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更让萧博翰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过完十一没几天,柳林市的矿产局和安监局就对恒道集团的黑沟矿场展开了一次突袭检查。

    今天下午好多辆车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就来到了黑沟矿场,这让熊矿长,辛副矿长两人有点手忙脚乱了。

    过去的检查往往是预先通知,今天这反常的行为自然会引起两个矿长的高度重视,对这两个最为直接的部门,矿上从来都不敢怠慢。

    贾局长摇着略显胖大的身躯就走下了车,在他后面的一辆车上,安监局的副局长高树仁也下了车,这个高副局长虽然挂了个副字,但安监局局里没有正局长,他作为资格最老,排名第一的副局长,理所当然的就主持着全局的工作,所以他在架子上一点都不比贾局长小,倒是贾局长还要客客气气的对他迁就一点。

    为什么呢?其一,这个高副局长岁数不小了,革命的老资格摆在那里,贾局长这样的官场新贵是必须客客气气的对待他们,否则,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让你难堪。

    其二,这个矿产局在很多事情上还要依靠安监局的强硬和处罚,两家在业务上往来频繁,贾局长要倚重对方更多一点。

    好在这高副局长之所以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转正,其人也有不少毛病,刚愎自用,头脑简单这是他的特性,他在柳林市官场并不太会为人处事,如果不是他过硬的资历,不是个别领导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肯定,恐怕他早就下课了,而不管是高副局长还是贾局长,他们都有同一个派系,同一个后台,他们共同的后台就是葛副市长,相同的派系让这两个局长在很多对外问题就能保持高度的统一和协调,就像今天的日本和韩国一样,不要看两家每天争争吵吵闹的不可开交,但美国叔叔一声喊,两家都会乖乖的偃旗息鼓。

    这两人走下了车,和匆匆抢上前来的两个矿长先握握手,贾局长挺一挺肚子说:“哈,你们两个地头蛇最近搞到什么好吃的没有啊,我们今天可是来打秋风的,没有好吃的就绝不离开。”

    熊矿长笑哈哈的说:“当然有了,前天刚有人打下几只兔子和野鸡,今天就给二位领导整上,你们城里人吃惯了海鲜佳肴,但这样的野物恐怕很少找的到了。”

    贾局长一听,眼睛就是一亮说:“好好,这就好,老高啊,今天就尝尝。”

    高副局长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说:“先谈谈工作,检查一下吧,吃喝的事情过后在说。”

    贾局长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但很快就用笑容淹去,说:“行,我们到会议室坐坐。”

    他也不等两个矿长的招呼,轻车熟路的就带头往会议室走去。

    还没坐下,这矿上就端上了水果,送上来香烟,这样的检查矿上每年遇到的太多,招待也都是常年准备的,所以就算今天贾局长他们是抽查,但也没有难住这两位矿长。

    等泡上了茶,点上了烟,贾局长就说:“两位矿长啊,为有效保护与合理开发矿产资源,加强对采矿权人开发利用矿产资源的监督管理,全面规范矿山企业开发利用年度报告检查工作,结合我们柳林市局关于进一步完善矿山企业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监督检查制度的通知,今天我们对你们黑沟矿场准备初检一下。”

    熊矿长一愣,过去年检都是要提前下发通知的,而且现在才10月初,怎么就准备年检了,但政府这些职权部门谁也不能随便的质疑和反驳,人家想检那就检吧。

    熊矿长一面讨好的给贾局长和高副局长送上两个水果,一面说:“那这次你们两位领导准备检查什么啊。”

    贾局长一点都没有犹豫的说:“凡在我市行政区域内持有有效采矿许可证的各类矿山企业都属于年度报告检查对象,采取联合办公、现场检查的方式,对煤矿企业“三率”指标完成情况,图纸交换及有无越层越界情况,矿产资源补偿费、复垦费、采矿权价款等相关规费依法缴纳承诺执行情况,采矿权流转情况,地质环境保护,依法采矿和依法用地等方面检查”。

    熊矿长心里就有点发毛了,他心里清楚的很,到现在黑沟矿场的企业法人还挂在史正杰头上的,这很多手续都不完善,今天贾局长刻意的说的这样仔细,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漏子。

    安监局的高副局长也说了一些官话,无外乎就是重点检查矿山企业基本情况、规费缴纳、依法采矿和依法用地等情况,矿山企业年检资料,报市局复检,市局各有关科室联检同意后报局务会研究,作出年检结论。还有什么严格把关,各科,股,队、主动工作,密切配合,杜绝出现推卸责任、推诿扯皮等现象。

    大家都听得出来这都是官话,不过还是都很认真的听着,一直到他煞有其事的讲完,熊矿长才说:“那既然上面领导都安排好了,我们也就跟着执行,保证不给领导拖后腿。”

    贾局长一拍桌子,说了声“好,不错,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多了。”

    他抽了一口烟,对跟来的还有七八号手下说:“那你们就着手先随便的看看吧,没有大的问题就算过了,我们在这谈谈其他的。”

    手下的那些人就一个个的站起来,两位矿长也赶忙的站起来,陪着这些检查的人员,到矿部的一些相关科室去了,他们安排起来,让矿部的那些科做什么准备,那些科提供什么资料。

    这会议室里,等人都离开之后,贾局长就看着高副局长一笑,说:“老高,一会就看你的了,我这人面情软,有的话不好说。”

    高副局长嘴里骂了一句:“求,你老贾我还不知道,就是又想有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得罪人的事情老躲,这可是你求我帮你忙的,你到成了缩头乌龟了。”

    贾局长也不生气,呵呵的笑着说:“就因为是帮我忙啊,所以你要帮彻底,我保证啊,改天让史正杰给你送一箱茅台过去。”

    高副局长听他这样说了,也就不好在耍横了,说:“谁稀罕他那酒,我是在帮你,干他吊事。”

    贾局长就掏出了一支烟来,给高副局长点上,嘴里说着好话,等着两个矿长回来。

    这样闲坐了一会,两个矿长也就安排完了工作,回来陪他们,几个人东扯西拉的喝茶,抽烟,聊了半个来小时,就见矿产局和安监局刚才去抽查的工作人员回来了几个。

    贾局长招呼他们坐下,这几人也不坐,就说:“贾局长,高局长,这个黑岭矿有点问题啊。”

    贾局长奥了一声,很关注的说:“什么问题?”

    这几个工作人员中的一个中年男子就说:“我们检查出了几个问题,一个是采矿许可证不在有效期内、没有正常审验,还存在越界越层开采行为,而且产权和法人等手续都不完善。”

    贾局长就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对熊矿长说:“你们怎么不把手续完善了,这将来出了问题到底归谁啊。”

    高副局长也拉下了脸说:“这就存在了很多不确定的安全隐患,不排除这些问题,情况就很严重了,我看啊老贾,我们有必要认真对待。”

    这两人就一唱一和的说了起来,熊矿长和副矿长就陪着笑脸,说着好话,但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最后随着陆陆续续回来的任汇报,感觉这黑岭矿真的是在一夜之间问题出现了一大堆,熊矿长就想不通了,过去不都是这样的吗,怎么今天什么都不合格的,这有点让人费解。

    但作为贾局长和高副局长来说,事情一点都不费解,他们今天来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在市里没来的时候,他们也对检查人员都做了提前的暗示和安排,今天一定要拿下黑岭矿场,让它停业整顿。

    所以熊矿长两人在百般解释后,依然没有扭转早就预定的结果,矿场被高副局长和贾局长勒令停业整顿,除了很多安全隐患问题,还要在限定的时间里把矿场所有的手续完善,包括法人资格和产权界定,在这写没有解决完之前,黑岭矿绝不能再行生产,一但不听劝告,将会吊销开采证等相关证照。

    两个矿长一听到这个决定,立马就瓜了,本来以为不过是检查一下,应付一场,没想到出了这样一个结果,两人就希望做一下最后的努力,他们准备好了野味,准备了好酒,但贾局长和高副局长却拿出了官话,说:“今天是检查工作,我们不能在企业吃饭的,减轻企业的负担也是我们一贯的宗旨。”

    “去你娘的。”熊矿长就在心中骂了起来,他奶奶的,你姓贾的在我们这害歹了多少次了,每次不仅要吃喝,还要拿东西,现在你到正经起来了,装什么啊。

    他们就不断的好言挽留着,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高副局长和贾局长都义正言辞,满脸认真的拒绝了,带上所有的人,在对两位矿长反复警告后,扬长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