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带上了这大队的人马,一路开到了酒店里面,县委办的汪主任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凉菜也全部上来了,好酒也摆在了桌子上。

    吕副书记在大家的拥簇中跨进了包间,他一看到这满桌子的酒菜,脸立马就垮了下来,冷冷的对季子强说:“你没接到市委的通知,说过了这次检查不能大吃大喝,你还搞的如此奢侈,是什么意思,工作没有干好没关系,但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改进,只怕你想错了。”

    检查组的人和洋河县的干部都傻了,一个个看着吕书记发脾气不知道说什么好,吕副书记说完话,转身就走。

    这一下季子强慌了手脚,忙上前说:“吕书记,你批评的对,我也没想到下面人把这样搞,是我工作不细致,我马上让撤了这些菜,我们简单的吃点。”

    吕副书记看看季子强说:“简单一点也可以,那就到你们县委的伙食上去吃一点。”

    季子强就大吃一惊了,县委的伙食上,根本就没预备啊,季子强的头上就有了汗水。

    季子强赶忙说:“书记,我看还是在饭店吃吧,来回跑的,你们今天也太辛苦了。”

    吕副书记奇怪的看看季子强说:“检查通知专门强调了,不允许请吃请喝的,你要让我犯错误啊。”

    季子强心里就不以为然了,这每一次上面通知都会写上一句不能请吃,请喝,大摆宴席的话,但哪一次有单位按那个话做过,你要是真的按那个话来做了,你看最后检查怎么过的了关。

    在说了,昨天季子强还专门的让办公室汪主任问过相邻的几个县的检查流程,人家都是搞了酒宴接待的,也都是这些人,难道他们今天一下就变得正规了。

    季子强也不敢多想了,就准备再劝一下吕副书记,那曾想,吕副书记说完话就带头走出了酒店,上了车,其他的检查组人员,一看吕副书记走上了小车,也连忙的就跟了上去,吕副书记的车动了起来。

    季子强知道要糟糕,上了自己的车,一面就给县委办公室汪主任打电话,让他赶快通知县委厨房,暂时不要给县委职工卖饭了,把厨房收拾一下。

    这汪主任也是看傻眼了,怎么大家都往县委开去了,这一接到电话,就说一声:“球了,今天要出事。”

    他就一面的给县委厨房打电话,一面对坐在旁边的县委办公室小张说:“你赶快联系,换地方了。”

    等他把县委厨房的电话挂通,已经来不及了,小车都进了县委了,本来从酒店到县委也就尿长的几条小街道,几分钟的事情,就赶到了。

    季子强车子还没有停稳,就急忙开了车门,但他车本身就拍在后面的,他下来,人家那些检查组的人都下来了,正跟着吕副书记一起往厨房走去。

    季子强也来不及阻拦了,到了厨房门口,往里一看,我靠,那饭厅里早就坐满了人,大家也是知道今天要市里来检查,都不敢回家,怕万一有点什么事情,一时找不到自己也是问题,所以平时坐不到一半的餐厅,今天算是红火了一次,来了个人满为患。

    所有的人都瓜了,一起看看季子强,季子强也是头大的很,他快步进了餐厅,就见卖饭的大师傅也正忧伤的看着他,电话显而易见的是晚了那么一会,饭菜都卖完了,季子强就伸长脖子往里在一看,台面上那饭盆,菜盆已经是空空如野了。

    季子强几句叹口气,转身看来看那些正在吃饭的干部,这些干部也突然被他们这一大堆人吓住了,一看人家也是来吃饭的,一个个就赶忙的站起来,让座的,收拾餐桌的。

    汪主任就战战兢兢的来到季子强身边说:“我我已经,已经通知饭店那面了,马上把饭菜送过来。”

    他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这接待门来就天经地义的是他办公室发展的,现在搞成这个样子,让季子强怎么收场,好在季子强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没有责怪他什么,只是说:“估计来不及了。”

    吕副书记就看了看大家,嘴角带上了一丝嘲弄,说道:“呦喝,今天看来季书记是没给准备吃的啊。”

    他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检查组那一张张莫名其妙的脸说:“好在我们离市里也不远,大家再坚持一下,一两个小时就回去了,那就走吧。”

    说完话他那大手一招,率先转过身去走了。

    检查组的那一二十号人,怎么办,老大都走了,他们还能继续等啊,一个个也都满脸的二十四个不高兴,个别人在嘲笑着,还有个别人在嘴里骂着,都是一哄而散。

    季子强想要挽留,怎么留,吕副书记的车已经开了,后面人那里留得住,他们就只好眼巴巴的望着车队消失在县委的大门口。

    季子强这个缀气啊,,今天这吕副书记真是发疯了,给来了这一出,不是埋汰人吗可是不已经,已经已经了,怎么办,发了一会呆,那酒店就把盘子,碗碗的一溜一溜的又送来了,季子强咬咬牙,招呼县委,政府的陪同检查人员一起吃,不吃怎么办,这一堆的,丢了多可惜,人家酒店做都做好了,你现在退回去,能退的了。

    这里边吃,季子强就边想,这下倒好,检查团来了你季子强不给吃的,人家检查团一走我们大吃二喝的,不知道情况的,到感觉我们是有意和人家检查团过不去呢。

    想到这,季子强也就没有了多少胃口,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先离开了。

    整个的一个下午,县委的气氛都很凝重,大家也感觉这事情不大妙,这样的情况在洋河县还没有发生过,也不要说洋河县了,恐怕在整个柳林市都没有过,也不知道下一步谁来倒霉。

    夜深了,睡意困扰着季子强,面对今天白天检查团的事情,季子强没有过多的精力去猜想了,不过,这件事情总是让季子强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他有好几个疑问,但一时又没法把它们都串联起来,到后来,季子强还是困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今天的事情冷县长是暗暗得意,吕副书记这么这一折子,冷县长他是心知肚明的,对冷县长来说,今天给他最强烈的感觉就是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斗争史,政治不可能没有斗争和矛盾,在斗争到来的时候,纵观历史,聪明的政治家总是能沉着应对,特别是当受到打击时,不慌不乱,避其锋芒,在被打倒被流放时,仍能不消沉不气馁,等待时机,然后东山再起。和这些政治家比,自己以后还要学习很多东西。

    前两天的常委会,似乎是自己被季子强一棒子打翻了,大部分常委都跟着他的屁股后面支持了他的提议,把自己提出的向梅这个人选在第一个回合就否定了,好多人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中都有点不以为然的神色,好像自己就是一个以卵击石的傻瓜。

    但他们谁又能想到今天的这个局面呢,呵呵,笑道最后的应该不是傻瓜吧。

    他就没有陪季子强吃那宾馆送到伙食上的饭菜了,他憋住笑,便直接回到了家。

    老婆已经做好了饭,自从冷旭辉做了县长,已经很少有时间按时的回家吃晚饭了,今天难得他能回来,他老婆就欢天喜地的摆上了饭菜,叫他一起吃。

    冷县长虽然从战略上已经暗暗的有了优势,但从感情上讲,他还是有很多的忧虑,对季子强的为人他也理解一些,过去他和季子强没有过太多的正面冲突,但季子强在对付哈县长的那些事情他还是多少知道一些,有时候他也有点担心,怕自己最后激怒了季子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但现在自己也是骑虎难下的,有什么办法,上次韦市长也说了,季子强一直在自己背后搞自己,自己总不能就这样让他搞倒吧,十点手段来压他一压,否则他也太不把自己当成一回事情了。

    他老婆还以为冷县长心情不好,就叹口气说:“旭辉,今天怎么了,感觉你有心事。”

    冷旭辉淡淡的说:“没什么的,就是想些工作上的事情”。

    老婆就说:“你也不要太辛苦自己了,回家就好好的轻松一下,来,先听听音乐,都是欢乐欢快的,再看看大片,都是我今天刚买回来的经典爱情片。”

    冷旭辉没有心思听音乐,他将她抱到怀里,说:“我就想抱了你静静地坐坐,什么也不想。”

    他抱了她坐在沙发上。她温顺地偎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抚摸。

    现在冷旭辉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也从容了许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