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旧的历史接上新的历史,在那结合部往往会写满怀念和痛苦,但这些都不能阻止前进的**。田园边缘的草在疯长,但大地不会荒凉。就像萧博翰这个早上所见到的,他的内心开始平静下来,看到河坡上田野中间的那棵苦楝树了吗?它那么孤单,它孤单了那么多年,它看到了很多的变化,它的叶子仍然绿着,它仍然对明天充满着希望。

    萧博翰一行人来到了莲花水库,阳光很好,聂风远等人从车上搬下了一个折叠靠椅,萧博翰就斜躺在了上面,架起鱼竿,钓了起来。

    后来萧博翰就在靠椅上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一个来小时,他身后本来站着几个精神饱满的人,最后见他睡了,大家也慢慢的散懒起来,有的在树下坐着,有的在车上小眯起来,只有聂风远和小雯还在身边呆着。

    这样鱼肯定也是钓不好了,估计那鱼饵早就没鱼吃了,一个来小时没换鱼饵,怎么能钓的上来,再后来萧博翰就让一泡尿给憋醒了,他站起来茫然四顾一圈,显然是在找一个可以方便的地方,聂风远就笑着指了指身后的一片灌木丛,说:“萧总你去那面方便一下吧。”

    萧博翰点点头,提了提裤腰,就到了后面的那一片茂密的灌木中,大家就听着那面一阵的响动,有脱裤子的声音,还有强力排水的唰唰唰声,小雯听着这响动,暗自好笑,怎么有这样的人啊,不会蹲低一点,搞出这么大的响动吓唬谁呢?

    一会,萧博翰就从后面的树纵中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他那件白色的西服在阳光下很是耀眼,但小雯看到萧博翰之后,一下子嘴就张的老大,她就要惊跳起来,好在她身边的聂风远一下把手放在了小雯的肩头,低声说:“镇定一点。”

    小雯回过头来,看到了聂风远脸上奇异的笑容,她愣住了。

    这时候,萧博翰就又在靠椅上躺了下来,而且还把头上的遮阳帽放低,扣在脸上,看来这又要大睡一场了。

    而在灌木丛的后面,另一个萧博翰已经换上了刚才等在后面的一个人的服装,从小路走了,他绕行了很长时间,才看到山坡下一个树荫中停放着一辆小车,萧博翰走到跟前,也不说话,就坐了上去,驾驶座上正是雷刚,他回头看了一眼萧博翰,就启动了小车,在山路上跑了起来。

    萧博翰等车进入了市区,又驶出了市区,往郊外奔驰的时候,才说:“雷刚,一路上没人跟踪你吧?”

    “没有,放心好了,我很注意的。”

    “嗯,这样就好,都安排了好了吧?”

    “安排好了,我们大约要开两个小时的车,然后那面会有人接应,我们在骑摩托车跑个把小时,最后还要步行一两个小时,这一路人都很少,谁想跟上来很难隐蔽的。而且我在这一路还撒的有暗哨,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萧博翰心情稍安一点说:“希望不要出什么问题,不要给蒙铃带去危险。”

    “没问题的。”

    萧博翰就不再说话了,靠在车的后背上真的眯了起来。

    小车就摇摇晃晃的跑了好久,之后他们又换上了摩托车,雷刚带着萧博翰又跑了好久,最后的道路连摩托车都没有办法走了,萧博翰就下来说:“你回去吧,我步行过去。”

    雷刚说:“你就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到了前面岔路,不要到村里去,直接上右面山路,就可以看到学校了。”

    萧博翰笑着说:“知道了,你昨天说的已经够清楚了,不会跑丢的。”

    “那行,明天这个时候我来接你,还在这个地方。”

    “好,记住了,这两天总部的萧博翰身体不舒服,给他请哥医生。”

    “好的,我知道,家里那面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萧博翰就背上了雷刚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包,里面装的都是一下蒙铃爱吃的零食,还有罐头什么的,包挺大,萧博翰背上之后,整个上半身就看不到了,这让雷刚在后面看的有点呲牙,乖乖,这几个小子,买包也不能买这样大的啊,这走上去够老大喝一壶的了。

    萧博翰起初还没当回事,不过走了半个来小时的路,就感到有点吃力了,这包也太沉了吧,真不知道他们买了多少东西,这足够蒙铃吃几个月的了,不过想到是给蒙铃背的,萧博翰也就化悲痛为力量,呲牙咧嘴的坚持了下来。

    这样走走停停的,又化了个把小时,萧博翰就远远的看到了那座学校,想着马上就要和蒙铃见面,萧博翰的心蹦蹦的乱跳起来,几个月都没有见面了,萧博翰怎么可能不想她啊。

    他就突然的有了在一种:“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感觉了。

    越来越靠近了学校,这里的景色很美,空山竹语,泉水叮咚,漫起轻烟袅袅,这个时候,萧博翰的耳边就听到了一阵歌声:你象那蓝色的小三和弦,轻轻的流淌在我的指尖,温柔如水是你的灵魂,让我沉醉迷恋。

    从第一缕的歌声飘入萧博翰的耳中,萧博翰的呼吸就顿住了——是蒙铃的声音!那声音曾多少次午夜梦回在他的脑海,缠绕他的魂魄,击碎他的心灵。

    他热泪盈眶,歌声在继续:如梦似幻的小三和弦,柔柔的回响在我的心间,洁白无暇是你的爱情,让我日夜思念。

    歌声凄婉动听,倾诉着云一般的缠绵,海一般的思念,雪一般的纯洁,花一般的梦幻,萧博翰流泪了,他停住了脚步,不敢在往前走,他知道,在那个大石后面一定是蒙铃。

    歌声中的祈祷和执着传递着坚强,无悔和心愿,一声声,一字字,如杜鹃泣血,染红山峦,焚烧原野,铺满一条通向天际的路。

    蒙铃,蒙铃——萧博翰心里在呐喊,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心如刀绞般痛的无以复加。

    歌声停止了,萧博翰伫立了很久很久,他可以想象,那大石块后面蒙铃一定正托着下巴在仰望着天空的流云,在思念着自己,这是毫无悬念的,她一定在想恒道总部的大院,一定在想自己和她的过去。

    萧博翰轻轻的走了过去,他真的怕自己的出现会惊飞蒙铃美丽的回忆和幻想,但他还是走过去了,他也渴望看到她,看到这个自己想念的人。

    蒙铃的确是正靠在大石头上面看着流云蓝天,想着自己的萧博翰的很多往事,但身后的脚步还是让她感觉到了,她没有回转身去,今天是周末,肯定不会是学生,或者是个路人吧,自己何必管他呢。

    但再后来,那个身后的人正对着自己走来了,很接近了,只有几米的距离他有停了下来,蒙铃不得不回过头来,她想看看到底是谁。

    她转过了头,第一眼望过去,她的脑海砰然爆炸,一阵眩昏,人也开始摇晃起来,萧博翰看到蒙铃一手扶着头,一手扶着石头站立起来,但身子在摇晃,萧博翰一个健步上去扶住了蒙铃。

    蒙铃抬起头,眼中有点点泪光,眼神迷离地问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你怎么回来这里?你不该来!”

    “可我来了!”萧博翰坚定地回道。

    蒙铃看到萧博翰的眼里也有泪光闪闪,努力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蒙铃抬手擦了一下眼中的泪花:“我像在做梦。”她激动地说。

    萧博翰的从天而降,一下打乱了蒙铃的平静,看到萧博翰的一瞬间,她心里是翻江倒海,百感顿生。她激动,她恍惚,她想哭,她想喊。

    这个让她日夜思念的男人,这个把她领上天堂的男人,怎么会突然站在她的面前?那一刻,激荡的波涛把她的心冲击的七零八落,她不知该何去何从。

    她带他来到了学校,带他见到了学校的老罗,蒙铃对老罗说:“这是我的男朋友。”

    老罗很高兴,说:“蒙铃是上天给这里的人们送来的天使,带来了幸福和美好。”

    萧博翰一个劲的点头,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后来老罗一定要请萧博翰喝酒,现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萧博翰拿出了自己今天带来的很多罐头和成品小吃,三人一阵忙活过后,就开始坐了下来。

    老罗拿出了一**好酒,说自己留了很多年都没有舍得喝,这是过去自己一个学生后来在大城市工作了,有一年回来看自己,专门给自己带来的。

    其实这冰释不是什么太贵重的酒,不过是一**郎酒而已,但萧博翰是可以想象,对老罗来说,这**酒意义深远。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杯喝了起来,酒话也开始滔滔不绝了,萧博翰和老罗大有酒逢知几千杯少的感觉。

    一旁的蒙铃很少喝,只是看着两个男人开心交谈,心里在想着心事。

    这会,望着萧博翰因喝酒而显得亢奋地脸,听着那熟悉的嗓音在高声谈笑,她又想落泪了。

    她知道萧博翰来找她是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这也表明了他的决心,但自己还能走回去吗,还能回到恒道总部的那个小院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