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看看人家薛萍过去的相册,总有一种失落感和幸福感,过去的时光是自己的人生轨迹,是抹杀不掉的,会永远留在自己的脑海中,感悟人生其实都是走过和做过才得以体会的,所以珍惜自己走过的每一步才是真。

    接着萧博翰又看到了许多薛萍的照片,那上面的她越长越大,但萧博翰却在相册中发现了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薛萍很多照片中,旁边明显的有裁剪过后的痕迹,从上面看,应该是很多她身边的一个人,让她人为的用剪刀裁掉了,这是为什么?

    而且这人绝不是什么情人之类的,因为那照片有的是在几岁大小时候照的,换句话说,她剪掉的一定是自己的一个家人,而且不是哥哥弟弟,就是姐姐妹妹中的一个,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萧博翰陷入了沉思。

    锦绣城的女老板薛萍其实并不是萧博翰想象的那样真的到了车站值班室去找人放鬼手他们几个,对车站派出所,薛萍具有绝对的权威,她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掉这个问题。

    但她不能急于的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样显得毫无难度,不能给萧博翰留下太深的感谢和印象,她要让萧博翰一个人在办公室慢慢的,多等一会,让他心焦,让他担忧,这才显示出自己帮助的效果。

    所以她闲转到了歌城的后场,

    看到了吴妈和那位叫红梅的小姐来了,对刚才歌城发生的这次事情,薛萍也听到vip会员管理那里的汇报了,所以他就问:“那个老板怎么个处理啦!”

    吴妈咪赶忙回答:“好像让黑狗揍了一顿,放了!”

    “奥,这样啊。”薛萍淡淡的说。

    “老板,我有个想法。”吴妈咪说。

    “有啥想法,说吧!”薛萍问。

    “我跟红梅商量好了,想把她搁黑狗那儿住几天!”,吴妈咪大言不惭地说道。“什么,什么,吴妈咪你没病吧!”薛萍气愤地说。

    “我没病啊,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吴姐,你咋扯这个!有什么不得已?”薛萍问。

    “老板,这是我自己决定的,我知道黑狗是好人!”一旁一直沉默着的红梅开口了。

    薛萍邹了一下眉头,看着脸上青肿未消的红梅,不知怎么着心里泛上了同情。就问了一句:“今天到底怎么个回事,会所地客人一般不往歌城跑呀,怎么会跑到歌城弄事!”“这事可说来话长了……你要想听,……”

    薛萍说:“反正现在没事,你说吧。”

    红梅开始说事情的来由,在南国佳丽软软的口中,娓娓道来。这个美女离奇的经历堪比薛萍所知道的最曲折的,一下子把薛萍吸引住了。

    原来红梅就是这位“小姐”真名,姓傅,好名字。家在诸暨市,就是西施美女的老家,普通的工人家庭,老妈是老师,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叫傅红雨,好名字,薛萍一听就觉得也是个美女!

    傅红梅是在上海上的大学,叫什么外国语学院,大学时傅红梅有一个海誓山盟的师兄,比她高早毕业两届,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家在柳林市的男方是一个政府官员,根本不愿意儿子和没有一点家庭背景的傅红梅来往,还硬给儿子攀了一门亲。

    傅红梅听说后学也不上了,只身来到柳林市,恰巧赶上了男朋友的婚礼,一口气没顺过来,大闹一场后跳进了白水寻了短见。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啊,话说傅红梅跳河自寻短见,如果让写章回的写,估计要给安排个白马王子救美女的情节,可偏偏不凑巧,让吴妈咪这个超级老鸨碰上了,不过也怪傅红梅选的不是时候,什么时候不能跳水,偏偏选在后半夜,这个时候,除了辛苦劳动一天刚下班的小姐和老鸨,路上还真没有其他人。

    话说吴妈咪看见傅红梅跳水后,就喊:“姑娘,那地方水不深,连脖子都淹不住,你跳也是白跳!”

    傅红梅根本不相信,说着说着直接就跳进白水河。坏了,这水真是凉啊,更坏了的是,这水刚刚齐胸。傅红梅一肚子苦水,这找死怎么也这么倒霉,找的不是地方呀。

    这个时候,吴妈咪坐在河岸看着水里的傅红梅,开始了她一生唯一做过的一件好事---劝人回头。

    她就说:“姑娘,别想不开,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死谁不会,活着才好,就是死也得选个体面的死法,你这跳了水,别说淹不死你,就淹死了,明儿公安局过来把你从水里拖上来,再把扒个精光,开膛破肚,还得验验是不是被强了、是不是被人轮了、是不是被人下毒,把你切个七零八碎…………要是没人发现,过两天泡在水来泡得跟那注水猪肉一样……………你说你这么漂亮地一姑娘,咋就想不开涅!………你上来吧,跟姐回家,有啥事姐跟你做主,你要想死,姐给你介绍个体面的死法………”(吴妈咪的说教听得薛萍咋舌不已)

    就这样,吴妈咪就像从外地往回忽悠小姐一样,把跳进水里的傅红梅忽悠回了自己的家。

    本着,吴妈咪培养一个挣钱机器,就像她手下的小姐一样。可傅红梅哭着把她当成了姐姐,而且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结果又赚了吴妈咪一掬热泪,两人是相互被感动了一回。最后,吴妈咪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居然连挣钱大计都不管了,还给了傅红梅路费,把傅红梅送回了上海。

    谁知上屋漏偏逢连夜雨,傅红梅回上海的大学后,因为缺了两月课,没请假,家里去找了一回,还以为失踪了,弄得全校沸沸扬扬,她回校后,学校直接就给了个开除学籍的处分,一辈子老实的父母觉得没脸见人,直接就不见她了,断了父女关系。

    傅红梅万般无奈之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回来投奔这个知心大姐,薛萍一听吴妈咪在傅红梅眼里成了知心大姐,浑身起鸡皮疙瘩,还知心大姐呢,没把她卖了就不错了,完了,吴妈咪最终还是长线投资做对了,这不最终还是当小姐了!

    听到傅红梅投奔吴妈咪后,薛萍心里想着,唉,世上又少了一个良家妇女,不过事情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傅红梅继续说道,后来回到柳林市后,在柳林市一家商贸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居然干了半年多而且干得还非常出色,偏偏老板还就是谁…………大伙想想,是前男友,不对,想错了,没那么巧的事………老板居然就是今天吃瘪的吕大拿,这人倒也不简单,靠经营煤矿机电带走私炸药发家的,当地煤矿开矿炸药都是专门审批的,黑市比正常渠道的要高出三五倍不止,有些有关系的人靠倒卖炸药比煤老板发家还快。

    后来发了财的陈大拿跨了几个行业做生意,摊子也着实铺得不小。

    一见下属公司的傅红梅,吕大拿顿时惊为天人,一心想把傅红梅发展成自己的二奶,傅红梅不堪骚扰,无奈之下,辞了职,再次失业。

    听到这里,薛萍直接大骂吕大拿是个傻b,傅红梅这失恋加失意,只要稍对人家好点,说不定真能发展成二奶,一想起这吕大拿肯定是和搞小姐一样直接想拿钱砸人,这傻b吃瘪活该!就小姐都是有自尊心地,光想拿点钱就砸人那怎么行,没听说过吗,婊子都想立牌坊呢?别说良家妇女了。

    后面的事就简单了,傅红梅只是想让吴妈咪带着她在锦绣挣点糊口钱,总不能老用妈咪的钱吧,还没等出道,就碰上了锦绣的老嫖客吕大拿,薛萍估计吕大拿是一直就在找机会下手呢,你这来当小姐,不是正遂了人家的愿吗!两人一见一个是心里骚得火急火燎,一个抵死不从,再加上一群保安瞎掺合,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全武行的精彩表演,这黑狗也就顺着当了回好人,这事可不常有。

    “这样吧,你有什么打算!”,薛萍听着傅红梅和吴妈咪断断续续讲完,说道:“你要想回家,我给你一万块钱,你去自谋个出路吧。歌城这地不适合你,时候一长,都混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是早点离开吧!”薛萍说出这话就有点后悔,有点肉疼,要是小姐都这样走了,自己以后还怎么挣钱,不过再想,万一这姑娘混上几个月,真跟锦绣的小姐都一样,见男人就发骚,连类似吕大拿之类的傻b都能上,薛萍又觉得有点释然了。

    唉,天天当恶人,当回好人也不错。

    “家………哪里还有什么家!”,一句话没说完,又勾起了傅红梅的心事,泪眼又开始亮晶晶地往下坠珍珠。

    “得、得,打住,我最怕见哭了!你说吧,你们要我怎么帮,吴姐都改性子这么帮你,我也不说了,你要怎么帮,吭声气!”,薛萍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