贾局长就眉开眼笑的,有一次竟然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但这一年来,两人总是阴错阳差的没有好好的办一会事情。

    正当贾局长要昏昏沉沉进入梦乡时,史正杰带了一位小姐走进了他的包房小姐手里还抱着一个工具箱,看上去绝对是一个正规的按摩小姐,甚至给贾局长的感觉是良家,有点让贾局长着迷。

    史正杰对贾局长说:“让这个小姐给你敲敲背吧。”

    贾局长还没说话,史正杰却已把门带上走了出去,贾局长的脑中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许多他打量了一下小姐,发现她长得挺漂亮,她穿着紧身的月白色长裤,上身是一件同样颜色的恤,头发扎在脑后,显得很清纯的样子,这样的打扮一下子就让贾局长喜欢上了,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萧博翰今天下午也得到了黑岭矿被查封的消息了,这有点出乎萧博翰的意料,但又似乎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最近萧博翰也一直在思考这个矿的问题,几次请人家贾局长都让人家推了,这本身就有点反常。

    现在听到了这个消息,萧博翰认真的思考了很久,觉得自己肯定需要把这件事情认真对待,否则事情会变得更为复杂。

    萧博翰就打通了白金大酒店冷可梅的电话,从萧博翰的本意上讲,他其实很不想找冷可梅的,萧博翰不喜欢冷可梅那种看似温柔的交换。

    冷可梅应该说也是不错,每一次都对萧博翰很热情,也配得上和萧博翰做做情人,可是不管萧博翰怎么把她往好的方向去想,总之,见到冷可梅,萧博翰都有一种被商品化的感觉。

    但今天的事情让萧博翰不得不低头,在黑岭矿这件事情上,萧博翰又不的不找冷可梅,只有她才能帮自己,才能让自己从容应对贾局长这些官僚权贵。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冷总,我萧博翰啊,嗯,好,我想请你给我帮个忙,在约一下次葛副市长,可以吗?”

    萧博翰客气的征询着冷可梅的意见。

    “博翰啊,好长时间都没联系了,今天想起冷姐来了啊,哈哈,怎么?你遇到什么难事情了吧,先说说,是什么事情,我帮你评估一下,看看这事情能不能成。”冷可梅还是一如往常那样的热情。

    萧博翰也客气的说了几句,就转入了正题,说:“是这样的,我们黑岭矿山上遇见了一点小事情,想找葛副市长和矿产局的贾局长一起坐坐,思来想去,也只有你冷姐有这个面子啊。”

    “嘿嘿,你少给我带高帽子了,到底什么事情啊。”精于算计的冷可梅依然固执的想要打听清事情的大小。

    萧博翰就很平淡的说:“我那黑沟矿的名字不大好,所以想换个名字,同时呢,以后肯定会经常和矿产局打交道,所以提前做点功课。”

    萧博翰也清楚冷可梅的心意,所以就把事情说的很简单。

    冷可梅一听是这样的事情,就感到没劲,不就是换个名字吗,用不着大张旗鼓的浪费彼此的时间,何况葛副市长那样的人,也不能轻易就用,为如此小事去浪费资源很不合算,而且冷可梅还有其他的一些考虑。

    她就对萧博翰说:“就为改个名字啊,那也有点大题小做了吧。博翰你想想,和葛副市长这样的关系就好比是好钢一块,那是要用在刀刃上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