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酒喝得差不多了,老罗已明显得醉意难支,他很少这样喝酒,也更比不过萧博翰的酒量,萧博翰就把老罗扶回屋去,而他自己,实际脑子里很清醒。那是心里有个强烈地愿望在支撑着他,他想和蒙铃好好谈谈。

    “我们出去走走?”萧博翰红红着脸提议道。

    蒙铃点点头,她也早就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

    两人刚走出房门,大狼狗贝贝就窜了出来,对着萧博翰凶狠地叫,把萧博翰吓了一跳。蒙铃喝住了贝贝。在贝贝头上亲昵地拍了两下,贝贝很委屈地呜呜着,好像蒙铃冷落了它。

    “我的个神,你还养了头这么大的狼狗?”萧博翰一头冷汗。

    “是老罗养的。不过跟我很好。总是围着我转,保护着我。”蒙铃一笑道。

    萧博翰点点头道,“这还不错。我能放点心。”

    在小操场的边上,有一条石凳,萧博翰和蒙铃坐在石凳上,贝贝在蒙铃的腿边卧着,两眼黑亮亮地盯着萧博翰,一付很警惕的样子。

    蒙铃低着头不吭声,萧博翰把腿架起来抽着烟,耳边山风掠过,树叶沙沙,夕阳把四周镀上一层淡淡地金色,一切如梦如幻。

    许久,萧博翰长长吐出一口烟,开口道:“在这里待得还习惯?”

    蒙铃低着头说:“挺好。”

    “等风声过了,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到省城,或者。”

    蒙铃一下就警惕起来:“或者什么?”

    “或者国外吧?我不想让你活的担惊受怕。”萧博翰沉思着说,这个想法他已经考虑了很久,她不愿意让蒙铃一直生活在阴影里,他想送她到一个她可以无拘无束生活的地方,虽然那个地方离自己很远,但只要蒙铃快乐了,自己就应该成全她。

    “我不去,我不去,我不想去。”蒙铃突然的大声喊了起来。

    “蒙铃,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离开柳林市,我就这这里永远待下去。”

    萧博翰可以了解蒙铃的心情,他犹豫着说:“蒙铃,这里不适合你,你应该过的比现在好才行,恒道集团欠你的情,我欠你的债。”

    蒙铃摇着头说:“我们谁都不欠谁的,我就要待在这里,老罗可以在这待了几十年,我为什么不能呢。”

    萧博翰郑重其事的说:“你和他不一样,你还年轻,你还有更加美好的生活。”

    “我不管,我就要在这里,哪都不去。”

    萧博翰沉默了,他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是说不通蒙铃的,不过也不要紧,慢慢的做她的工作。

    “博翰,我知道你的心。我离不开柳林市。”蒙铃黯然的说。

    萧博翰抓住蒙铃的手,那手好凉:“我知道你的心,好了,我们不谈这个问题了。”

    蒙铃下意识地想挣脱,但挣脱不掉,萧博翰的手像一把钳子,生怕她再跑了似地。

    “博翰,你以后都不要再提那个话了好吗?”蒙铃望着萧博翰说,眼中有泪。

    贝贝也腾地一下站起来,一付要扑上来的架势。

    萧博翰唉地一声叹口气,松开了蒙铃的手,说:“好吧,我们不提了”。

    两人又沉默了起来,一起看着晚霞渐渐的消失,天慢慢的昏暗下来,“不早了,我们回去休息吧。你也奔波了一天,够辛苦的。明天我们再说好吗?”蒙铃幽幽地望着萧博翰说道。

    “嗯,好。”萧博翰无奈地说。

    “你的屋子我都收拾好了。我把我的被子给你抱了一床过去,条件简陋些,你就将就一下吧。”

    萧博翰心里很不是滋味。低声说道,“我不去住,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刚才我们对老罗都这样说的。”

    蒙铃的眼中就流露出了迷离,她的脸颊也变得粉红,她何尝不想和萧博翰在一起啊。

    两人默默无语的往回走去,山里的夜色来的特别的早。,来到蒙铃的小屋门前,蒙铃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萧博翰说:“我先进去收拾一下,你再等等。”

    说完深深看了萧博翰一眼,转身进了屋子,门在她身后轻轻关上。

    萧博翰转身又走到石凳前坐下,掏出烟来点着,凝望着莽莽群山,在一波又一波地林涛声中,让思绪起浮。月光下的萧博翰像一尊静止的石像悄然不动,只有一点烟火在一明一灭地闪烁着。萧博翰没觉得有多乏,今天他心里总是有一种期盼和兴奋,以及蒙铃就在身边的喜悦,让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很亢奋。

    他一个人在外面坐了许久,不是他不渴望马上和蒙铃在一起,而是他希望能为自己,也为蒙铃营造一个和谐的氛围,他们分开太久了,在蒙铃的情绪中已经有那么一点点的陌生感,这不是对自己情感的陌生,是对自己身体的生疏。

    蒙铃早就收拾好了房间,她静静的坐在房间一个唯一的椅子上,想着过去的萧博翰,想着两人那些缠绵悱恻的往事,但显然的,刚才萧博翰提出的让她以后出国对蒙铃是个惊吓,她不想离开柳林市,换句话说吧,她是不想离开萧博翰,但她也可以理解萧博翰的心意,他是关心自己,怕自己在这里受到了委屈。

    蒙铃很矛盾的想着,一会,她就听到了萧博翰缓缓而来的脚步声,萧博翰来了,他慢慢走到蒙铃的身後,蒙铃第一次感到他的手是那样轻柔地、似乎带着歉意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他用指尖梳理着她浓密的秀发,然後分成两路,露出她光滑的勃颈,他低下头,把嘴巴轻轻贴上去。蒙铃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她闭上眼睛。

    他的手移向她的肩膀、後背,然後停下来,他拉了拉她坐着的椅背。她向前稍稍倾斜了一下身子,好让他能顺畅地抚摸自己的脊背。他们都没有过多的语言来说什么,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人那期盼已久的喘息声。

    良久之后,萧博翰说:“你的接吻技艺还要提高啊!”

    “你是说,教我如何接吻?”她问道,呼吸又慢慢恢复平静。

    “我确实是这意思。”萧博翰答道,递给她一条毛巾。

    “如果你能教某人怎样接吻,”她刚启口又停下来,她仔细地用毛巾擦乾身上的汗和刚才的残留物,之后又说:“那我看你以后也在着当老师算了。”

    萧博翰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一会蒙铃突然说:“对了博翰,我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帮忙。”

    萧博翰就吻了一下蒙铃,说:“为什么要这样客气?说吧,我一定会同意。”

    蒙铃说:“这话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好。事情是这样的,我现在这里的教学环境你也看到了,很艰苦,孩子们也很苦。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萧博翰一面听着,一面点头:“你的想法没有错。继续说。”

    “现在我想筹集一些钱,大约要10来万吧,为孩子们盖几间新教室。”蒙铃说出了她的想法。

    萧博翰眼皮连闪都没闪的说:“嗯,你今天算是找对人了。”

    说完,萧博翰就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的桌子上,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个支票本,很快的填写了起来:“20万,够吗?”萧博翰抬头盯着蒙铃,关切地问道。

    “够了够了。”蒙铃忙说道,心中也充满了欢喜,脸上露出笑容。

    萧博翰看着蒙铃的表情,心里也很是舒畅,多好的女孩子啊,她从来都没有为自己去设想过什么,她总是在为别人考虑。

    暮霭渐渐覆盖山川,一颗颗星星慢慢地爬上天空,微风从四野空旷的角落缓缓钻出来,一切都在黑暗中匀静地酣眠着,万山空寂,万籁唱和,聆听大地的声音,一种很熨帖的感觉自萧博翰心头升起,天地在他的灵魂里延展。秋天的早上,萧博翰从一个奇怪的梦中醒来时,窗子还只是透着一点稀薄的微光,萧博翰猜测了下,时间大约是五点左右。

    萧博翰就看到了睡在身边的蒙铃,她睡得安然,眼角带着湿润,惊醒的萧博翰侧听身边丝丝的鼻息,飘飘渺渺,无所示踪的浸愔着点滴思绪,层层包裹着萧博翰和他身边的蒙铃,熟睡的蒙铃正用星光点缀着梦乡,恬静的脸留下着一丝哀怨,郁郁欢欢,悠悠荡荡的心中,或者正充盈着繁杂心境,重重包裹着她。

    萧博翰没有开灯,就准确地在床的一侧摸到了衣服,之后,借助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找到了地上的拖鞋,萧博翰起床了,虽然天还暗着。

    从人物、情景皆是那么清晰的梦里醒来,就像从喧闹的街市抽身离去,萧博翰醒来,在秋天的早上。

    萧博翰靠在书房的椅子上时,梦中的有些情景已逐渐消退,但我还清晰地记得,梦里那个女子,她走近自己时,自己注意到她光泽柔滑的头发,似乎还微微上了点黄颜色。

    萧博翰不但莫名其妙地梦见蒙铃,清晰地看见她的头发,还看见一个短发的中年妇女,头发竟全部是那蓝色的。那时,萧博翰心里还想:莫非现在时兴这个颜色吗?萧博翰是在蒙铃走近自己时醒来的。很突然的醒来,蒙铃,你别怪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