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几个保安“扑哧!”一声笑了,黑狗这才注意到光着膀子的王虎子就站在马仔身后,一个虎视眈眈、一个可怜巴巴,咋看上去,还真像马仔被人爆了菊花。自己忍不住笑了。王虎子可不依了,说道:“妈的,扫兴!”,说罢又在马仔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保安们笑得更厉害了。“兄弟,你看,我们………”,吕大拿小心翼翼地把先前那一摞子钱放在桌了,黑狗看到明显比原来厚实了不少,只听吕大拿说道:“兄弟,这有小两万块,您看,我和你们薛老板也认识,放兄弟一马………”

    “是吗?”,黑狗问道,“你要不认识薛老板,这钱也就解决了,你认识就不好办了,我只能秉公处理了。”

    “兄弟的意思是………”吕大拿小心翼翼地问。

    “王虎子,给他上上课!”黑狗叫了一声,扮黑脸的王虎子把两人在路上商量好话说了出来:“陈老板,钱我们不能要地!我们锦绣这里是守法经营的,现在我们这里有几十位证人,都能证明你试图强奸我们歌城服务员,强奸不成还大打出手,剩下了话我就不说了,一会报110,你到派出所自己说吧!”

    “兄弟,别玩我了,不是小姐吗,就派出所罚款也就5000块,怎么成了服务员了,这那儿跟那儿呀?”,吕大拿一脸苦笑,他知道这是流氓遇上恶棍了,一个比一个黑。

    “哈……忘了给你解释了,我们这里服务员统称小姐,在锦绣派出所都有备案,不信你自己去查!”,王虎子一脸得意。

    “这……这………”,吕大拿一下子被气得咽住了。吕大拿见过不要脸,没见过比王虎子更不要脸,硬把小姐说成服务员,吕大拿心里暗暗骂道,妈的,老子天天在锦绣打炮,今天炮没打上,倒惹了个强奸的罪名,跟谁说理去。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一会给王所长打个电话,让他来把人提走。”黑狗大剌剌地起身,撂了一句,作势准备出门。一旁偷笑的王虎子想着,妈的,这队长连派出所所长也敢拉出来诈人,还给王所长打电话呢,不被王所长抓了蹲号子就不错了。

    “别、别,兄弟,有话好说。”,吕大拿慌了,拉住要走的黑狗,“兄弟,说个数,我吕大拿不还您价,这总成吧!”

    “你让我说!”,黑狗转蔑地看着刚才还不可一世地吕大拿。

    “你说,只要吕某人出得起,我认栽!”。遇上这群软硬不吃的混混,明着要钱还他妈装孙子,不过吕大拿还真怕惹急了他们给送派出所里,遇上那群流氓,还不如直接跟眼前这群流氓打交道呢!

    “好,你想要痛快,我就跟你说痛快话,一万两万兄弟我也真不看在眼里。一口气,五万块钱,连带我们锦绣的名誉损失费都有了。”黑狗说道,他知道,这肥羊不宰是白不宰,看这小子这样,钱也不会来得干净了,不过既然是吕大拿认识薛萍,黑狗本来准备揍一顿的想法就没敢实施了,不过就真揍他一顿也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给保安这群穷弟兄们找点实惠才是正事。

    “兄弟,够黑!”,吕大拿佩服得说了一句,他没想到歌城一个小保安都敢这么明打明诈五万块。

    “哼!既然你能说出薛老板,在歌城里我不会动你,钱你爱给不给,不过出了歌城门你他妈要丢条胳膊折条腿,别说我没提醒你。”黑狗轻飘飘地给了他个威胁。

    “行,五万就五万。不过今天没这么多现金,我明天给你送来。”吕大拿看着目露寒光的黑狗和一旁满脸横肉光着膀子的王虎子,心里泛起森森凉,罢了,这群亡命徒犯不着惹,花钱消灾吧。一咬牙,答应了。

    “好啊,今天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你打欠条,留下**,我还不怕你赖账!”黑狗说道,一指王虎子,“虎子,给他笔,收钱,打条!”

    王虎子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笔纸,叫吕大拿打了一张“今欠到黑狗人民币三万元”的条子,然后后捉狭似的给吕大拿把指头涂黑,重重地按了个手印。

    “滚吧!”,黑狗收起钱和欠条,朝保安们一使眼色,几个保安把吕大拿二人推着出保安室大门。

    “哪一个呢!”,黑狗问保安们。

    “在里面捆着呢!”保安回答说。

    “拖出来!”黑狗应了一句,几个小保安拽着何二勇从里屋出来了,何二勇看上去已经缓过劲来了,挨了一拳的右眼已经肿得老高老高,身上多了几个脚印子,估计是被保安踢的。“给他松了绑!”,刚才黑狗是怕何二勇缓过劲来再给保安们打起来,现在看样子没什么事了。

    “何老大,有什么想法!”,黑狗问道。

    “算你狠!”,何二勇啐了一口,冷冷地说。

    “好!有骨气,现在还敢说这话!”,黑狗不疼不痒地赞了一句。看着何二勇冷冷地站着不说话,黑狗又继续说道:“今天的事咱们扯平了,看在你是锦绣保安的份上,那只打人的爪先给你留着,日后再犯在我手里,账他妈一块算。滚吧!”

    何二勇咬着牙,两只手握得紧紧的,不过在黑狗两道如电目光的注视下,最终没敢发做,扭过头一言不发地出了门。

    “虎子!”,黑狗处理完事务,看看表,自己坐在椅子上,两脚直接搭在桌子上。“过来!把这钱给兄弟们分分!”,黑狗把一摞整一万块扔在桌子上。

    “唉,好嘞!”,王虎子早就等着这句话了。拿着钱笑咪咪地塞进裤腰里,又问道:“哥唉,那小子不来送钱咋办,要不要找几个弟兄干逑他一顿!”

    “拉倒,差不多就行了,我就没想着他来送。人也打了,钱也收了,别逼急了人家告了,又要逮老子蹲号子!”黑狗说道。

    “不能吧,我看那小子是肾亏带胆虚,再说他们理亏在先,欠条又在这儿呢!”,王虎子说。

    “去,去,去,别他妈钻钱眼,差不多就行了,平时弄两千就偷着乐呢,弄两万你他妈还不知足,这事不能太过了啊!”黑狗说道。抬头一看王虎子光着膀子的样子,又想起到刚才的一幕就想笑,就说道,“去找件衣服套上,瞧你一身毛长得!”

    “嘿嘿………”,王虎子笑着,提提裤子往外走。

    “哎,哥!”,王虎子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刚才穿我衣服那妞叫啥!”“咋!”,黑狗抬头问道。

    “哎哟!极品呀!那皮肤叫个水灵!那波长得,那叫一个大,那身材,叫一个正点………”王虎子说着,一边用手在胸口比划着。

    “妈了个b,你一天除了女人是不没想的!”黑狗说着,拿起桌上的塑料杯子就砸过去。王虎子早有防备,一缩头躲过去,嘿嘿笑着跑了!

    就在这个时候,黑狗的对讲机响了起来,只听里面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队长,队长,歌城大堂出事了,快带人来。”

    黑狗一听有点紧张了,这前台大堂要出事的是大事,那一块每天放着几十万的营业款,万一有点差错,那就不是小事了。

    黑狗顾不得多说话了,站起来就跑,一面跑一面对外面的王虎子等人说:“快快快,歌城大堂,通知能走的都去。”这下面一伙保安正准备分钱呢,听了这话,一起跟在黑狗声后跑起来了,钱也顾不得分了。

    他们一伙人就冲到了大堂,黑狗一看,我的个爷啊,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尽遇上硬茬,见大堂里横七竖八的倒着78个保安,老板薛萍也是脸色铁青的站在吧台角落浑身发抖,这不是吓的发抖,是气的发抖,从来这锦绣就没有出现过在自己面前打斗的事情,而且还是自己的保安让人家全部放翻,那个坐在吧台对面罗汉床上的脸色阴沉的年轻人还没有动手,就是他手下的三个人,就打倒了自己78哥保安了。

    看的出来,那个年轻人更是厉害,要是他动手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

    女老板薛萍在看到黑狗的那一刻,眼中才露出了一点安慰,本来她一开始不准备叫黑狗的,看着四人的样子像是找黑狗的麻烦的,自己挡一挡就过去了,谁想到自己并没有挡住。

    黑狗也是触目惊心的看着地下的保安,又看了看那站立的几个人,他也是懂行的,一看这绝不是一般的斗殴,换句话说,这就是自己的人被打,因为这三个人连衣服都没有什么撕裂和皱褶,神情也是好整以暇的,这实力的差别就不是一个层次了。

    “锦绣所有保安注意,锦绣所有保安注意,我是老黑,一队、二队、天圣华中心、汉府中心所有保安,到歌城大堂集合,歌城各楼层保安到三层维持秩序!”,黑狗进来后,知道事已无法善了,马上在对讲机里传达了命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