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得、得、得,少拿二勇说事,这事你朝我说吧。”姓吕的这个肾亏男不耐烦地打断了黑狗的话,直接从手包里拿出一摞钱,“啪”地拍在沙发帮子上,说道:“这是一万块,这事揭过了,这小妞今晚我带走,钱就当给弟兄们的医药费!”

    这个时候,黑狗大致脉络已经摸清了,典型地客人仗势欺人、保安为虎作伥,本来黑狗还准备诈俩钱解决,可一看地上蹲着的、满眼冒火的红梅,一看到吕肾亏满脸不屑的眼神,心里也是“腾”地一下子冒出了无名之火,妈的,有钱就了不起呀,今天不诈得你肉疼老子还不姓杨!

    “吕老板是吧”,黑狗脸上开始有点的笑意,:“今天的事,兄弟们得罪之处!您可千万别介意。”

    王虎子一听声音,凭他对黑狗的了解,马上想到,坏了,这肾亏的要倒霉,他这位队长要是火冒三丈还好对付,要笑起来,那是笑里藏刀。

    蹲在地上的小姐红梅此时心里却是一片冰凉,本指着黑狗还能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呢,一看见一万块就推上笑脸了,这男人怎么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好说,兄弟看你也是气势不凡呀,在锦绣这片深水能吃得开,也不是吃软饭的主,改天我吕大拿坐东,请请你这位。”姓吕的肾亏向杨伟竖了个大拇指,着实夸奖了黑狗一番。“哈…哈………”,黑狗看得滑稽,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道:“那好,今天的事完了,一定让你请我…”

    “王虎子!”,黑狗转眼脸色一变,已经全身放松了的吕大拿和何二勇顿时感觉心里一下子抽紧了。

    “到!”,王虎子知道自己的双簧该上场了。

    “我问你,在锦绣打小姐了怎么处置!”黑狗声色俱历地问到。

    “剁一只手!”王虎子马上回答到,说话时还满眼淫光地看着吕大拿身边的娃娃脸,看得他没来由地一阵恶寒。

    “那打了保安呢!”黑狗又问道。

    “剁一只手!”王虎子再次答到,这次把眼光放到吕大拿身上,看得吕大拿浑身不自在。其实俩人心里都忍不住笑,那逑有这门子规矩,都是吓唬人的,不过还非得这样,要不,怎么能诈得出钞票来呀。

    “好!”,黑狗虎着脸,对着吕大拿说:“吕老板,这就是锦绣的规矩,打波、打炮、打飞机老子管不着,打人不行!”

    “还有你!”,黑狗瞪着眼指着何二勇,骂道:“妈了个,老板是人,小姐就不是人、保安就不是人,是不是,………你他妈还保安,我看你良心都他妈喂了。老子今天非扒了你这层黑皮!”

    正说着,一贯于痛打落水狗的王虎子首先发难了,他瞅准了何二勇气势上先输一筹,心神正恍惚的时候,一脚踹到杨二勇档部,猝不及防的何二勇一下子捂住档部,疼得弯下了腰。这是黑狗教给他的成名绝技撩阴腿。偷袭得手的王虎子口里还口口声声骂着,“妈的,最看不惯这号吃里扒外的种!”

    没等何二勇醒过神来,黑狗上前两步,化掌为拳,甩耳光一般侧扇在刚刚准备抬头的何二勇右眉骨上,一下子打得何二勇眼里红的、蓝的、金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得理不饶人的王虎子上前就是一顿沙包拳,拳拳落在已无还手之力的何二勇肋上、腮上。

    “好了,停!”,黑狗一声令下,王虎子像电脑指挥的机器人一样,马上停下了手,挨了几十沙袋拳的何二勇半截沙袋一样直愣愣地倒在地上。

    “嘭”的一声,黑狗打开门,门前整整齐齐地站着三十号歌城保安,高高矮矮得像竖了两排桩子。

    “你、你、进来,把这头猪拖到车场!”黑狗指了两保安,两保安进来把何二勇像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

    “你们俩也跟着去,多叫几个人,把他捆结实点,会所那边要来闹事,来一个捆一个,出了事我负责!”黑狗恨恨地说道,得令后的两保安小跑着追上去。

    “你,你叫什么!”,黑狗指着陈大拿身边的马仔。

    长着个娃娃脸的马仔估计被黑狗的双打和外面这群极品保安都早吓破胆了,忙看着吕大拿,结结巴巴地说:“老板,老板,咋办………”

    没等吕大拿反应过来,杨伟回头一声喝到:“妈的,王虎子,还等什么,拿下!”王虎子一声“好嘞!”,上前就是两巴掌,娃娃脸的马仔一屁股跌进沙发里,吓得捂往脸不敢吱声了。

    “进来几个人,把他带到会客室!”黑狗回头叫了保安,四五个保安进门拉起娃娃脸就走。

    “等等!”,黑狗拦了一下,说道:“他是客人,别吓着客人,看好了,别让客人摔着了、伤着了!”

    “知道了,队长!”,一名满脸麻子的保安朝着娃娃脸的马仔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道:“走你娘的,还等你抬你呀!”

    黑狗的话只有保安们能听明白,说别摔着、别伤着,意思就是下狠手揍,不过一进所谓的“会客室”,就是指黑狗的每天打沙袋的地方,保安虽然打不动装沙子的袋,但打个装人地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眨眼功夫,两个动手打人地被黑狗雷厉风行地处理了。处理过程直看得一边坐着的吕大拿浑身发冷,相反,蹲在墙角的红梅两眼满是崇拜,这时她才知道小看了这个保安。

    “兄弟,有话好说,要多少钱您开口。”心虚的吕大拿看着杨伟脸色不善,赶忙说道。“噢,忘了你了!”,黑狗笑着拿着陈大拿先前放在沙发帮上的一摞钞票,把钞票直接扔到吕大拿怀里,说道:“吕老板,你的钱我可不敢收!”

    “你们几个,把吕老板请到会客室!”,剩下的几个保安跨步进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吕大拿,吕大拿吓得一阵哆索,起身朝着黑狗就说:“兄弟、兄弟,你别介,有话好说………”“你自己走呢还是让人拖着走!”,黑狗不再跟他废话。

    “我走,我自己走!”,刚才一番表演早就吓破了吕大拿的胆子,他领教了黑狗是个敢说敢做的主,忙不迭地说。

    “你去吧,把他看住了,我一会处理”,黑狗打发走保安,叫道:“吴姐,你进来,别在门口看着了!”

    吴妈咪进来后就直接去把蹲着的红梅扶起来,黑狗这才看清,红梅的左脸上白白的皮肤上清楚地有个手印,眼睛也乌青了,衬衫被撕掉了一个膀子,露出的皮肤比脸上的还白,看得一旁王虎子喉咙里“咕咚、咕咚”往下咽口水呢。

    “这混蛋,这天杀的不得了死………哟,红梅,胳膊也给抓了……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吴妈咪忿忿不平地说道:“大兄弟,你看,你可得给大姐出这个头,不能便宜了这王八蛋!”

    “吴姐,你放心”,黑狗说着,回过头叫王虎子,“把衣服脱了!”

    “脱、脱衣服干啥!”,王虎子一脸迷惑不解:“哥哟,这儿还有人呢,你不是想把我……”

    “滚你妈的,叫你脱你就脱!”,黑狗作势要踢,吓得王虎子三下五除二就把保安服脱下来。

    “穿上!”,黑狗拿着保安上衣给红梅。

    “不用!”,叫红梅的小姐牙咬着嘴唇,上面有个明显的印子。

    黑狗不容她分说,直接给她披上,说道:“穿好!里面都走光了!”。

    红梅也不敢拒绝,默默地套上袖子,扣好了扣子,王虎子偌大的保安服披在娇小的红梅身上,晃晃悠悠地像套了个麻袋,特别是胸脯一场给顶得高高耸起,看得一旁王虎子浑然忘我,直想着,妈的,别说脱衣服,让我脱裤子我都不含糊。

    “去吧,一会处理完了我通知你们”,黑狗跟两人说一句,带着王虎子出了门。吴妈咪领着红梅千恩万谢地走了。一路上,黑狗通过对讲机对几个场所保安重新分配了工作,来换班的保安已经上岗了,黑狗特意要求下班的保安延迟半个小时,保安们也司空见惯了类似事件倒也没人在意。一进车场保安室的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器爹喊娘的求饶声,一听就是那娃娃脸马仔的声音,黑狗估计这帮小子把他折腾得不在轻处。

    “吕老板,你过来!”,黑狗大剌剌地往椅子上一坐。

    吕大拿乖乖地走过来,站在桌前,黑狗叫了个保安,说道:“给吕老板搬个坐呀,什么眼神!”

    待吕老板坐定之后,黑狗说道:“把吕老板的跟班叫出来!”

    马仔被几个保安推推搡搡地带到面前,捂着肚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笔挺地西装也被撕了几个口子,裤子蹭得前后都是灰,头发还湿着,估计保安们把常用的手段差不多都使了一遍。

    “别装逑那怂样,跟被人了似的,刚才打小姐时候不是挺横的嘛!”黑狗骂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