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话对蒙铃来说,很温馨很幸福,蒙铃想哭……。

    蒙铃又说:“一会我给你做点包饭,多做一些让你在路上吃!”

    蒙铃又说:“路上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放心不下!”

    一会蒙铃又说:“我送你的时候,说好,我不哭……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会努力好好过的。”

    蒙铃那千言万语其实都是满满的不舍与牵挂后来当蒙铃望着萧博翰依依不舍离去的背影,蒙铃的心又揪在了一起,真舍不得萧博翰的离开啊。

    萧博翰回来已经好几天了,但每天一醒来,总会想到在山区里那孤苦伶仃的蒙铃,一想到蒙铃,萧博翰就会叹口气,但萧博翰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准备帮她,本来打算的挺好的,等柳林市警方的风声松一点了,自己就吧蒙铃先送到省城去,然后再想办法让她出国,只要她到了外面,她就成了一个自由的人。

    但蒙铃很决然的拒绝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萧博翰也可以体会到蒙铃的心情,蒙铃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自己不能去做违背她心意的事情,看起来她这个问题自会有从长计议,慢慢想办法了。

    萧博翰穿好了衣服,洗漱一下,来到外面的办公室里坐了下来,一会历可豪就来了,萧博翰站起来,陪他坐到了沙发上,历可豪说:“老大,现在矿山那面的问题挺大的,我到矿产局跑了好多趟了,感觉这里面有点不对劲,他们总是来回的推诿,我们和史正杰的过户手续一直办不下来。”

    萧博翰也思考过这件事情,也隐隐约约的觉得其中有点蹊跷的,但到底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现在听到了历可豪的话,这种感觉就更重了,萧博翰沉吟片刻说:“可豪,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谈谈你的看法吧。”

    历可豪犹豫着说:“老大,我感觉这里面和史正杰有很多联系的,这是一种预感,好像他并不想吧这个矿转给我们,所以在其中制造了很多障碍,几次矿产局都提到了他们公司,说他们报送的资料不够完善。”

    萧博翰沉思起来,他用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茶几,心里想,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更为复杂了,虽然自己和史正杰是有协议,但没有一个正规的手续,将来迟早会出问题,特别是史正杰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会不会还隐藏着一些后续的手段,自己不得不防啊。

    再回顾一下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恒道集团连续的出现麻烦,天天是穷于应付,几乎可以说在在经营和发展张停止不前,而史正杰却抓住了这一年难得的机遇,除了巩固地盘,更为让人关注的是近一年的矿产价格连续走高,让史正杰赚了个盆满钵满,他又一次东山再起了,在柳林市开始呼风唤雨起来,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或许他会和恒道再起事端。

    萧博翰就对历可豪说:“这样吧,可豪,要不你帮我约一下矿产局的局长,我和他在谈谈,看看有没有可能按正常的手续解决这个问题。”

    历可豪点头说:“行,我一会就和他联系一下,要成的话,晚上就一起坐坐。”

    刚说到这里,小雯就敲门走了进来,她一看历可豪也在,刚忙先帮着萧博翰泡上了水,有要给历可豪泡茶,历可豪说:“我就不用泡了,我马上要走。”

    说着站起来就告辞离开了。

    萧博翰一面喝了两口茶,一面思考着这个问题,柳林市平静的太久了,或者很多人又想蠢蠢欲动了,恒道也要早做打算啊,不要等事到临头再去准备,那后果就严重了。

    萧博翰拿起了电话,给史正杰挂了过去:“史总,你好啊,我萧博翰。”

    “奥,萧总,你好,你好,好久没再一起聚聚了,抽时间我们坐坐。”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要不今天吧,我备一桌,晚上聊聊。”萧博翰见缝插针的说,他希望晚上可以把史正杰和矿产局两家叫到一起,当面锣对面鼓的吧事情说清楚,这样就断了他们相互推诿的借口。

    史正杰在那面愣了一下,说:“今天啊,今天不成啊,我最近手上有几个项目正在要紧关头呢,晚上安排好了,改天吧。”

    萧博翰一笑说:“那明天怎么样?”

    “萧总,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抽时间,只要没安排的事情,我给你打电话,我来请你。”

    萧博翰心中就多了几分狐疑,这史正杰的话听上去挺热情的,但细细一想,期间又多了几分推诿回避的味道,难道真的如历可豪所说的一样?

    萧博翰不露神色的说:“行吧,我等史总你的电话。”

    史正杰就连声的答应着:“没问题,没问题。”

    放下电话的史正杰,嘿嘿的一笑,你小子现在急了,你以为你可以巧取豪夺的拿下我那个矿场?你想的太简单了,老子在这一块经营了多年,关系扎实的很,就你萧博翰才入行几天,你慢慢等吧。

    史正杰又给矿产局贾局长去了个电话:“贾局长,我史正杰啊,晚上一起坐坐,也没什么事情,今天可能恒道集团要邀请你吃饭,我怕你去了为难,所以提前约你吧,哈哈哈,那没问题啊,不就是找个处吗,包我身上。”

    贾局长在电话中说:“处是小事,这快到年底了,我们的红利也该算一算了吧。”

    “最近就算,放心吧局长大人,少谁的也不能少你的那份,还是老规矩,算出来就给你。”

    “嗯,好,恒道那件事情你不用管,我来拖他们,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就找个茬子给他把矿封了,最后他还是要乖乖的把矿给我们换回来,那时候价格就是我们说了算。”

    史正杰拿着电话,连连的点头。

    但这一切萧博翰都不知道,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萧博翰就接到了历可豪的电话,说矿产局贾局长没约到,人家说最近年底,忙的很,要有什么事情就在单位去联系。

    萧博翰在电话中问:“可豪,要不我们表示一下。”

    “我给他说了,说我们可以给矿产局赞助几十万元,说是赞助,其实他也明白那就是给他的,但人家拒绝了,还拒绝的很一阵言辞的,好像天生就是一个好同志一样。”

    萧博翰有点气愤了:“狗屁,他要是个好同志,天下就没有坏人了,看来事情和你预料的一样啊,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恐怕要好好的动动脑筋。”

    历可豪说:“是的,我今天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行,先说到这,我在想想吧,先挂了。”萧博翰就挂上了电话。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上来看,确实在矿场这个问题上有很多猫腻了,既然这个问题已经确定,那么举一反三的想一想,史正杰后面就一定会有其他手段来完善现在对自己的刁难,无利不起早,他这样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一想到这些,萧博翰就投点头大起来,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在柳林市并没有几个得力的政府外援,除了公安局的江副局长和柳林区公安分局的蒋局长有的时候能帮点忙之外,其他政府官员和恒道的关系都是若即若离的,好像都很熟悉,但细细一想,大家又都是各有顾忌,只是普普通通的关系而已,这样在很多涉及到政府权利部门的事情上,恒道集团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萧博翰就又想到了洋河县季子强来,要是这个人能拉上关系,以后对恒道就能起到很多提携,帮助的功效,可惜啊,这个人剧蒙铃说,也是很难把握。

    不错,本来在环海途中,很多事情都难以把握的,洋河县的季子强也在烦恼着,从上次到省城带回那个上访的王大姐回来之后,萧博翰一直都闷闷不乐,别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为什么烦恼,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现在的情况是叶眉不像过去那样对自己信任有加了,自己已经成了叶眉的眼中钉,肉中刺,她甚至一直都想干掉自己。

    而许秋祥市长和自己的关系,那也不过是一种狼和狐狸的关系,大家彼此都是在利用而已,许秋祥想要自己对叶眉背叛,调转枪口帮他发起攻击。

    而自己也不过是想要依靠许秋祥的力量来抵消叶眉对自己不断发出的攻击,要说到真正的关系,葛副市长和江副局长才是许秋祥的铁杆嫡系。

    在全面的评估后,季子强也只好听从了马小燕的请求,暂时放弃了和江副局长翻脸成仇,对薄公堂的想法。

    但事情听到了耳朵里,这气愤就传入到心脏中,从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今天,季子强的是抑郁寡欢的,他对自己的无能为力,对自己的瞻前顾后而羞耻,一个连主持正义都要斤斤计较,细细分析的人,他自己感到是一种耻辱,这样的情绪就连别人都看了出来。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萧博翰吧,他已经等待了好几天了,他仍然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可以和矿产局的贾局长会面,但这样的想法注定是很难实现的,不要说贾局长请不到,就连史正杰也是再难相约了,萧博翰不得不另打主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