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据说在锦绣会所里还有一种色艺双绝而且不带卖身的,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能说会道,个个是当小秘的好料子,指不定还能来几句外国话,专门用于勾搭上层人士,不过黑狗觉得小姐吗,都是一个样子的,卖不买不是问题,就像现时下明星作秀一样,只是个假像,只要钱给足了,什么都可以。

    在这个大环境的影响下,妈咪们也开动脑筋,陆续开发出了许了新型打扮,比如制服诱惑型,学生装、民族服装拉什么的,专门钓有特殊爱好的客人。

    种种类别不一而足,相比以往偷偷摸摸的包间打炮、洗头城乱来,不得不说这里是行业上的一次管理变革,而且是划时代的。

    小姐在这里也会分为几大类,比如歌城的就是以唱为主,兼带出台,基本有选择性,看上眼了、把你的腰包掏的差不多了才出台别告诉我不知道什么叫出台啊!而会所一层热舞的小姐们基本上以跳为主,属于裤带子比较紧的一类,倒也不是不卖,而是看你出价多少。

    而洗浴中心的小姐们则是最直接的而且是最人美价廉,基本上以消耗安全套为主要挣钱模式。

    会所里怎么搞的黑狗倒是不知道,不过在他想,总不过是小姐,所谓殊途同归,不管形式如何,结果都是那事情。

    可以说,在这里,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找到自己喜欢的类型,别告诉我说在几百个美女里找不到一个喜欢的类型,找不到,告诉锦绣的妈咪,非给你打扮出一个来。

    黑狗在这个环境里已经是习以为常或者说已经非常麻木了,男女之间的事本来应该是他这种年龄最为向往的事情,但在黑狗经历里,当兵的时候管得严,大西北的荒原上连个母兔子都稀罕,更别说女人了,至于美女,那是神话里的传说进了军事监狱就别提了,没成把自己搞成背背山来客就不错了当混混时倒有时间,可那时穷啊,吃了上顿没下顿,古人说饱暖思,温饱问题都没解决,想其他的根本就是扯淡到后来当了大哥有点钱了、也有机会了,而且每天对着的是数百名美女,加上黑狗本人不愣不傻不丑的,在车站这一片名气又大,在歌城找个相好的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说不定送上门倒贴的都有。

    可黑狗怕呀,这话他可没给别人说过,每天早上,锦绣城往外运垃圾,一个小三轮车里有半数是安全套,而且用过的、打一个结的、里面是人类初始形态的安全套,每次见到这种现象就让黑狗感到全身一阵恶寒。

    歌城里女人不少、美女也不少,真正让黑狗看着心里痒痒的美女也不是没有,可一想到每天成车往外拉的安全套套、再联想到现在满城张贴的性病、梅毒什么什么小广告…………黑狗一想到这些就叹气,唉,哥们不是不想,实在不敢呀!一个是骨子的传统在作祟、一个是他真怕因为爽了一分钟躺上一个月,搞小姐中招的多的去了,那可比买彩票中奖容易多了。

    有句老话说得好,贩毒的不抽,开院的不嫖,估计大理就在这儿,越是身处其间,越是深知其害,黑狗虽然不懂这么些个大道理,可总想起这事心惊胆战的。

    同时,也正是因为他从未骚扰过那位小姐而在锦绣城里落了个美名,甚至于有些小姐猜测,黑狗估计是人有点问题的,不是有问题才怪!

    听到这些传闻后,黑狗简直哭笑不得,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他在锦绣的声誉,小姐们对他这位作风务实的大哥还是非常尊敬的,特别是黑狗对一些个拒付小费、骚扰小姐、提上裤子不认账的丑恶现象做坚决的斗争后,更是嬴得了锦绣绝大多数小姐的认可。

    10点钟的样子,五光十色的霓红灯把锦绣映照得仿佛一个童话的世界,远处热舞的乐曲声隐隐约约传来,锦绣门口出租车流水似的迎来送往,停车场各类国产的、进口的小轿车开始多起来,这个时候,锦绣的大好生意伴着柳林市人的夜生活才真正进入了**,这也才是黑狗来值班看场子的时候。

    黑狗像整理军容军貌一样开始整理,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保安服,把歌城配发的装备戴好,其实就是一副还像模像样的武装带,一根橡胶软棍,为了防止意外,两个月前,歌城开始给保安配催泪瓦斯喷雾剂,就是女子防身术里面讲的那个,这些东西其实也就是装个门面,黑狗还从来没有用过。

    不过他还是喜欢都带在身上,虽然服装颜色不怎么样,可一番装备全挂上,到底和个军人的样子差个**不离十,最起码看上去不再是流氓地痞的样子了。黑狗在这里其实是不用干活的,在锦绣,保安的职责也是分得很清楚的,有看大门的门卫、有看歌厅场子的、有专门桑拿包间管理的、有看车场的,当然还是专业负责用户的保安。

    黑狗的工作职责就是负责协调,说白了就是来回看看,那里有事就往那里调人,本来歌城已经给他配了办公室,可黑狗黑石常常缩在车场的保安室里,这里安静而且没有打扰,而且处在歌城的中心线上,从这里,奔到那个方向都非常地方便。

    像往常一样,他开始巡逻,第一站当然是看看门卫。门卫的保安见他踱过来,一位高个子的迎上前来,赶忙递了一支烟,谄笑着说道:“队长,查岗啊!”

    “没事,你忙吧,别偷着去喝酒啊!”,黑狗接过烟,夹到耳朵根后,说道:“麻杆呀,你把手下那个叫什么东子的看好了啊,别他妈逮空就往小姐堆里钻!”

    “那是,队长,你放心。”被称为麻杆的高个子保安连忙应着。

    “有事随时汇报啊………你们忙着吧”,黑狗撂了句,自顾自的走了。

    第二站是去桑拿中心,黑狗走了桑拿间的时候,两上保安正钻在休息室了抽烟,黑狗看着就来气,这伙闲杂人员穿上制服人五人六,可真干起事来可差远了,一个个根本不知道纪律是干什么地!

    “你俩干逑甚呢,值班时间钻这儿,王虎子呢!”看着俩小保安,黑狗骂骂咧咧说着。

    “这儿呢,这儿呢!队长,您老人家咋来了!”,从二楼楼梯上传来声音,一个胖胖的身影顶着个硕大无比脑袋出现了黑狗面前。

    “你他妈干什么呢,怎么没留人值班!”

    “队长,您看弟兄们刚到,新来几个串门的小姐,我们正登记着呢,不是您交待的!”王虎子看上去要比黑狗大许多,可自他见识黑狗带着人群欧的功夫后,自问没这个本事,就心甘情愿地认黑狗当老大了。

    “串门的,来几个!”,黑狗知道,串门的就是临时来桑拿陪客人打炮挣钱的,这种小姐一般路数比较野,不好控制,不过桑拿部是负责收房费和提成,倒也不排斥这种事。

    “仨,岳阳地,湘妹子,一个比一个水灵。”王虎子说着,满脸淫光,黑狗甚至看见他厚厚地向外翻的嘴唇都泛着光这小子,流着口水呢。

    “你们可别把人家都吓跑了,瞧你们龟孙样,你们是不是准备先上啊?”黑狗笑着骂了他一句。

    “哥哥哟,冤枉死我了,我还没摸一下了呢!”王虎子一脸沮丧,似乎对黑狗表现出来的不信任大为不满。

    “拉倒,少扯这些………你们把场子给我看好喽!摸不摸我不管,只要人家愿意,你爱干不干,不过别他妈霸王硬上啊,出了事我可饶不了你!”,黑狗笑着说,他知道,要让这帮保安小子们不趁机沾便宜,简直比让小姐不卖还难。

    “那是,队长您放心,有您在没有敢搅场子,咱们不去搅他们的场子就烧高香了…………队长,那仨可忒水灵了,要不我给你牵个线!”王虎子笑着说道。

    “滚一边去!”黑狗顺势踢了他一脚,骂着说道:“那天非让你小子得个烂求症才能改了这毛病……”。

    两个在一边看的小保安也吃吃地笑着。

    王虎子讪讪地有点脸红,对着俩小保安:“去去去,到门口值班去,大人说话,小孩听个屁呀。”

    第三站是就是歌城了,黑狗走进去了时候,震耳的音乐人群杂乱的噪声扑面而来,这里是锦绣最老的一个项目,一楼是歌,二到五层全部是包间,这里汇集了锦绣三分之一的小姐和20多名保安,但依旧是锦绣最乱的地方。

    黑狗上了二层一间标着“员工休息间”的走廊里,每层都要有这么个地方,确切地说是小姐们休息的地方,整个歌城的小姐都要从这里走上岗位。一位打扮妖冶的妈咪给开了门,未见人先闻声:“唉呀,大兄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不天天来吗,你说什么风吹的?”黑狗毫不客气地推拒了妈咪的客套,这姓吴的妈咪纯粹就是个人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