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妈了个b,每次出事都找不见你,一点都不让老子消停。”,黑狗关上门朝着王虎子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哥哥哟,你别打我呀,我真是刚出去,还没出大门就有事了……唉哟……”,王虎子一脸委屈,浑然不像刚才踹人时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告诉你啊,下次出事你不在,跟我去看车场,我看这儿是不是把你美的什么都不想了是不是。”,黑狗又在他屁股上踹了两脚才放了他。

    “哥,你别呀,你多踹我两下出出气!”,王虎子嘻皮笑脸地又凑上来,说道:“哥,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老婆,你可怜可怜兄弟,让我看车场,还不如让我当鸭得了!”

    在锦绣歌城、洗浴中心,保安除了正常的工资,小姐们为了安全也会经常出钱拉拢保安,有时候客人还会付出保安们一点做为介绍小姐的小费,端得是油水足得很,当然,做为队长的黑狗也少不了拿他们享敬。

    “滚你妈的!”,黑狗一遇上这撒泼耍赖的还真没办法,又踹了一脚才开门出去,“把手下调教好了,别遇着个事就傻不拉叽地杵在那儿让人骂,说出去丢不丢人!”

    “哥,这个给你!”王虎子看着杨伟要走,知道没事了,把刚才剩下的钱拿着就塞进黑狗的口袋里。

    “别拍马屁啊,老规矩,见面分一半,多了我也不要!”,黑狗把钱拿出来,大致分出一半,还给王虎子。

    王虎子讪讪地笑着也不拒绝,两人搭伙讹人的事,在过去混车站广场,没来锦绣以前就练得纯熟无比,一般是角色是一黑一红,诈到钱是一人一半。

    就是俩人算计分钱的时候,黑狗腰里难得响一下的手机叽叽叽地响起来了,不知道地还以为是个老式传呼呢。

    黑狗拿出自己老式的诺基亚5110,看着上面有点熟悉的号码,一下子想不起是谁。疑惑地接了下来:“喂,谁呀?”

    “哎哟,大兄弟,你快来呀,这里出大事了!”话筒里传来的半带哭腔的声音,黑狗一下子听出来,是那个最能恶搞的吴妈咪。

    “怎么了,你好好说!”

    “那来了天杀的,把我手下的姑娘给打了,兄弟,吴姐可全指着你了………你快来吧!”。

    吴妈咪好像怕黑狗不来似的,说得是声泪俱下:“我家今天才来的姑娘就被人打了,还是你们保安打的,………呀!呀!呀!保安和保安也打起来了………你快来呀,要出人命了。”

    “好、好、你别急,我马上去!”,黑狗挂了电话,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谁打谁了还没说清楚呢。真他妈是烂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自言自语已经走到楼梯口的黑狗又回过头来,对王虎子说:“虎子,你跟我来一趟!歌城有事!”

    他们自然是不会走前面的大堂过,一般他们都走后面的员工通道,也就是消防通道,绝对不会和客人碰面,所以在歌城大堂里的鬼手他们,这黑狗就没有机会遇上,要是他走大堂遇上鬼手了,双方的人还没有动手,两人见面事情一说,简简单单的,也不会闹出以后的很多纠葛,更不会连萧博翰都差点栽在这个锦绣城中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等到黑狗和王虎子两人急急忙忙赶到歌城三楼的出事地点时,出事的包间已经满满地围了一圈人,歌城几个保安正试图劝阻围观的客人和小姐,看不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乱哄哄的声音里,唯一能分出来的是听到包厢里“啊哟!”的尖叫声,黑狗一听,心里忖到,坏逑了,还真打起来了。

    这些事也没办法,在娱乐场所,不管那家、不管小姐和客人的素质有多高,这种打斗的事从来就不缺,有的客人争风吃醋、有的是小姐争风吃醋、有的妈咪们为争生意争风吃醋,还有踢场子捣乱的、喝醉了闹事的,真个是逑五花八门、不一而足,虽然黑狗当了保安队长后踢场子捣乱的大大见少,可黑狗不是神呀,他可没本事管得住客人和小姐们多分秘出来的那部分荷尔蒙。不过好的一点是现在的不管那部分争风吃醋打弄都属于歌城内部矛盾,不涉及到歌城的切身利益,总体上来说还是容易解决的。

    “让开、让开!”。围成一圈的观众的只觉得一阵大力从身后传来,不由自主的分开了一条通道,当然,小姐们是看到保安队长黑狗来了自动让路,客人们是不由自主地被挤到一边,然后看见虎着脸的两个保安跨着大步走进包厢,一个满脸横肉,五短身材,另一位中等个子、一脸棱角分明,身如标杆、两肩如削,不怒自威的黑脸膛配上眼角的疤。

    刚刚还莺莺燕燕的小姐群中一下子出了这么两个另类,看得周围的人的心里顿时“硌蹬”一下,噪杂的包间里仿佛被摁了静音开关,所有的喧闹嘎然而止。

    包间已经狼籍不堪,茶几被蹬翻了横躺在地上,四个歌城的保安一个已经躺在地上,周围一片碎玻璃,一看就是啤酒**干翻了。另外三个被一位黑衣大汉逼在墙角,黑狗目测了一下,那名黑衣大汉个子足足有一米九高,比黑狗还要高半个头,三个和他对峙的保安明显处在下风,早已被逼退到了墙角。唉!二十一世纪最缺的是什么,缺人才呀,每次打架黑狗都深感自己势力单薄,特别是这群混混保安,多数是些欺软怕硬的主,遇上硬茬就蔫了。

    正面沙发上后靠着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身边站着一个油头粉面的娃娃脸。一看估计就是主角,明显的成功人士打扮,不过脸色看上去有点苍白,眼窝内陷,黑狗在娱乐城里见这号人多得去了,说好听点这号人是肾亏体虚、劳累过渡,要通俗点说就是打炮过多,累的。

    往靠窗角蹲着一个女人,估计是被打的小姐,黑狗再仔细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小姐赫然是几个小时前才见过的红梅,那个吴妈咪手下刚来的那个南方佳丽,白色的半袖衬衫被撕了一个膀子、捂着半边脸,一个眼睛也肿了。黑狗进来时,熟女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肾亏男,仿佛一只随时准备啮人的母狮子,根本不像一些小姐受了委屈抖抖索索的样子。

    “这娘们性子烈!”,黑狗暗暗称赞了一句。

    “大家伙该玩玩,散了吧……今天兄弟几个喝多了,让各位见笑了啊………各位该唱唱、该玩玩……散了吧!”,黑狗驱散了围观的人,一把拉住躲在一角的吴妈咪轻声说到:“你别走,等在这儿,告诉后来的保安,把包间围起来!”

    然后不容吴妈咪说话,“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王虎子从进门根本就没说过话,当然他也根本就不担心,听到关门的声音后,王虎子心里笑着想到:生意又他妈上门了,这凯子看上去油水足得很,又是保镖又是马仔的………。

    “几位,这事干得不地道啊,玩得不高兴也不能打人!”黑狗盯着沙发上坐着的肾亏男,说道。

    “这么大声势,你谁呀,把你们老板薛萍叫来!”,肾亏男掏出一支烟叨上,旁边站着的娃娃脸赶紧点上火。肾亏男不紧不慢地抽了一口。

    “兄弟,这是咱们锦绣城vip钻石会员,老板交待,一定要好好伺候着。”,一旁站着的大汉先开口了。

    “你是谁,看上去面熟!”,黑狗看着大汉,从一进门其实他就知道这是来自锦绣歌城vip会所部的黑衣保安,虽然没打过交道,还是见过面的。

    “锦绣vip保安,何二勇,兄弟,我知道你,队长是不!”,大汉开口便道出了黑狗的底细。

    “一家人啊!”黑狗嘴里上说着,心里着实是有点气愤,特别是这种保安勾结客人欺负小姐的事最让他气愤,没有好气地接着说道:“这儿不是vip会所,老板也让你到这儿打人了?”

    “黑队长,不是,………您多包涵,兄弟我也是一时心急,出手重了点!”,叫何二勇的大汉看出黑狗的脸色不善,也不敢再多耍横,口气松了下来。

    “那你说说,今天怎么个回事,都像这样上门打保安、打小姐,我他妈这队长还当个逑!”黑狗骂道。

    “得!你还别难为二勇,我来说…”,肾亏男倒也有几分豪气,把抽了一半的烟头很潇洒地弹出去,说到:“爷们就是出来找点乐子,看这小妞长得不赖,想带她出台,这妞他妈的不识抬举,居然还敢骂人,我这小兄弟就教训她两下子!”

    “那我手下是谁打的!”黑狗问道。

    “是我!”,何二勇插话到:“保安们进来要拿人,我怕他们伤了吕老板,就出手挡了下了。”

    “兄弟,你这出手也忒黑了吧!”黑狗很生气的说道:“在什么喂b、什么vp会所里打人我不管,你跑这儿打我的兄弟,这说不过去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